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4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点是火车站外面的荒野。几千名身强体壮的大兵抓着自己的携行具从火车上一个个跳下,很快就在铁路旁边的荒野上完成了集结。
  如今虎贲军的辎重运输已经越来越精细化,棉被、弹yào和补给品都是由专门的辎重军运输的。战斗人员的携行具非常简单,里面只装有弹yào、近战刺刀、手榴弹等装备,这些东西完全是为了立刻投入战斗而携带的,十分轻便。
  柳军跟随自己的班在荒野里走了一会,就汇入了长长的行军队伍。这些头戴钢盔,身穿绿色迷彩服的士兵走得很沉着有序,看上去像是后世的美国大兵。虽然并没有整齐划一的步伐,但却让人感到一种凛凛的威风。
  战斗人员队伍的中间夹杂着一些辎重部队和重武器运输部队。
  队伍的目标并不遥远,是五公里外的天津大沽港。显然部队里的传言是真的,这次这支贵州团队的任务是海外作战。
  柳军前面的一个大个子一边走一边转过头来看了看柳军,咧嘴说道:“要打白人了。”
  柳军愣了愣,问道:“白人不是在欧洲么?那么远?”
  虎贲军的新兵不但要练作战技能,也学识字和文化课。经过一年的学习,柳军已经有了相当的常识,知道基本的地理和历史,算得上是这个时代难得的明白人了。对于欧洲白人和天津的距离,柳军有明确的概念。
  旁边的副班长笑了笑,说道:“白人找死,敢打我们的仆从国葡萄牙。”
  柳军吸了口气,拢了拢肩上的齐式步qiāng,问道:“白人有多少人?”
  副班长看了看前方越来越近的大沽港,说道:“百来万吧,或者更多。”
  柳军听到这话,心里一个咯噔。
  百来万那是什么概念?虎贲军这次大扩军,也只在全国范围招募了二十万新军。而新大陆、印度的老兵都被当地的敌人牵制,不能轻易调动。比如在印度的元帅李老四就统帅着十几万军队和奥斯曼土耳其、波斯对峙。
  皇帝陛下要用二十万新军击溃百来万欧洲白人军队?关键是“甚至更多”这几个字,欧洲人本土作战,可以调动的人力几乎是无穷的。虎贲军再善战,也难以在几万里之外以一敌十啊。
  柳军感到局势有些严峻。
  前排的大个子悻悻的说道:“副班长,我们第一次出征,不会就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吧?”
  副班长冷哼了一声,说道:“让你跑你就跑,让你冲你就冲,别的东西一点都不要想。”
  柳军咧了咧嘴,说道:“副班长,这次我们有步兵战车么?”
  步兵战车在天津战役和印度大显神威,已经成为虎贲军军心的定海神针。现在虎贲军的士兵只要站在步兵战车的附近,就完全不会害怕战败和牺牲,埋着头就敢往前冲。
  副班长对柳军很看好,对他也比较宽容,耐心说道:“有,有步兵战车助阵。”
  大个子咧嘴说道:“但是副班长,步兵战车那种大家伙要消耗多少汽油啊?我们的轮船能把那么多汽油运到欧洲去?真正能上战场的步兵战车能有多少?一百辆?两百辆?不顶用啊!”
  大个子的怀疑是很有道理的。
  步兵战车是极度耗油的东西,这玩意重达三十多吨,烧起汽油来比牛喝水还要快。每一台步兵战车后面都需要三辆巨大的油罐车在战场和港口之间来回穿梭提供补给。而这些油罐车对应的是极为珍贵的远洋轮船。
  李植的大齐虽然强大,但能远洋运输到欧洲去的轮船也不超过一千三百艘。步兵战车在后勤上是非常不效率的。李植的后勤系统能支持六百多辆步兵战车在印度作战,但恐怕只能支持一百多辆在欧洲作战。
  副班长皱眉瞪了大个子一眼。
  “天子做的决定,能错的?天子让你去打仗,能打败仗?从范家庄打到印度,天子打过一次败仗?你个黄毛小兵倒是为天子担心了?”
  大个子讪讪地笑了笑,不敢再争辩。
  现在是大齐公德二年,皇帝李植的声望如日中天。如今不管是大江南北还是黄河上下,没有人怀疑李植的能力。李植是星宿下凡的传说已经深入到中华帝国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是李植作出的决定,所有人都觉得必然是正确的。
  柳军听到副班长的话,笑了笑。
  “大个子!天子都让我们冲了,我们还怕什么?驴毛球,就是死了,也有抚恤金。”
  副班长不再和两个列兵废话,他看了看前面一批巨大的牵引火pào。那些巨大的牵引火pào被汽车拖拉着,外面包着厚厚的橡胶布。大pào后面是一辆辆满载着pào弹的牛车,同样包得严严实实,非常神秘。
  副班长看了一会那些火pào,眼睛里充满了对战争的信心,轻松地笑了笑。


第1132章 坟场
  路易十四站在里斯本东面的高地上,看着被盟军士兵围得水泄不通的里斯本城。
  一百万欧洲联军士兵不全在里斯本,波尔图和科英布拉现在都在联军的包围中,那些大小城市各有数量不同的联军在进攻。路易十四亲自在前线指挥里斯本的攻坚战,集结了二十七万士兵,试图用最快的速度拿下这座葡萄牙首都。
  不过即便是二十七万人也十分壮观,里斯本城墙外面被纵横jiāo错的壕沟布满了。远远看过去,那些复杂的战争工事就像蚂蚁的巢穴一样密密麻麻,把冬天的欧洲大地割得支离破碎,看得人头皮发麻。
  数不清的士兵在壕沟中僵持对峙。
  战斗的过程没有想象中顺利。
  战场上到处都是火焰。开花弹引起的bàozhà将附近的村庄和树木全部点着了,每个人的视野里都有燃烧物。这些火焰和地上的积雪形成强烈的对比,让整个画面变得十分鲜艳刺眼。
  另外一个烘托着战场气氛的就是到处弥漫的烟雾。从pào管里喷出来的烟雾笼罩在双方的阵地上,仿佛是一种战争迷雾。
  令人窒息的烟雾中,一个法国骑士举着白旗走到了里斯本外城附近。他走到壕沟附近,朝那里的葡萄牙人大声喊叫,用葡萄牙语招降壕沟中的南欧士兵。
  不过回应他的是中国人运来的手榴弹。葡萄牙士兵还有战斗意志,朝他扔出了拉栓式手榴弹。一片片的bàozhà吓得这个骑士第一时间扔掉了白旗,退回了己方阵地。
  骑士奔回联军壕沟后,欧洲联军报复xìng地向葡萄牙人开火了。
  城墙外围的壕沟是葡萄牙人挖的,现在正被联军的火pào猛烈轰zhà。路易十四时不时看到开花弹飞过天空落进葡萄牙人的壕沟中。那些pào弹一落地就把附近的葡萄牙士兵吓得抱头鼠窜,穿着花格子军装的葡萄牙人像是躲瘟疫一样躲避这些呲呲响的pào弹,不过还总是有人会被pào弹zhà到。
  联军的重pào数量大概是两千五百门。这些火pào虽然都用上了开花弹,但对于几十里长,内外六、七层的里斯本外城壕沟来说还是密度太低。另外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