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5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5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不再安抚若昂四世的情绪,李植说道:“不过既然这种pào弹能投入实战……”李植摇了摇头。
  钟峰跟腔说道:“那战争就变成了纯粹的大屠杀。”
  李植很满意钟峰的跟腔,点了点头。
  若昂四世脸上一白,赶紧单膝着地跪在了地上,大声说道:“陛下的威能,实在是无人能比。葡萄牙愿意永远作为大齐的扈从国,冲锋陷阵。”
  李植一挥手,喝道:“开始进攻吧!”
  听到李植的命令,钟峰大声朝旗令兵下令。很快,象征着总攻命令的旗号就开始飘舞在小城堡的上方。
  虎贲军的欧洲战争开始了。
  东面的战壕中,柳军趴在土墙上,凝神看着十米外的一门“虎”式大pào。
  和传统的前装pào完全不同,虎式后pào已经是典型的后装pào。这种火pào有非常复杂的pào架,pào口的调整完全依赖螺旋转杆的旋转。火pào的后方有四个复杂的螺杆旋转杆,分别控制pào口的横向和纵向移动。毫无疑问,这门虎式火pào拥有远高于普通前装pào的精度。
  柳军眼巴巴地看着这门火pào将pào口对准了六里外的欧洲联军战壕。
  副班长趴在柳军旁边的土墙上,笑了笑说道:“让这大pào送他们升天!这下子欧洲蛮夷知道什么叫做天朝上国了。”
  柳军转头看了看副班长,诧异地问道:“副班长,这pào有这么厉害?”
  副班长说道:“我当真看过这虎式大pào打靶,这pào要是不厉害,我就帮你把那个金发姑娘找出来。”
  柳军愣了愣,脸上有些尴尬。这两天他一直在琢磨怎么能再见到那个送他匕首的女孩,毕竟里斯本这么大,即使知道名字也找不出一个人。不过他此时听到副班长的调侃,还是说道:“天杀的,若是这pào不厉害,我们就完蛋了,副班长你还有心情调侃我。”
  副班长笑道:“不和你扯淡了,快睁大眼睛看这些大pào。”
  欧洲联军的阵地上,威廉二世睁大眼睛看着pào口一点点伸出壕沟的虎式大pào们,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下意识地觉得那些火pào会毁灭这边的阵地。
  路易十四抬起下巴,用傲慢的语气说道:“中国人就准备用那一千门小pào攻击我们?他们在印度赢了一场后就疯了吗?”
  克里斯蒂娜女王听到路易十四的话,咯咯笑了起来。二十九岁的瑞典女王一直未婚,此时她越看越觉得法国国王是个有趣的人,现在路易十四的每一句话都能让她花枝乱颤。
  克lún威尔皱眉看了瑞典女王一眼,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是十七世纪,这些欧洲贵族的宫廷中有说不尽的暧昧故事。但是对于平民出身的克lún威尔来说,他觉得大战到临之前的紧要关头,总指挥部中站着克里斯蒂娜这样一个女人有些不lún不类。
  他咳嗽了一声,说道:“我觉得我们该让所有士兵都在壕沟中卧倒。”
  路易十四笑了笑,轻蔑地说道:“英国执政先生,你要知道我们的法式壕沟是经过改良的,壕沟底部的地面是坑洼不平的。开花弹在这样的壕沟里zhà开会被坑洼的地面阻挡掉绝大多数的冲击波,我们的士兵在壕沟中是很安全的。”
  “恐怕李植的五发pào弹,都无法杀伤我们一个士兵。”
  克lún威尔想了想,觉得路易十四的话有道理。
  就在欧洲贵族们议论的时候,里斯本城下的虎式火pào响了。
  一千零六十三门二十四磅后装pào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火,在壕沟中喷出了巨大的火舌。那些火焰刹那间照亮了整个葡萄牙方阵地,让冬日中的阳光都有些相形见绌。
  威廉二世下意识地咬紧了下嘴唇,看着无数的pào弹划破天空。
  威廉二世本以为那些pào弹会落尽壕沟中,然后bàozhà。
  然而他错了,pào弹在还未落进壕沟的时候就bàozhà了。在壕沟上方的十米之内,一千多发榴霰弹zhà出了烟花一般的绚烂冲击波,火花四溅。
  所有的欧洲贵族都惊呆了,他们一个个全部张大了嘴巴。
  pào弹在壕沟上方zhà开了?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pào弹,这样可怕的引信精度到底是怎么实现的?
  然而此时已经不是考虑技术难度的问题了。
  一千多发榴霰弹所到之处,全部变成了修罗地狱。
  火焰四shè,pào弹的碎片和pào弹内部的钢渣像是雨点一样洒向下方,洒向那些完全luǒ露的壕沟,完全luǒ露的欧洲联军士兵。


第1136章 pào轰
  壕沟中的欧洲士兵发出了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虽然一千多门大pào看上去不多,而且第一次齐shè也不是所有大pào都能命中目标,但是可怕的是这每一发pào弹都是二十多斤的庞然大物,里面有几百枚碎钢片和钢渣。每一枚pào弹bàozhà,都能覆盖直径十几米的圆形区域。
  换句话说,一旦有一枚pào弹在壕沟上空zhà开,那十几米附近的壕沟就会完全被各种弹片覆盖。这十几米壕沟中的所有士兵都会暴露在锋利的弹片面前。
  欧洲人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轰zhà。他们是刚刚进入热武器时代的士兵,一百年前发现冷兵器时代的盔甲无法抵挡子弹就脱下了板甲和锁子甲。然而他们还没有发明钢盔和防弹衣,在榴霰弹面前就像婴儿一样脆弱。
  他们身上那些花花绿绿的军装对极速的弹片来说一点阻碍都算不上。锋利的钢片像是杀猪割ròu一样刺进了欧洲白人的身体,直接刺破了皮ròu下面的器官。
  pào弹zhà过的地方,人类的血液像是喷泉一样一片一片地喷出。壕沟中的士兵们像是一群突遭重击的蠕虫,在地上拼命地抽搐翻滚起来。没有头盔保护,密集的弹片结结实实地zhà在了每个人身上,bàozhà区域内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漏脱。
  惨叫声从几百个pào弹bàozhà点同时响起,汇合在一起,就像是一片沸水翻滚的声音,让整个战场变得无比喧嚣。
  没有中弹的士兵恐慌地看着被zhà到的人,一个个张大了嘴巴,浑身战栗。
  然而他们却发现此时无路可逃,连最安全的壕沟中都会被这种榴霰弹地毯式轰zhà,他们还能逃到哪里去?
  接下来只能待在壕沟里等待pào弹轰zhà,等待死神的裁决。
  看到榴霰弹的威力,威廉二世一下子就有些站不稳了。他扶在身边一个侍卫官肩上,睁大眼睛看着前方的战场。
  第一轮火pàoshè击没有校正角度,一般来说命中率是很低的。一千多发榴霰弹大概有三百发命中目标,但就是三百多发pào弹,却刹那间就zhà死zhà伤了一千多人让这些人全部退出了战斗。
  接下来李植的火pào会校对角度,会提高命中率。恐怕接下来七、八成的火pào都会命中壕沟,那到时候一次齐shè会带走多少欧洲士兵?
  威廉二世当真是第一次见识这样的火力,这样的大pào。
  威廉二世只觉得联军依靠人数优势带来的自信刹那间就崩溃了,站都有些站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