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廷官员问你们也不能说。打靶时候,不能在其他平民面前打!不能和士兵以外的人议论你们战斗时候的情况!要做到严守秘密!”
  新兵们坚定地看着蒋充,用目光表达自己对遵守条例的决心。违反条例?这么好的日子!拿刀逼他们他们都不会去违反条例!
  蒋充看新兵蛋子们的激动模样,笑了笑,淡淡说道:“第一天训练体能,二十里越野跑,所有人跟着我跑!”
  忙完了招募新兵,李植空闲下来,便开始开发新的产业。
  李植这次要搞的,是老花镜。
  有了无色透明的玻璃,做眼镜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年头大明朝读书的人不多,近视眼也不多,做近视眼镜估计卖不出几副,但老花眼却很多。
  老花眼是由于眼睛的睫状肌松驰,晶状体变扁致使物体的像成在视网膜之后,所以就看不清物体。老花镜其实就是凸透镜,利用它的聚光作用,把物体的像前移到视网膜上。
  简单来说,只要把圆形玻璃加工成焦距合适的凸透镜,装在木头框架里,就是一副老花眼镜了。
  大明朝崇尚礼教,以孝为先,官员和大家族的执掌者都是老人。这些老人掌握着大明朝绝大多数财富,但基本上都是老花眼。眼镜老花了就看不清奏章、文件、书信和名帖,这个问题困扰着大明朝的老人们,而李植就要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只要花些银子就能恢复视物能力,就能重新看清楚文书,想必这对很多老人来说都是一件划算买卖。
  制作玻璃凸透镜可以利用模压器把浆状的玻璃模压成型,但是这样制作的玻璃镜片还很粗糙,需要打磨抛光加工,这就需要专门的人才。
  李植想了想,决定找一些加工玉石的玉匠来打磨抛光玻璃镜片。玻璃的硬度和玉石基本上差不多,一般来说玻璃比和田玉等软玉硬,比翡翠等硬玉软,能够打磨玉器的工匠就能处理玻璃镜片。
  李植带着李老四,在天津卫城找到一家装饰讲究的玉器店,和玉点老板打听处理玉器的匠人。那老板见李植一身大红官服走进店里,行礼伺候十分殷勤。他听说李植要雇玉匠,也不藏私,直接告诉李植顺天府玉田县产玉,说那里有玉匠聚集,能找到玉匠。
  李植立即带着李老四和几个家丁往玉田县去。他花了一天骑马行到了玉田县,到了玉田县一打听,找到了一条卖玉的胡同,发现胡同里面聚集了几十家玉器加工和销售的商人。李植听人说那些玉店都是前店后厂,玉匠都在店铺后面的院子里加工玉器。
  李植选了装饰最豪华的一家玉店,走了进去。
  玉店老板见一个四品武官带着几个随从浩浩dàngdàng走进来了,赶紧迎上来行了礼,紧张地说道:“官爷来有什么事情么?”
  李老四大声说道:“我家老爷要雇几个会打磨抛光玉器的玉匠,你这里有么?”
  那店老板闻言愣了愣,惊惶说道:“官爷,小店磨玉的玉匠人手刚刚好,没有多余的人,怕是不能让官爷雇!”


第0110章 磨玉工匠
  李老四掏出一锭十两银子的银锭放在桌子上,说道:“店家,我家老爷给你十两,你找几个老练的匠人来!”
  那玉器的老板看了看李老四的银子,苦笑道:“官爷,倘若让你雇走了玉匠,小店就要关门了。你便是给我五十两,我也不能让你雇我的玉匠。”
  李老四和李植对视了一眼,李植说道:“店家,你把老师傅给了我们,你再培养几个新人磨玉便是。”
  那店家说道:“官爷,这些玉匠都是祖传的本事,传子不传婿。老玉匠走了,新玉匠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学得本事,岂是朝夕可以培养的?官爷看在小店本小利薄的份上,不要抢夺小店的玉匠。”
  李植听到这话,问了句:“这些玉匠是祖传的本事,不是你教的技术?”
  那店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点头说道:“小店也是拿月钱雇的这些玉匠,都是他们家里传下来的技艺,哪里是小店的本事?”
  说完这句话,那店家就反应过来,有些后悔了,暗道这官爷莫非要跳过自己直接雇佣玉匠不成。
  李植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和你谈了。”
  李植带着一行人离开了玉器胡同,找了家客栈住下了。休息了一会后,李植找到客栈里的掌柜,说道:“掌柜,我有事问你!”
  那掌柜见了李植的官服,便要下跪行礼,却被李植扶了起来。
  “我要雇几个会打磨抛光玉器的匠人,你可认得?”
  那掌柜老实问道:“官爷要怎样的玉匠?若是最顶尖的匠人,能做些巧活,能够在玉石上面上花、打钻、透花的,那工钱可就高了去了,而且也不好请。若是一般的玉匠,只是开玉、扎碢,在我们县就多了,一般是二两的月钱。”
  李植问道:“一般的工匠会打磨棱角,给玉抛光么?”
  客栈掌柜说道:“那自然是会的,这都不会哪里算得上是玉匠?”
  李植点点头,说道:“那你便给我找几个手艺熟练的普通玉匠,要打磨抛光技术好的。我要雇五个人,每个人每月我给三两银子月钱,一日提供三餐,三餐有ròu,再给他们每人十五两银子搬家费,让他们到天津范家庄做事!”说完这话,李植拿出二两银子放桌子上,说道:“这银子给你,算是介绍费。”
  那掌柜的脸上顿时笑容满面,说道:“我这就为官爷张罗去!”
  李老四见那掌柜满脸喜气洋洋,加了一句:“掌柜的你可找对人!若是找不会做事的工匠来,我家官爷可是不好相与的!”
  那掌柜赶紧说道:“晓得的,小民晓得的!”
  第二天晚上,那掌柜的就带了九个玉匠到客栈里,介绍给李植。李植看了那九个人一眼,说道:“怎么找来这么多人?”
  掌柜的说道:“听到官爷的月钱,他们都愿意来。这九个人都是老手了,官爷挑五个人吧。”
  听到掌柜的话,九个玉匠都紧张地看着李植,生怕李植不要自己。
  李植扫视了九人一眼,说道:“成了亲的,有哪几个?”
  便有六个年纪大些的玉匠站了出来,说他们是成了亲的。李植看了这六人一眼,点了点头,剔除了年纪最大的一人,选中了其他五人。
  这五个玉匠有钱成亲,说明他们目前的收入水平不错,自然是技术不错的匠人。其他三个单身汉没钱成亲,水平就难以估测了。李植一时也检验不了这些玉匠的水平,只能用这种粗糙的办法简单评估。
  五个成了家的玉匠被李植选上,喜上眉梢,暗道这下子收入提高了一半,新东家还提供三餐有ròu,这样的好事哪里找?
  李植找到了匠人,立即支付了十五两搬家费,便催促匠人们立即搬家到范家庄,组织老花眼镜的生产。
  崇祯九年一月二十七日,玉匠们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