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5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5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克lún威尔脸色变得雪白一片。
  英国曾经几次输给李植,克lún威尔知道李植的厉害,但是他不知道李植竟这么厉害。欧洲联军有六千多门火pào,这些火pào一次齐shè尚不能打死六百葡萄牙人。而李植使用革命xìng的pào弹,一千门pào的威力竟是这边六千门pào的几倍。
  这样的仗怎么打?这样下去李植轰zhà几天,里斯本外围的欧洲联军岂不是要被打崩,甚至被全灭?
  然而克lún威尔却又想不出什么对应的办法。里斯本城外是葡萄牙人的壕沟,李植的虎贲军端着后装qiāng守在那里,欧洲联军根本冲不上去。
  克lún威尔只觉得心脏嗵嗵地跳了起来,他皱紧眉头看向了自信满满的路易十四,希望能从这个少年国王身上得到一点信心。
  但是他看到路易十四却比他更慌张。
  路易十四是一个骄傲的少年国王,他五岁就即位,从小在云诡波谲的宫廷yīn谋、野心勃勃的公爵伯爵和虎视眈眈的敌国中间长大。他能够成功活到今天并顺利掌控大权,可以说是一个非凡少年创造的奇迹。路易十四一直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优秀人物,至少在国王这个层面上路易十四有绝对的自信,认为自己洞察了欧洲和世界的趋势。
  当路易十四雄心勃勃组织欧洲联盟对抗李植时候,路易十四认为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在他看来,整个欧洲的合力是大到无法想象的。李植远在几万里之外的中国,中国人不可能和白人联盟在欧洲对垒。
  李植的过去再厉害,在路易十四眼里都是一些怯懦者以讹传讹的传说。路易十四不相信有人能够以一己之力改变战争,改变世界。路易十四坚信能依靠自己的权柄打造一个强大的法国,带领欧洲回到世界的中心。
  然而路易十四此时却突然间明白,自己想错了。
  他这是第一次和李植对垒,当他看到李植的榴霰弹火力时候,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虎式火pào在壕沟里咆哮,路易十四明白这些火pào要不了多久就能打垮欧洲联军。
  路易十四有些恍惚,他的世界观仿佛在一瞬间崩溃了。
  突然间他明白,他遇见的不是一个普通人。李植可以轻易地改变战争,改变世界。而欧洲的白人在李植面前只是一群土得掉渣的乡巴佬,随时可以用先进的武器彻底打垮。
  少年国王的骄傲突然间变成了一种巨大的讽刺,欧洲人对路易十四的尊敬和畏惧刹那间变成了一把把刺刀刺向了少年人,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笑话。
  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捂着嘴看着前面的榴霰弹bàozhà,又看了看路易十四,仿佛不相信路易十四的决策会错得这么离谱。
  路易十四注意到克里斯蒂娜的情绪,脸上渐渐有些狰狞了。
  但是前面的pào击却还在继续。
  虎式火pào只用了四十秒就完成了冷却和装填,再次朝欧洲人的阵地开火了。
  这一次火pào的精确度有质的飞跃,起码有七成的火pào命中了目标。pào弹像是烟花一样在里斯本郊外绽放。欧洲联军的壕沟里面再次经历了一场浩劫,血ròu横飞。
  更可怕的是虎式火pào这次开始攻击欧洲人的火pào阵地。
  两百多发榴霰弹在欧洲pào兵的头上zhà响——pào兵的壕沟必须挖得更宽更大以安置火pào,这些pào兵阵地即便在前方修筑土墙防御pào弹,也不会防御头顶的方向。
  榴霰弹在pào兵阵地上zhà响,效果完全是毁灭xìng的。


第1137章 弹片
  一门榴霰弹pào弹bàozhà后可以覆盖直径十几米的区域。而虎式火pào作为一种后装线膛pào,在十里距离上的shè击基本上是直shè,误差不超过十五米。换句话说,虎式火pào的每次齐shè,都有六成左右的pào弹覆盖到欧洲联军的pào兵阵地。
  这种命中率下,欧洲联军的pào兵阵地立即受到了最惨烈的杀伤。
  榴霰弹的弹片并不能破坏欧洲联军的沉重铜pào。虽然钢比铜硬,但钢片钢渣只能在青铜火pào上刮出几道刻痕。榴霰弹大量杀伤的是青铜火pào附近的pào兵,这些pào兵比一线壕沟中的步兵更加缺乏防护,身上只有棉衣,在弹片面前毫无抵抗能力。
  欧洲人的火pào阵地上全是十八磅以上的重pào,这些重pào少则配备十个pào兵,多则需要二十人才能实现cāo作。二千多门重pào大概配有近三万人的pào兵,这些pào兵散布在里斯本的四个方向上,集中在九个不同的火pào阵地中。
  此时,九个火pào阵地全部受到了榴霰弹的洗礼。轰轰的榴霰弹bàozhà声后面,就是杀猪一样的pào兵惨叫声。近三万欧洲pào兵在几百发榴霰弹的轰zhà下不chéng rén形,鲜血飙飞。
  克lún威尔举着望远镜看向pào兵阵地。火pào的壕沟阵地往往是前方有土墙屏蔽,后方则是开放的。从克lún威尔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楚地看明白那里发生的一切。
  望远镜里,他看到巨大的bàozhà火花下面,一个正在清理pào膛的pào兵突然间就被弹片刺入了脑袋。人类的头盖骨无法抵挡高速钢铁的威能,刹那间被刺穿。这个pào兵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这声惨叫却又因为大脑被破坏而戛然而止,他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是他一个人,他旁边的几个pào兵都同时中弹了,象沙袋一样往壕沟地面上倒。这个pào兵阵地大概被六十多枚榴霰弹轰zhà,刹那间就zhà死了一百多pào兵。
  这个pào兵阵地被轰zhà后,另外一个pào兵阵地上又响起了成片成片的bàozhà。克lún威尔慌张地看向了另外一面的pào兵阵地,发现那边的pào兵更是惨遭重创。
  大片大片的pào兵倒在地上,在地上抽搐翻滚。弹片在pào兵的身体上刺出了水柱一样的血液,四处喷溅。不只是血液在飙飞,甚至一些pào兵的肢体部位都被弹片割下来了。克lún威尔看到一个pào兵队长的手腕被榴霰弹中的钢片割断了,整个掉了下来,只剩下一层皮和手臂连在一起。断臂处的血液像是泉水一样喷涌,喷溅到一两米外。
  这个pào兵队长拼命地捂住自己的手腕创口,发了疯一样惨叫着。但是他没惨叫几声就被另一个pào兵撞倒了。那个pào兵肚子上被两个碎钢渣刺入,痛得发了狂,在pào管的旁边疯狂地冲撞,将pào兵队长撞翻在地面上。
  地面上是其他三个抽搐翻滚的伤兵。
  仅仅一次齐shè,欧洲人就损失了上千的pào兵。
  克lún威尔慌张地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可怕的局势。
  克lún威尔的身边,威廉二世已经在瑟瑟发抖。
  威廉二世了解李植,虽然并没有其他欧洲君王那样的绝对信心,但本来也觉得欧洲联军实力雄厚的。虽然荷兰无数次输给李植,但威廉二世总希望这次整个欧洲联合起来在主场作战,能够收回一些失地。
  事实却狠狠地击碎了威廉二世最后的念想,虎式榴霰弹大pào已经完全统治了战场,欧洲联军只有被屠杀的份。
  威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