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3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门下,跪在金水桥前大喊:“禀告君上!前明降臣王朴劝进!”


第1117章 皇帝
  冲到承天门下的虎贲军连长话音未落,其他的大明降将纷纷跟上了王朴的步伐。
  “降臣瞿定胜斗胆,恳请齐王殿下登临大位,此非为齐王一人一族,此为天下苍生计尔!”
  “降臣徐之辰恭请齐王登临大宝,非大王坐镇皇座天下不可安!”
  “降臣刘云洞……”
  在天津官员和“前明官僚”中间,站着的几十名投降武官呼啦啦跪了一地,集体要求李植登基为帝。
  这些降臣的反应并不让人奇怪,毕竟这些人是最希望李植完全控制天下的。他们已经背叛了大明,是大明遗老遗少最仇恨的人。如果李植的天下有一点不稳,可能杀出来的前明势力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们。
  如果李植不做皇帝,如果继承李植的人是一个受明朝遗老遗少影响的人,那他们这些降臣可能都会倒霉。
  所以他们十二分希望李植能够坐稳江山,坐稳铁桶江山,一代代传下去。如果哦李植做几年领袖就让出权力,或者说做一辈子领袖然后找一个外姓接班人,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
  看到降臣们的态度,天津的官员们终于也沉不住气了。
  虽然李植对下属劝进一事讳莫如深,但实际上,所有的天津官员都无法接受李植不做皇帝这件事情。
  天津的官场虽然在李植的领导下比较团结,但也是分派系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山头,一镇九省的官员同样也会因为出身、地域和文化等渐渐分成不同的群体。这些群体之间也存在斗争和平衡。
  虽然在李植的强势镇压下,一镇九省官员的派系特点不太明显,合作的关系远胜于斗争的关系。但所有一镇九省官员都明白:如果李植有一天不做这个天下的领袖,各个派系之间的矛盾立即就会bào发出来。
  现在李植的势力包括整个华夏,东亚、东南亚、大洋洲、印度和新大陆,各种政治力量空前复杂。实际上,如果李植退休,如果李植不传位给李欢,那么围绕继承人的战争会将所有当权和不当权的政治势力全部卷进来。
  对于现在一镇九省的官员来说,那意味着被李植死死镇压的儒家士绅,明朝宗室、被征服的殖民地外族势力、日本武士势力和外国势力都会推翻身上的枷锁,在朝堂上夺得一席之地。
  对于有政治常识的人来说,这是显然的结果。
  以史为鉴:北周以关陇贵族集团起家,如果没有朝堂更替,关陇集团很可能长期统治华夏。但杨坚篡位以“隋”朝代“周”后,却飞速抛弃了关陇集团,启用本来被关陇集团蔑视的寒族。而“唐”代“隋”后,尤其是武则天掌权建立“武周”后,本来被关陇集团压制的山东士族又登上了朝堂。
  统治者血脉的更替,文化和政策都会改变,往往就意味着统治集团的更替。这对现在当权的一镇九省官员来说是极其不利的。一镇九省的官员急需李植登基为帝,传位给血脉,将现在的政策和用人原则保持下去。
  保持现有的政策和选人用人原则,就能保持汉人的强盛和扩张。这既是整个政权整体的利益问题,是汉人百姓的利益问题,也更是当权官员的利益问题。
  来自天津的官员们对视了好久,最后终于忍不住了。
  最后所有人看向了蔡怀水。
  蔡怀水一甩官袍袖子,阔步走出了官员队列,站到了承天门前。
  “臣蔡怀水,位卑言轻,本不该参预大事。”
  李植看了看蔡怀水,脸上没有不快神色。
  蔡怀水不是一镇九省的最高级官员之一,他的地位比较特殊。
  他是一个技术型官僚,是当初为了烧玻璃被李植请来的。这些年蔡怀水一直在技术岗位上磨砺,从主管干到经理,再从经理干到总管,大总管。他在李植的指挥下,兢兢业业将范家庄的玻璃、光学镜片和钢铁产业做大,最后成为范家庄民用工业的大总管。现在范家庄民用工业不可一世的产能,都由蔡怀水调度指挥。
  然而,蔡怀水虽然日理万机脚不点地,却是一个技术官僚,他手上没有兵马,也没有地盘。他管理的都是工厂和工人,这些人不会因为蔡怀水是大总管就忠于他。
  虽然很多技术派官员都尊敬蔡怀水,但技术派官员在一镇九省素来低调,不参与政事。
  如果说钟峰、郑开成或者郑晖这样的实力派每说一句话都影响巨大,代表几个省或者一支军队的想法的话,那蔡怀水这样的人说话,唯一代表的就是官僚的本心。
  蔡怀水没有基本盘,可以大胆说话。即便他违逆李植的想法,也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后果。
  蔡怀水大声说道:“君上日日倡导公德,一镇九省的官员讲究公德。然公德亦是一种秩序,亦会日日受不守德不遵守秩序的人蚕食破坏,若没有强有力的力量守卫它!它可能一年两年之间就会坍塌!”
  “除了君上,臣不相信其他人有权势、威望和实力维护公德。”
  “臣恳请君上登临大宝,登基为帝,因为社会的公德和秩序需要君上来守护。这不是为了一人一族,而是为了华夏!”
  “臣恳请大王登临大宝,君临天下,维护公德,守护秩序!”
  蔡怀水的话说得很好,很到位。虽然李植不喜欢下属劝进,但是李植提倡公德。蔡怀水把劝进的意义提高到维护公德的境界上,这就让李植无话可说了。听到蔡怀水的话,一镇九省的官员找到了劝进的时机。
  金水桥后面的一镇九省官员们呼啦啦全部跪了下来,齐声重复蔡怀水的话:“臣等恳请大王登临大宝,君临天下,守护公德!”
  “臣等恳请大王登临大宝,君临天下,守护公德!”
  李植刚才看到王朴劝进,就知道一镇九省的官员会跟进。此时看到自己的下属齐齐跪倒,他并没有惊讶,脸上却越来越凝重。
  站在承天门最上面,在李植两侧的“齐国重臣”们对视了一眼,知道自己也可以表态了。
  如果说之前他们不敢站出来,害怕李植恼怒他们干预大事的话,现在形势却不同了。现在形势已经一边倒,他们现在表态也只是顺天应人。
  李兴一甩官袍前襟,拱手跪在了地上。
  “兄上功标青史,震烁古今,臣弟恳请兄上登临大位,经纬天下!”
  郑开成、钟峰、郑晖等文武重臣纷纷拜倒,大声喊道:“臣等恳请君上登临大位,经纬天下!”
  看到承天门上的重臣们也跪下了,所有维持秩序的虎贲军士兵全部跟随着跪下了,用行动表示了他们的意愿。而没有发言权的“前明官僚”俘虏们更不敢再站,也一个个跪了下去。
  最后就连前明太子,“承恩侯”朱慈烺也双手前揖,恭恭敬敬地跪在了金水桥前面。
  整个承天门附近,除了站在最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