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4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服变成了大花脸。
  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虽然早就成为了李植的附庸国,但其实这也是第一次到达天津,也不曾见过汽车。对于不曾出口到海外的新式jiāo通工具,若昂四世是一无所知。所以他也张大了嘴巴,看着狼狈不堪摔在甲板上的年轻教士,又看了看那码头道路上的汽车,说不出话来。
  船上的欧洲人都陷入了沉默中。要知道现在在船上的是罗马教廷教宗,罗马教廷对魔法和巫术是完全无法容忍的。在欧洲,女巫一经发现,是会被立即宗教审判所烧死的。
  如果李植真的具有魔鬼的法术,那作为天主教教宗的亚历山大七世还能不能下岸和魔鬼jiāo涉?
  红衣主教克劳斯身子抖了一下,说道:“教宗陛下,我认为这里不能久留。我们和皇帝李植说我们不能上岸,让这艘轮船返航吧。”
  若昂四世诧异地看着克劳斯,嘴巴动了一下。若昂四世毕竟是日耳曼人的后代,是从北欧的黑森林中杀到伊比利亚半岛的贵族后裔。和南欧的拉丁人不同,日耳曼人的后代是被动归依天主教的。
  即便李植是魔鬼,若昂四世为了利益也会和李植合作。
  若昂四世想了想,说道:“主教大人,我认为事情没有那么可怕。我们还是上岸看个究竟……”
  然而亚历山大七世比若昂四世更加淡定。
  葡萄牙国王还没有说完话,教宗就下定了决心。他吸了口气,说道:“既然来了天津,我们就要把这座不可思议的城市看个究竟。即便这是巫术和魔鬼的城市,我们也不能就这样逃回去!”
  红衣主教还要说话,却被教宗一挥手制止了。亚历山大七世一挥教袍,大步走到了船舷边。等码头上的中国水手一把崭新的舷梯安置好,亚历山大七世就带领教士团走下了轮船。
  汤若望大步迎了上来,朝教宗行礼。
  教宗和汤若望用拉丁文寒暄了几句,很快就搞明白了汤若望现在的身份。
  六十四岁的汤若望现在是范家庄大学天文学院的副教授,同时还是大齐皇朝西方文化研究中心的干事。换句话说,汤若望现在是大齐的低级学术官僚。至于传教的工作,汤若望已经完全停止。
  这和罗马教廷的初衷完全不同,当初罗马教廷把汤若望派到中国来,是希望把天主教传到东方的。
  听到汤若望的介绍,亚历山大七世脸上变得十分yīn沉。
  迎接教皇和葡萄牙国王的队伍中还有天津卫城的一名副市长,不过这个副市长不怎么说话,所以在码头上张罗的主要是汤若望。
  汤若望一指停在马路上的三辆汽车,说道:“请教宗陛下和国王殿下上车。”
  听到汤若望的话,亚历山大七世脸上一白。
  若昂四世诧异地问道:“我们……我们……我们要坐那个车?”
  汤若望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大齐最好的车辆,是副市长专门调拨的迎宾车。”
  主教克劳斯终于忍无可忍了,大声吼道:“我们不坐魔鬼的车子!”
  听到克劳斯的话,汤若望和身边的天津副市长愣了愣。他们看向了无比紧张的教宗和若昂四世,然后对视了一眼。
  汤若望就哈哈大笑起来。
  “教宗陛下,这绝不是魔鬼的车子!这是汽车!这是机器的力量!”
  亚历山大七世瞪着眼睛看着汤若望,却碍于身份没有说话。
  若昂四世吸了口气,用拉丁文问道:“什么机器可以不用马自己动?”
  汤若望笑道:“殿下,这是大齐皇帝的内燃机。这种内燃机的原理和轮船上的蒸汽机差不多,但内燃机的体积小得多,大概只有一个大箱子那么大。内燃机安装在车子上,就能驱动车辆,不再需要马匹。”
  教宗听到这个解释,诧异地看着汤若望。
  汤若望此时已经完全是一个中国人打扮。他正了正头上的东坡巾,笑道:“教宗莫要担心,我和教宗同乘一车,保证教宗的安全。”
  亚历山大七世看了看若昂四世,发现葡萄牙国王经过汤若望的解释,脸上也渐渐没有了惊慌。而身后的教士们本来就没有资格坐车,所以他们听到汤若望这个“自己人”解释后,也都没有那么恐慌了。
  教宗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坐……汽车吧。”
  汤若望哈哈一笑,走过去打开车门,带着教宗坐上了汽车。第一辆车上坐着天津副市长开路,若昂四世坐在中间一辆车上,教宗坐在最后面一辆车上。
  驾驶员在前面飞快地转了几下飞轮,敞篷汽车抖了几下发动起来了。教宗坐在后座的真皮沙发上,死死抓着汽车的车门,眼睛睁得好大,仿佛随时会被这辆不可思议的机器吞噬一样。
  汤若望看着教宗的样子,脸上淡淡地笑着,若有所思。
  汽车开动了,很平稳,沿着道路往前行驶,以二十公里每小时的慢速前进。亚历山大七世渐渐镇定下来,开始观察左右的风物。
  但是此时已经很晚了,汽车开了一会天就黑了,周围的东西看不太清楚。码头上的工人也渐渐放慢了动作,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教宗本来想好好看看巨大的天津大沽港,此时却无法如愿了,正要说可惜,却看到突然间,无数的明亮灯光同时在整个港口里点亮。
  就像是一个大法师突然间释放了一个可怕的魔法,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大沽港。
  一盏一盏亮得刺眼的路灯在同一时间启动了,把本来昏暗的码头照得灯火通明。那些本来因为黑暗而迟缓的码头工人们又再次开动起来了,大沽港又再次进入了一片喧嚣中。
  亚历山大看着那亮得和白昼一样的港口,看着那些火树银花一样的白炽照明灯,完全忘记了体面和风度,情不自禁地把嘴巴张得巨大。


第1123章 光明
  亚历山大七世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后面十几辆马车上面的教廷教士、葡萄牙扈从就更加是瞠目结舌。所有的欧洲人都像是一下子痴呆了一样,瞪大眼睛看着灯火辉煌的大沽港。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的欧洲,火把和油灯是唯一的照明物。这些明火光源的效率十分低下,大量的能量都浪费在发热上,真正照亮的距离十分有限。所以在欧洲,到了晚上所有人都回家睡觉了。只有极少数人员聚集区域,比如大型码头最热闹的酒吧才会有用油灯照明继续活动的情况。
  对于需要合作的大型劳动场所,比如码头,比如工厂,在晚上是不可能用油灯和火把实现照明的。对于欧洲人来说,太阳一落山,就基本上意味着一天的结束。
  然而在天津大沽,他们看到了电力带来的工业奇迹。
  太阳已经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下面,然而码头上的喧嚣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每一盏白炽灯都能把附近十几米的区域照得敞亮,码头工人们毫无阻碍地推着各式货车搬运集装箱,补给品,淡水。欧洲人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