明末工程师_第10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5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榴霰弹,每秒钟能杀死以百计的士兵。
  路易十四睁大眼睛看着战场上咆哮的加特林机qiāng,突然间身子一摇。
  他突然意识到,雄心勃勃不可一世的自己,已经活活把法国亡掉了。这一仗输定了,不光是法国亡掉了,恐怕欧洲也亡掉了。就连波旁王朝也会灭绝,不知道多少波旁王朝的贵族会遭到李植的屠杀。
  路易十四往左边一倒。
  路易十四身边的巴特将军慌张地上去搀扶路易十四,却一下子没抓住。少年国王路易十四昏倒在欧洲君王们的中间。
  欧洲的君王们目瞪口呆,看着扮演组织者的法国国王失去神智。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捂着嘴巴,看着地上的路易,焦急地弯下了腰。
  好不容易冲到壕沟近处的欧洲士兵在机qiāng的恐怖火力下根本无法前进一步,全部趴在了地上躲避子弹。
  但榴霰弹和机qiāng仍然在继续他们的屠杀。
  战争已经没有丝毫悬念了,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是否投降,该不该逃跑,如果朝中国人投降,中国人会不会虐杀战俘?
  欧洲人不敢相信中国人会仁慈。荷兰人在中国做了太多丧尽天良的事情,谁知道中国人会不会把这些手段报复在欧洲人身上。
  东欧方阵的欧洲士兵首先开始溃逃了。
  这次参加里斯本战役的东欧士兵大概有十一万人。此时乌克兰、波兰等国尚未建立,东欧还是诸侯林立的混乱状态。各诸侯处在瑞典、奥地利和庞然大物沙俄之间,可谓是在夹缝中生存。
  对于这些小国来说,欧洲的存亡和他们关系不是特别大。实际上很多东欧民族身上都有浓厚的东方血统,比如匈牙利,就和入侵欧洲的匈奴人有复杂的关系。
  对于这些东欧士兵来说,继续这场自杀一样的战争已经毫无意义。
  他们选择逃跑。
  东欧士兵的溃逃一下子就摧毁了欧洲联军的情绪。
  在毫无悬念的失败面前,没有人会继续送死。只听到轰的一声,整个战场全部崩溃了。


第1142章 英雄
  几乎是在五分钟内,整个欧洲联军全部崩溃了。
  逃跑这种东西是有传染xìng的,一旦有一个方阵开始逃跑,整个部队都会全部崩溃。因为本来战场的形势就不乐观,其他人的溃逃会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人是一种有本能的动物,当看到其他人逃命时候,本能会让目击者瞬间失去继续战斗的意义。
  先是东欧的方阵开始崩溃,不再往前面冲。然后是意大利的部队崩盘了,来自热那亚的市民士兵们突然间哄杂起来,化成了溃兵往后面逃。然后整个意大利队伍全部溃散。接下来只过了半分钟,这种溃散就传染到巴尔干半岛诸邦国的部队。
  军败如山倒,西班牙人的大方阵并没有坚持很久,垮了。然后是法国的“欧洲最强陆军”,荷兰和奥地利的军队。
  战场上所有欧洲联军都不再往前,一个个调头朝后逃跑,丢掉了武器,象海滩上一群螃蟹一样往后方冲。最后连最骁勇的普鲁士、瑞典军队也崩盘了。普鲁士公国的米尼步qiāng兵丢掉了手上的qiāng,抱着头撒腿狂奔。
  若昂四世张大嘴巴看着战场,脸上表情又喜又忧。
  他喜的是李植赢了,里斯本保住了,好不容易复国的葡萄牙顶住了整个欧洲的围攻,终于守住了自己的首都。里斯本守住后,想来其他城市也会一一解围,葡萄牙人很快就会迎来卫国战争的胜利。
  葡萄牙人仍然可以骄傲地称自己为葡萄牙人,而不需要学习西班牙语。葡萄牙的贵族们也不需要朝马德里的君王下跪。
  然而若昂四世担忧的是这场战争赢得太轻松了。虎贲军几乎是在壕沟里不停摁扳机就赢得了战争,欧洲人的骄傲和自负被彻底打翻在地上。
  若昂四世可以想象接下来李植会怎样横扫整个欧洲,不需要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李植的征服。欧洲会被李植分割若干个省,再不会有独立的国家,以后只会作为一个地理名词存在于书上。
  如此不可一世的李植会怎样处理葡萄牙?葡萄牙虽然一直以来对李植臣服,但是葡萄牙毕竟是白人国家,是欧洲国家。以前葡萄牙是一镇九省钉在欧洲的一颗钉子,可以帮李植吸引白人的火力。但现在欧洲被打残打垮,葡萄牙是否已经失去了战略意义?
  若昂四世知道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白人全部臣服后,李植最后会怎么对待葡萄牙?
  若昂四世不了解李植,不知道李植会否会背信弃义。他越想越感到害怕,头上冒出了丝丝冷汗。
  钟峰看着战场上的场景,哈哈大笑起来。
  他转过了身子,看向了李植。
  李植似乎没有注意到战场上的胜利,只是抬头看向远方,似乎是在思考未来欧洲的布局。对于李植来说里斯本战斗的胜利是不需要怀疑的,唯一需要cāo心的是战后如何安排欧洲的格局。
  如果彪悍的欧洲白人开始打游击战,躲进欧洲山区组织地下反抗,那局面也会是十分棘手的。
  钟峰见李植没有看战场,想了想大声说道:“报告圣上!”
  李植被钟峰的声音吸引了注意,看向了钟峰。
  钟峰拱手说道:“圣上请看!里斯本城外的欧洲联军已经完败。臣下请示问圣上!我军是否需要追击溃敌?”
  李植愣了愣,这才看向了战场。
  战场上,欧洲人已经完全变成了溃卒。虎贲军的火pào还在轰zhà溃兵,但是机qiāng手和步qiāng手都失去了目标,一个个全仰着头等待李植的命令。
  李植看向了对面的欧洲联军,点头说道:“追吧,正面战场上能多击毙一个是一个。”
  钟峰大声吼道:“臣下得令!”
  军旗在城堡上猛地挥舞起来,很快就把命令传达到了整个战线。虎贲军的士兵等的就是这个命令,一个个端着步qiāng跳出了战壕,嗷嗷叫地追向了溃散的欧洲联军。
  柳军冲在了最前面。
  柳军是步兵,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大胜,他只开了三qiāng,却并没有打中三百米外的奥地利士兵。要是在以前柳军也就算了,毕竟战场上遵守纪律才是第一要务。但是现在的柳军不同,现在的柳军希望以一个战斗英雄的身份回到里斯本城内,找到那个送他匕首的金发女孩。
  他要立功,要成为里斯本保卫战的功臣。
  班长还没有跨出壕沟,柳军就大跨步冲到了十几米外。副班长看到柳军的样子,骂了一声贼娃子,赶紧提着qiāng追了上去,担心柳军冲太快撞进溃兵的包围圈中。
  远处的欧洲君王们一个个面如死灰。
  荷兰执政威廉二世已经软倒在地上,坐在地上瑟瑟发抖。他感觉天塌下来了,荷兰完蛋了。
  既然李植能在里斯本完败欧洲联军,就一定能在其他地方再次取得胜利。李植有海军,在李植的铁甲舰面前木质帆船毫无意义。荷兰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