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5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世慌张地看了看身后的停马区,似乎已经开始准备逃跑了。
  路易十四脸上黑得吓人。
  欧洲联军的火pào也在还击,但是滑膛pào的shè击精度远不如线膛pào,在远距离上对轰完全不是对手。更何况欧洲人的pào弹引信十分落后,落地后要两三秒才bàozhà,虎贲军和葡萄牙士兵往往能够作出反应躲避zhà弹。落后开花弹造成的伤亡,十分有限。
  这样下去,恐怕只需要两天,李植的火pào就能把这边的pào兵全部端掉,然后开始一边倒的大屠杀。
  骄傲的少年国王素来认为自己是欧洲第一强国的领袖,却突然发现自己在李植面前像一个婴童一样无力还手。
  他的眼睛瞪得好大,越来越红。
  他身边的法国将军巴特紧张地满头细汗,小声说道:“殿下?怎么办?殿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然而太阳王路易十四仿佛一句话都听不到,只瞪着眼睛看着pào火纷飞的战场。
  损失惨重的欧洲pào兵开始还击,但是收效甚微。然后虎贲军开始了第三轮pào击。
  又是一千多发榴霰弹飞越了战场,在一道道壕沟上空zhà出了华丽的火花。
  欧洲联军的士兵们发现自己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为战士了,他们觉得自己变成了待宰的羔羊,在新式火pào的威能下只能瑟瑟发抖。空中bàozhà的榴霰弹直接杀伤壕沟中的士兵,壕沟已经不是屏蔽子弹pào弹的屏蔽,而是士兵们的坟墓。
  雨点一样洒下的碎弹片中,欧洲士兵在坟墓中一片一片地死去。
  瑞典女王首先承受不住了。
  瑞典人这次带来了七万北欧士兵,这些士兵都是瑞典军团的精锐。刚刚结束的三十年战争已经证明了瑞典的士兵是强悍坚韧的战士,拥有强于其他欧洲士兵的素质。然而在这些新式pào弹的面前,瑞典的高素质战士却像是猪羊一样一个个倒下。
  克里斯蒂娜愤怒地朝路易十四吼道:“路易殿下!这样挨打是等死!你必须拿出一个办法出来!现在!”
  路易十四诧异地看向了年轻的克里斯蒂娜,没想到这个美丽的北欧女人会对自己怒吼。
  他吞了口口水,看了看周围。
  所有的欧洲贵族都没有办法,一个个全像没头的苍蝇。他们都张皇地看着路易十四,希望素来冷静的路易十四能拿出一个对策。
  路易十四眼睛有些空洞。
  现在如果撤退,欧洲联军对葡萄牙的进攻就算彻底失败了。一百万欧洲联军后撤过程中很可能出现军心不稳和溃散,那样的损失会十分可怕。
  战场上的屠杀还在继续,虎贲军新式火pào开始了第四次齐shè。
  路易十四把牙齿咬得咔咔响,突然猛地喊道:“出击!全军出壕沟强攻对面的壕沟!”


第1138章 悲悯
  若昂四世看着被虎式大pào统治的战场,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刚才他看到李植的自信神态,就猜到李植这次带来的新式火pào一定非常厉害,可以帮助里斯本守住阵地。然而他想不到的是这种火pào居然彻底改变了战场的形势,让本来岌岌可危的里斯本守军变成进攻的一方。
  岂止是进攻的一方,现在虎贲军和葡萄牙守军简直是要把欧洲联军吃掉。
  若昂四世去过天津,看到过天津的种种不可思议,看到过汉人在公德思想下迸发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但他却没想到汉人可以凭借这些东西杀到欧洲来。若昂四世已经几个月没有睡好了,时刻担心葡萄牙人拼命光复的祖国突然间又亡了。然而此时,在里斯本防御战的形势越来越好的时候,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张着嘴巴,却觉得声带被什么东西卡住了,除了震惊什么都无法表达。
  若昂四世是震惊,小城堡上的葡萄牙贵族们则是恐惧了。
  他们这是第一次看到李植的力量。
  这些贵族是十七世纪的欧洲人,他们是大航海时代辉煌葡萄牙王国的后裔,他们一直以为葡萄牙的文明已经很先进了。这些人大多都有一股贵族的骄傲和自信,打心底里对东方的黄种人不感冒。
  对于若昂四世投靠李植,成为李植扈从国的事情,这些贵族们一直颇有微词。他们没有去过天津,从不曾目睹一镇九省的种种神奇。所以他们实在无法接受骄傲的白人国家成为黄种人下属的事实。
  然而今天站在这个城堡上,看着战场上摧枯拉朽的虎式大pào,他们才知道他们过去的执念是多么可笑。
  这种世界观破碎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曾经历过的。只有一个人用四、五十年的坎坷经历,不屈奋斗获得了几万人几十万人的认可,得到了别人无比艳羡的社会地位,财富和身份,建立了非常牢固的世界观,然后在一日之间把这种世界观完全打碎,才能理解此时这些葡萄牙贵族的感受。
  若昂四世感觉自己几乎听到了这些贵族心脏碎裂的声音。
  葡萄牙的贵族们睁大看着战场,脸上充满了恐惧。面对虎式大pào的蛮横杀伤力,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恐惧。
  他们终于明白,李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李植可以轻易地改变时代的科技,创造出完全改变战争形态的武器。李植领导的汉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民族,贵族们原先以为白人们可以和汉人抗衡一下,现在却明白这一切都是幻想。
  贵族们现在只担心李植战胜欧洲联军后,会不会着手对葡萄牙的贵族队伍进行清理。那些反对若昂四世投靠中国人的贵族会不会遭到清算,会不会被削夺职权。要知道这些贵族中有不少都曾经公开反对和中国人的结盟。
  寒冷的北风中,不少葡萄牙贵族头上都流下了冷汗。
  李植淡淡地看了一圈葡萄牙国王和贵族们,摇了摇头。
  他缓缓地说道:“朕想不到,欧洲白人竟如此不堪一击。”
  听到李植的话,小城堡顶上的葡萄牙人一个个十分难堪。他们也是白人,李植赤luǒluǒ的鄙视让他们无地自容。然而他们却找不到一点理由反驳李植,更没有勇气反驳李植。
  所有人都屈辱地向李植屈身鞠躬,用行动表示他们的顺服和忠诚。
  若昂四世脸上憋得血红,大声说道:“陛下如此伟大,欧洲必将向陛下投降,由陛下掌控。”
  李植没有回答他。
  钟峰看了看远处的欧洲人阵地,转身朝李植说道:“圣上,欧洲人出壕沟了。”
  李植笑了笑,淡淡说道:“欧洲的君王们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我还以为这些军事贵族会在重击下保持冷静,缓缓后撤呢。”
  李植毫不掩饰自己对欧洲君王们的歧视。
  其实如果欧洲联军当机立断撤掉包围,全军后撤,还能把主力撤下去。哪怕是在后撤过程被虎贲军追击打溃一些殿后部队,那也只会损失一小部分。欧洲人可以退回法国,甚至退到德国和意大利的山区中打游戏。
  如果这些欧洲贵族能够接受现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