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3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3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个如丧考妣,灰败地低下了头。甚至不少人已经不敢站着了,惶恐地跪在了地上。
  明朝灭亡了,他们再不是帝国的官员。曾经高高在上的他们此时全部变成了落水狗,即将迎接一个充满不善的新国家来临。而在这个新国家中,不仅所有的百姓都将清算他们,新的政府和政府的法庭会细细审查他们在过去做的一切事情。
  这些跟随张光航的官员虽然不像东林党那样无耻,但也绝不是滴水不进的包青天,受贿的事情一个个做了不少。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官员相当一部分都曾撺掇天子向天津开战,光这一项就足以给他们定下重罪。
  大明完了,一切都完了。
  而一镇九省的官员们,到了此时却有些兴奋起来。
  他们更重要的身份是一镇九省的官员。此时大明亡了,那接下来毫无疑问,一个新的国家将建立。李植必将是这个新国家的领袖,而他们这些李植的追随者,无疑将是这个国家的管理者。
  一镇九省整个系统上下几十万人几十年的努力,终于修成了正果,改变了整个大明。天津的种种幸福、文明和繁荣,再没有被皇权吞噬的危险。
  站在最前面的“齐国”官员们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承天门上的李植,眼睛里闪着光,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当然,这些预计都是粗略的估计,其实他们不知道接下来具体会发生什么。
  李植从不曾透露自己要建立怎样的国家,广场上的“齐国”官员们也不知道李植会不会登基为帝。李植被一镇九省的百姓视为星宿下凡,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思想和观念,谁也不知道李植会怎么决定。
  一时间没有人敢说话。
  已经被贬为庶人的朱由检依旧跪在承天门前,痴痴地看着承天门的巨大门洞,脸上已经是一片茫然。
  承天门上的李植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广场上的百姓,沉吟不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秒,两秒。
  一分钟,两分钟。
  广场上的气氛在渐渐发酵。
  还沉浸在大明灭亡情绪中的百姓渐渐都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对于这些百姓来说,李植就是未来美好生活的象征。而如果要真正确保这个象征变成铁打的现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李植变成可以主宰一切的皇帝,让李植这个管理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用绝对的权力,打碎一切的阻力。
  大明的百姓不相信李植之外的任何人,不相信任何人可以将公德和秩序贯彻得这么彻底。如果李植不做皇帝,如果李植要和别人分享权力或者若干年后要将权力让给其他人,百姓们不相信其他人能做到李植这样的水平。
  这是能力、环境、权势、xìng格和道德等无数因素共同决定的,只有李植同时具备这些条件,其他人没有人做得到。
  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臆想,这是所有京城百姓,这是天下所有有见识汉人的共识,这是由一镇九省的事实一次次证明的铁律。
  李植是一个现代人,李植不一定要做皇帝。但是大明的亿万百姓必须要李植做皇帝,只有李植登上至高的宝座,汉人的未来才能得到保障。
  明代的百姓不是现代的百姓,他们几千年来只相信血统。他们只相信李植,以及继承了李植血脉的李欢、李植的子孙。只有李植成为皇帝,继承了李植血脉的子孙才会得到所有人的拥戴和认可,才有动力,有条件,有可能将李植的政策延续下去。
  百姓们本以为李植宣告大明灭亡后就会立即举行登基大典,建立一个新的皇朝。
  然而李植却站在承天门上一动不动。
  而一镇九省的官员们也陷入了沉默中,没有人跳出来劝进。显然,李植没有为灭亡大明后如何做设计剧本。
  齐王殿下并没有登基为帝的决心!
  意识到这一点后,长安街和千步廊后面的百姓们都陷入了慌张中。
  岂止是慌张,简直是恐慌。百姓们本来已经准备好拥抱李植登基后注定到来的美好未来,而如果李植不做皇帝,那这美好未来可能只是镜花水月。
  人最怕的不是得不到。李植尚在天津时候,京城的百姓不觉得自己能过上天津市民那样的美好生活,心理上只有一些羡慕。人最怕的是得而复失,京城的百姓本以为李植入京了,美好的未来就会象铁打的一样到来,现在却发现李植有可能只做一个短暂的管理者。
  难道李植准备做几年管理者就把权力让给别人?或者在自己死去以后就把国家jiāo给别人管理?
  李植还在承天门上沉默,百姓们却骚动起来。
  人群中的百姓互相打量,jiāo流着自己的担心和恐惧。
  本来,登基称帝这样的事情轮不到普通百姓发言。但此时为了百姓自己的利益,京城的百姓不能不发声了!
  沉默了许久,长安街上一个不戴头巾的年轻汉子大步站了出来。这个汉子头上用一根绳子绑着头发,穿着一身短褐,一手的老茧,显然是个做粗活的汉子。他此时站在人群的最前面,离李植所在承天门不过一百多米。
  他脸上憋得血红,大踏步走过了虎贲军士兵守卫的警戒线。
  虎贲军的士兵们此时也有些失神,所有人都没有动,没有人阻止这个小民越线。
  汉子往前走了五步,拱手长揖:“小民梁道……”
  “小民梁道……”
  他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大声喊道:“小民梁道!恳请齐王登基!”
  “小民代家中老母,舍弟梁信,恳请齐王登基为帝!”
  听到梁道的话,附近一镇九省的官员们都转过了头,齐齐看向了这个市井小民。
  李植在一镇九省的威望如炎炎烈日,无人敢挑战。李植平时不喜欢官员置喙一些战略问题,所以一镇九省的官员都不敢议论“李植是否该当皇帝”这样的事情。
  想不到,普天之下最先劝进的,竟是这样一个市井小民。
  然而小民梁道的话,却只是一锅沸水中第一朵溅起的水花。
  梁道身边,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拉着他六、七岁的孙子,颤颤巍巍地跪了下去,以头伏地。
  “齐王!”
  “齐王若不登基为帝,天下黎民何去何从?汉人的福祗何去何从?”
  “老叟恳请齐王登基为帝!”


第1116章 时代
  两个劝进的人引起了李植的注意,李植转头看向了长安街的这边,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李植皱眉是因为虎贲军士兵允许百姓越界。虎贲军士兵本该在长安街上控制那条界限,不让百姓迈出一步。
  虎贲军的士兵都是最严格训练锻炼出来的,本来拥有这个时代首屈一指的纪律。即便是在战场上面对鞑清摆牙喇精锐的冲击,一片片牺牲战死,这些虎贲军士兵也不曾后退。
  然而此时,手无寸铁的市井小民梁道穿过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