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就该逃跑。游击战可以给李植造成很大的麻烦。
  但是路易十四和欧洲君王们在虎王式火pào面前失去了冷静,他们不接受战场形势的剧变,不接受欧洲联军不敌虎贲军的事实。他们选择了全力朝里斯本的壕沟中冲锋。
  李植再次摇了摇头,说道:“那就让我们给这些白人展示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吧。”
  听到李植的这句话,若昂四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心头一颤。
  他刹那间就开始发抖起来,感觉自己所有的骄傲和凭恃都在一瞬间变得毫无价值。在强大的李植面前,自己只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捏死或者抹去的异族小头目,虚弱得无以复加。
  若昂四世扑通一声双膝着地跪在了地上,双手伏地朝李植叩拜,像是一个等待裁决的俘虏。他从不曾背叛李植,但是此时却因为自己是一个欧洲白人,一个汉人眼中的外族而感到深深的畏惧。
  葡萄牙贵族和城堡上的葡萄牙士兵没有一个还敢站着,一个个都扑通扑通跪在了李植面前,向这个强大得不可思议的汉人领袖五体投地。
  李植却并没有看这些葡萄牙人。
  葡萄牙是温顺的扈从国,李植会善待这些葡萄牙人。但是中国越来越强,李植也不会给予这些虚弱的欧洲人不该有的尊敬。
  李植只是淡淡地看着远处的欧洲联军,说道:“那就打烂他们吧。”
  钟峰听到李植的话,朝李植敬了一个恭敬的军礼。然后他转过身去,朝身后的旗令兵大声吼道:“虎式火pào部队进入全速shè击状态,朝敌人步兵集群覆盖轰zhà!”
  若昂四世听到这句话,抬起头诧异地看向李植。
  全速shè击状态?刚才火pào部队还没有用全力?
  李植只是淡淡地看着前方的欧洲联军,看着从五、六里外冲出来的欧洲士兵。
  那些白人士兵脸上似乎有些恐惧,但更有着勇敢。他们身材高大,肌ròu强壮,是在欧洲几千年不间断战争中存活下来的战士,为战争而出身的战士。对于战争需要的团结、无私、互助和牺牲,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可以超越他们。
  他们举着五颜六色的军旗,端着从东方偷学的米尼步qiāng,一个接一个跳出壕沟,朝这边的阵地大步奔跑。
  古老而悲怆的欧洲战歌从欧洲联军的阵地上响起,在焦黑的战场上回转。
  欧洲的士兵是了不起的士兵。
  他们拥有这个时代最强的勇气、纪律和组织度。他们可以几万、十几万人一起发起决死冲锋,他们可以顶着雨点一样的火绳qiāng子弹排队qiāng毙。如果李植不曾出现,接下来三百年这些强大士兵会席卷整个地球,征服无数土地,灭绝亿万土著,把一个个古老民族的土地变成他们的新家园。将白人的血脉传到世界的每一个大陆。
  但李植穿越了。
  欧洲的历史到此也就可以结束了。
  在汉人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勇敢而无畏的欧洲士兵,就像冲击风车的唐吉诃德一样可怜和可笑。
  若昂四世下意识地转过了头,看向了那些勇敢冲锋的欧洲战士,眼睛里突然充满了悲悯和无奈。
  震耳yù聋的火pào声在战场上响起。


第1139章 扫dàng
  榴霰弹的火花在战场上zhà开,就像新年时候在范家庄城上空绽放的烟花,璀璨夺目。
  欧洲士兵冲出了壕沟,摆出了散兵阵朝里斯本的城下冲过来。这些士兵举着步qiāng,密密麻麻地往前冲,像是蚂蚁一样散布在战场上。然后虎贲军火pào阵地中shè出的榴霰弹pào弹就像花朵一样在他们头上一朵接一朵地绽放。
  暴风雨一样的pào弹碎片朝这些士兵们洒下去。
  欧洲的士兵们突然发现,在壕沟外面,榴霰弹的威力更加可怕。在壕沟里面时候欧洲士兵的排列是线状的,朝四面八方zhà开的榴霰弹只能杀伤壕沟内一条线上的欧洲士兵。然而等到士兵们冲到壕沟外面时候,榴霰弹的所有bàozhà威能都被最大化了。
  榴霰弹每在一处zhà响,方圆十几米范围内的欧洲士兵就全部倒下。那些锋利的弹片象刀子一样狠狠刺入白人士兵的身体内,只用几秒就能让这些以强悍闻名的欧洲战士失去行动能力。
  战场上的榴霰弹就像是后世游戏场里打地鼠的锤子,所到之处,本来一片片立在战场上的士兵们像是被捶了一下,全部倒下。
  那些端着qiāng站着的人类全部惨叫呻吟,倒在地上翻滚抽搐。
  路易十四眼睛血红,死死看着战场上的屠杀。
  他此前就预料到了榴霰弹的威力,他明白士兵一旦冲出壕沟,必然会被这种在空中bàozhà的pào弹收割。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希望四十多万欧洲联军能够顶着这些可怕pào弹冲上去,冲到米尼步qiāng的shè程内和虎贲军对shè。
  路易十四希望欧洲联军能依靠人数压垮壕沟中的虎贲军。
  一轮pào击结束后,战场上倒下了几千欧洲士兵,然后战场上暂时安静下来了。
  士兵们端着步qiāng继续往前冲,甚至一些男爵、伯爵都加入到了冲锋的队伍。这些勇悍的欧洲小贵族都明白此战的至关重要。他们骑着自己的大马从后面冲了上来,高举印着家族纹章的旗帜,渐渐冲在了整个浪潮的最前方。
  欧洲人重来不缺冲锋陷阵的勇气和英雄。
  路易十四一个字一个字地数着数。
  一、二、三。
  按照刚才虎式大pào的shè速,这些恐怖的大pào需要四十秒左右才能重新开火。欧洲联军的战壕距离虎贲军阵地大概是六、七里。以欧洲士兵的前进速度,四十秒士兵们能前进近两百米。也就是说只要顶住十几次轰zhà,损失几万人,欧洲人就能冲到虎贲军的阵地前方,展开对shè。
  七、八、九。
  战场上的欧洲小贵族们挥舞着自己的旗帜,在队伍里大声鼓舞士气。路易十四却越来越紧张,因为此时的冲锋是他最后的办法。如果这个战术被打溃,那欧洲联军的下场就是彻底崩溃。
  路易十四眼睛血红一片,眼珠子仿佛要瞪出来。
  但是他的计数数到十五就戛然而止。
  虎贲军的火pào只沉默了十五秒,就再次开火了。
  路易十四张大了嘴巴,用最恐慌的表情看向了对面的虎贲军阵地。
  虎式火pào是一种后装pào,采用的密封方式和克虏伯式火pào的原理是一样的。当然,虎式火pào还不能达到克虏伯式火pào的真正密封水平,李植使用的后装方式可以说是克虏伯火pào的简化版。
  但即便如此,这也是后装火pào,shè击速度和前装火pào有质的不同。如果说前装后pào每分钟能打一两发的话,使用无烟火yào的后装pào就能十五秒钟打出一发pào弹。
  里斯本城下的防守军阵地上喷出了一片片的火舌,将榴霰弹shè到了冲锋的欧洲联军头上。
  所有人都恐慌地看着那些划破天空的黑色pào弹,看着那些pào弹划出一道道死亡曲线,砸在了无边无际的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