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家当行李和磨玉的工具从玉田搬到了范家庄,开始为李植生产老花镜。
  做老花镜第一步首先是做模压器,李植画好图纸,找来铁匠做了二十个弧度不同的玻璃镜片模压器。玻璃匠人们在这些模压器里面灌入退火后的玻璃热液,压制出凸玻璃片,然后把凸玻镜片jiāo给玉匠处理。
  玉匠们要把粗压出来的玻璃片打磨成焦点唯一的凸透镜。
  玉匠们打磨玻璃片的这个cāo作,在玉器制作上叫做磨碢。匠人们利用“磨碢”这种工具细磨玻璃的表面。具体cāo作时候玉工用左手托拿着玻璃,抵住正在旋转的钢盘的刃边。桌子的一端放着一个盛了水和红沙的盆子,玉工就用右手去舀沙,浇在玻璃上。坚硬的解玉沙,配上旋转而锋利的扎边刃,可以把玻璃上不需要的部分磨掉。
  磨出了镜片不算完,还要抛光。
  抛光分为木碢和皮碢两步。
  木碢一般是用葫芦瓤做的。cāo作时候使用的工具结构是登板连系着木轴,带动圆形的木碢旋转,在石沙的帮助下抛光镜片。这步骤配用的石沙硬度比较低,一般是用石英沙。
  然后还要皮碢:皮碢时候用牛皮做成的圆碢旋转摩擦镜片,将镜片磨成光滑透亮的玻璃镜片。
  抛光结束后,老花镜片就算做好了。李植让匠人们把镜片装进木头框架内,便成了老花镜。
  老花镜的度数是以焦距的长度为标准的。李植从自己的身高倒推出一米的大概长度,做了一把铁米尺,然后以各个镜片的焦距的倒数乘一百,得到各个镜片的度数。
  这第一次做出来的镜片,从一百度到八百度都有。
  李植找来几个识字的老头来做试验,让他们试戴各种度数的老花镜。这些老人戴上了度数合适的老花镜后,发现自己可以在近距离看清楚文书文字了,一个个大呼神奇。
  这cāo守大人发明的东西,总是这么不可思议。


第0111章 玻璃作坊的秘密
  李植确认好各个镜片的度数后,又重新做模压器,以二十五度为一个单位做出二十八个不同度数的镜片模压器。新的镜片经工匠打磨抛光,做出一套标准度数的镜片后,又用这些标准镜片为模子做精细的模压器,降低打磨的工作量。
  最后二月十五日标准模压器做好后,每个玉匠每个时辰可以磨出一副镜片,五人每天可以做三十副眼镜。
  产品做出来了,李植就开始销售了。李植在天津卫城的李家店铺里,以十两一副的价格出售老花镜。
  李植把老花镜定在这个价格,一来是为了阻止其他人仿制。毕竟老花镜的仿制是比较容易的,一副老花镜使用的玻璃只有一套玻璃茶具的二十分之一,价格太高了就会有人用西洋玻璃来磨取仿制品,仿制品就无可抵挡,所以不能定价太高;二来李植也是希望更多的人来买老花镜,扩大利润。十两说多不多,殷富人家的家主都出得起这个价钱。以这个价格出售,大明朝能买得起眼镜的人家很多,老花镜的销量就会上去。
  产品保密方面,李植通过控制镜片的原材料保密。
  市场上的无色玻璃基本上都是李家生产的。玻璃酒具的酒杯比较小,不可能用来磨玻璃镜片。玻璃茶具的杯底可以磨成玻璃镜片,倒是不利于眼镜产业的保密。好在茶具销量本来就不太好,李植干脆不再生产这种玻璃茶具了,从原材料上切断其他工匠仿制玻璃镜片的可能。
  至于西方人跨越重洋运来的大件无色玻璃,那就价值昂贵了,用大件西方玻璃器皿来磨成十两一副的老花镜显然是不划算的。不把眼镜卖到二十两、三十两的高价,成本都收不回来。
  通过控制原材料,李植阻断了其他人仿造老花镜的可能。
  李家在天津的商铺早已经扩大了。如今店铺两边的其他两间店铺也被李植买了下来,豪华装修后看上去十分体面。李植在最东边的一间店铺卖肥皂,在最西面一间装修最高档的店面卖老花镜。
  所谓万事开头难,新产品最初的客户总是很少的。李植在店铺上面挂上大大的“包治老花眼”的锦旗,希望能吸引到最初的一批客户。李植现在能做的,就是等着这个产品慢慢发酵,为自己带来利润了。
  ……
  丁有弟他爹希望还生个儿子,所以给他取了这样一个傻名字。然而他后来真的有了一个弟弟,这让他怀疑自己名字是不是真的有用。
  他本是范家庄西边六十里丁家村的农户,崇祯八年四月,听说范家庄招人,他便来应募工人。他十分幸运地通过了cāo守大人叔叔李道的面试,进入了范家庄玻璃作坊做事。一开始他干的是点柴烧火,后来cāo守大人,那时候还是防守大人,让他干采购,专门跑城西薛员外的店铺买碱面,然后每烧一炉玻璃时候他就把碱面倒到坩埚里,每锅九斤。
  他就干这简单轻松的活儿。
  玻璃作坊第一座玻璃窑正式运转后有十七名员工,窑头蔡怀水带着三个人负责烧热炉子,三个人,包括丁有弟,分别采购货物并且往坩埚里面加货物,一个员工负责往沸腾的坩埚里加硝石,两个员工负责往坩埚里加食盐并且搅拌融液,一个人负责退火,四个人负责模压成型。
  按cāo守大人的规矩:每个员工都只负责自己的业务,没有人知道别人买的使用的材料是什么,也不知道别人的材料要多少分量。员工不许和其他员工议论自己的工序,更不能把工序细节泄露到外面去。
  窑头蔡怀水负责秩序的执行,弹压违反纪律的员工。
  蔡怀水是个简单负责的窑头,他在这里管事的时候,整个窑子运转得十分平稳,员工们大多遵守纪律,没有人议论别人的工序。丁有弟十分感激cāo守大人给他这样一份工作,一个月二两银子月钱,三餐有ròu,又轻松又简单。
  丁有弟在城北的鹤鸣街租了一间别墅屋子,一个月租金只有七十文。在范家庄吃喝不要钱,顿顿有荤菜,半年下来丁有弟觉得自己长壮了不少,胆子都大些了。而且在范家庄还有这么高的月钱,每个月他能存一两八钱银子,大半年下来他已经有了十多两的积蓄。
  丁有弟的好差事让他身价上涨,时不时就有媒婆到他家说媒,这让他十分骄傲。
  但好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十一月底cāo守大人建第二个玻璃窑子时候,把原先的窑头蔡怀水调到了第二个窑子,第一个窑子由原来的烧炉工人黄眀担任窑头。自从这个黄眀担任窑头以后,玻璃窑里面的气氛就变了。
  开始的一个月,大家还能遵守纪律。但过完年回来以后,几个工人就开始打听别人的配方秘密了。
  开始时候,和窑头黄眀要好的三个工人,在窑子里不停地旁敲侧击打听别人的原材料名字,用量,偷看别人工序的cāo作。比如退火的工人cāo作退火时候本来是在一个隔间里单独cāo作的,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