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3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3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喝骂声,唾弃声,再听不到一点声音。
  朱由检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了半个时辰,等待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终于,在太阳升到最高处的时候,一个身穿一镇九省军官礼服的军官走到了土地庙面前。
  一镇九省的军官礼服是李植设计的,基本上仿制了后世的热武器时代军官礼服,看上去华丽而英挺。按照李植的颜色喜好,服装以黑色和金色为主色调,没有拖沓的长袖和衣摆,有着一种超越时代的美感。
  张宇和这个军官敬了一个礼,很快就完成了jiāo接。这个穿着礼服的军官走到了朱由检和太子朱慈烺的面前,让手下的士兵帮两个朱家人解开了绳子。
  “大明皇帝朱由检,随我走吧。”
  朱由检明白,宣判大明灭亡的仪式就要开始了。
  他身子突然一晃,差点摔倒在地上。但是身边的两个虎贲军士兵却没有给他发虚的机会,强硬地抓住了朱由检的双臂,扶着他往紫禁城的方向走去。
  走出土地庙,道路上已经挤满了兴奋的百姓。
  百姓们都知道今天是改朝换代的大日子,脸上都十分激动。
  等他们看着即将被废的朱由检,一个个都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一方面朱由检作为皇帝并没有做罪大恶极的事情,虽然没什么成就,但也算不上过错。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大明皇帝,百姓们还是有些留恋的。
  但另一方面,大明皇朝的废除意味着李植将统治整个天下,毫无疑问这就代表着好日子要来了。所以百姓们又迫不及待地希望看到朱由检的皇位被废除,大齐能早一些开国。
  百姓们挤在道路两侧,看着虎贲军士兵押送的朱由检一路朝紫禁城走去。
  朱由检走着走着,不堪忍受百姓们的注视,干脆闭上了眼睛,任两名士兵带着自己往前走。
  太子朱慈烺却没有朱由检那样巨大的悲怆,他此时还没有失去理智。他身上依旧穿着尊贵的太子常服,面对神情复杂的百姓们也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他目视前方,随着带路的军官缓缓往前方走去。
  走了一会,穿礼服的军官觉得朱慈烺有趣,笑道:“给大明朝最后的太子一匹马吧。”
  旁边的士兵立即领命,很快就从后面牵了一匹战马上来,jiāo到了朱慈烺手上。
  朱慈烺愣了愣,诧异地看着那个军官。
  “戴罪之人岂敢乘马?”
  那个军官笑道:“太子不曾执政,有什么罪?郑伯爷特地jiāo代我要对太子客气一些,太子不要推辞了。”
  朱慈烺牵着马沉默了一会。
  他有些心虚地看了看前面的军官,说道:“我愿将乘马让给父上。”
  军官不容置疑地说道:“大明皇帝朱由检身负重罪,不能骑马。”
  顿了顿,这个军官冷冷说道:“太子不要多说了,上马吧。”
  朱慈烺此时是虎贲军的俘虏,岂敢和虎贲军军官讨价还价?感觉到军官语气中有些不耐烦,朱慈烺心里一颤。他下意识地服从了军官的命令,一翻身坐上了战马。
  军官满意地点了点头,让一名士兵上去为朱慈烺牵马。
  朱由检依旧闭着眼睛,仿佛这些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行人一路往北,终于走进了皇城,停在了承天门面前。
  承天门上已经站满了一镇九省的文官武将。这些李植麾下的官员全部穿着华丽的新式礼服,按照官职的大小,兴高采烈地站在承天门的上面和下面。金水桥前面空间不够,还有一些人更站到了金水桥后面的广场上。
  一镇九省的官员和大明的官员不一样,他们身上完全没有大明文官那种官场厮混的暮气。在李植的监督和引导下,天津的官员身上都是满满的锐气,有着一种和这个时代完全不同的气质。
  而且不光是气质不同,实际上天津的官员年纪都不大,平均年龄不到三十五岁。此时他们穿着李植设计的新式礼服,看上去十分的英挺。
  一眼看过去,只觉得群英荟萃,济济一堂。
  在天津官员外围,还有一些大明的官员。这些官员很快就将面临一镇九省法庭的审判,细细裁决他们是否曾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他们中的一些人很快就会关进大牢,甚至直接qiāng毙。
  不过此时在新旧朝代jiāo接的时候,这些官员们还是被押到了承天门前面,见证一个新皇朝,一个新政权的诞生。
  当然,承天门外围更多的是百姓。
  除了供人员进出的长安街,承天门到大明门中间的广场已经被围观的百姓包围了。包括千步廊,起码有几万人挤到了这个皇城门前的空间内,见证着前所未有的时刻来临。
  所有的百姓都兴高采烈,脸上挂着对未来的向往。
  走到了金水桥前面,朱由检终于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周围那些兴奋的百姓们,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绝望。
  他从人群中穿了过去,缓缓走到了承天门的中间。在军官的引导下,他站到了金水桥的前面,正对着承天门上的李植。
  李植穿着一身华丽的礼服,并不是传统的天子龙袍,而是一套由黑色和金色颜色组合形成的服装。这服装很简练,但看上去又华贵无比,一眼望去就知道不是寻常人的衣服。
  看到即将被废的朱由检走到了位置上,整个承天门附近的人都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敢在此时喧哗吵闹,所有人都等着接下来的仪式。
  李植在高处冷冷看着朱由检,大声问道:“朱由检!你可知道你的罪?”
  朱由检依旧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朱由检身后的朱慈烺看到父亲的样子,一下子十分慌张起来。他生怕父亲在此时和李植对着干。李植本来就愤怒朱由检对崔昌武用刑,现在如果朱由检还不配合,那李植一怒之下当真什么都干得出来。
  朱慈烺扑通一声跪在了金水桥后面,大声喊道:“父上!父上!大明已经亡了!大明已经亡了父上!”
  听到儿子的呼喊,朱由检身子一颤,睁开了眼睛,眼睛里竟突然间满是血丝。
  他看了看周围,发现承天门下面的虎贲军士兵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只要自己一句话说不好,可能李植就会杀了自己。
  岂止是杀了自己,李植一旦开杀戒,以万计的大明皇族子孙可能会被杀光。
  朱由检转头看了看儿子,看了看那些已经完全站在李植一边的百姓们,突然有些恍惚起来。他抬头看着李植,沉默了片刻。
  终于,两道眼泪从他眼睛里涌了出来。朱由检扑通一声跪在了承天门前。
  “朕……”
  “朕……”
  “朕有罪……”


第1114章 亡
  在这样的重大仪式上,承天门前没有一个人发声吵闹,也没有一个人敢发声吵闹,偌大的广场和长安街上安静得能听到鸟雀的叫声。
  朱由检一句话说出来,所有人都不禁瞳孔一缩。
  一镇九省的官员,有些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