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出更多的强悍兵马。
  李植的兵马待遇优厚,第一批二千家丁都已经奔小康,这是周围几十里的居民都知道的事情了。第二批招兵布告一帖出去,立刻就有几万人涌向了范家庄应募,他们希望加入选李植的队伍,做一个三两月钱,三顿有ròu的士兵。
  体检、面试按部就班,崇祯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李植赶在过年前招满了两千家丁。新的两千家丁组成了新的一个团,被称为破虏团,团长是李植的弟弟李兴。李植从选锋团中选拔表现优异的军官和士兵到破虏团担任军官,把组织框架搭建了起来。
  方老三是破虏团的一名新士兵。
  他本是范家庄西边方家村的一名民户子弟,前几天听村里的读过书人的人说镇上贴了布告,说范家庄招收家丁。范家庄的家丁啊,那是多令人向往的差事啊,以前听村里消息灵通的人说过:范家庄的士兵每天提供三顿管饱饭,餐餐有荤菜,而且还一个月发三两银子。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啊!
  虽然范家庄的家丁要出征打仗,却每次都是大胜,没听说有人负伤战死。
  方老三姐姐已经出嫁,家里有一个大哥、一个弟弟。家里只有旱田三十三亩,怎么看都供不起三个男丁成家。方老三亟待找一个出路!听到范家庄招人的消息,方老三立即和村里十几个年轻人一起来应募,最后一路体检、面试,结果只有方老三一个人被录用了。
  他自幼身体健康,又不夜盲,人又老实,符合范家庄的要求。
  方老三被录用的消息传出去,整个方家村都来方老三家贺喜。方老三的老爹高兴,干脆借了三两银子在家门口摆了两桌流水席,请全村人来吃。
  全村人都兴高采烈地来吃流水席,那气氛和方老三中了秀才似的。
  方老三他爹不客气地和方老三说,这流水席的三两银子将来是要方老三还的——也就是知道方老三将来有钱还债,别人才把这三两银子借给方家。
  后来过了两天,方老三他爹又在村里借了四两银子,给一家五口人每人做了一套体面的新棉衣,说这钱将来也要方老三还。
  现在方家的人都把方老三当财主了,毕竟一个月有三两的月钱啊!这年头要是节俭些,一口人衣食住行一个月开销不过七、八钱银子,三两银子可以养四口人。方老三一个单身汉,在军营里包吃包住,哪里花的掉三两银子?
  方老三只能笑着把这些欠债答应下来——被范家庄李家人募为家丁,碰到这天大的好事,不出点钱让家人乐一乐,实在说不过去。
  在家里乐了半个月,方老三便别了家人,按要求到范家庄报道了。
  他被分到破虏团第一营第三连第三排第一班。报道那天,连长发给他一个刻有他名字的木质腰牌。
  拿到了腰牌,方老三就跟着班长到军营里放行李去了。方老三的班长叫做蒋充,是个十分强壮的老兵。一路上蒋充也不和方老三说话,对方老三这个新兵一脸的瞧不上。
  军营建在城南,是一间一间的大宿舍,每个班一间房,房里面有四张上下铺双层床。每五个宿舍建有一个公共澡堂和厕所。澡堂里配有免费的肥皂和热水,班长蒋充到了军营才和方老三说,新兵们进军营后要立即到澡堂里洗澡,以后冬天每三天要洗一次澡。春秋夏每天都要洗澡。


第0109章 老花眼镜
  方老三赶紧找了一张空床放下行李,端着发的木盆去澡堂用从没用过的神奇肥皂洗澡,洗了一个十分舒服的热水澡。然后傍晚时候方老三和其他六个新兵一起跟随班长走进了破虏团的食堂。
  士兵的食堂很大,分为十个,从第一食堂到第十食堂。班长蒋充十分看不上方老三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把新兵们带到食堂的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到了第七食堂里才指点了几句。
  方老三按照班长的指点,在第七食堂取饭的窗口亮明自己的木质腰牌,炊事兵就把晚餐发给了方老三:一块三两的五花ròu,一大勺水煮大白菜,还有管饱的白米饭。
  ròu是红白相间的五花ròu,饭是不带一点糠壳的白米饭。
  除了过年,方老三这是第一次吃上了有ròu有菜的管饱饭,吃得狼吞虎咽,仿佛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吃完一碗饭,方老三又去窗口领了一碗,把肚子都吃得鼓起来才作罢。
  吃饱了饭,方老三感觉浑身都舒服。
  其他士兵们也是苦出身,一个个嚎叫着吃着米饭和ròu菜。
  班长蒋充只吃了大半碗饭,坐在那里看着埋头苦吃的新兵们,一脸的鄙视。吃完饭回到宿舍,蒋充一句话不说,只让新兵们正戌时就上床睡觉,说谁要是不睡觉起来zhà营了,就是砍头的死罪!
  一句话吓得新兵们躺床上大气不敢出。
  第二天一早,新兵们在食堂吃上了有鸡蛋、咸菜和稀饭的早餐,就被班长领到了城外的训练场上。蒋充站在队伍前面,看了一眼土包子似的新兵们。
  “你们都是新兵,什么都不懂!但你们很快就会懂起来!”
  “你们知道我当上这个班长,花了多久吗?”
  “不知道!”
  新兵们纷纷摇头,蒋充大声说道:“我花了一年四个月!这一年四个月,我练习了四百八十次打靶,做到了一百三十步外次次上靶!我参加了两次战斗!打死了八个贼人,其中有三个是贼人头目!所以我才有今天,做到了你们的班长!”
  听到蒋充的战绩,新兵们看向蒋充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带上了几分崇拜。打死八个贼人,这是多厉害的人物啊。
  蒋充在七个新兵面前走了几步,大声说道:“这里有饭吃有ròu吃,还有高额的月钱,这日子好吗?”
  蒋充自问自答地说道:“这日子很好!但还能更好吗?”
  蒋充又大声说道:“还能更好!”
  “只要你们刻苦训练,过了新兵期后开始用心打靶,参加战斗时候正常发挥。要不了两年、三年,你们每个人都能做到班长,都能像我一样带七个兵!拿四两的月钱!”
  “我如今向cāo守大人贷款,买了属于自己的一套两层别墅!有自己的房子了!不是我吹牛,来给我说亲的媒婆踏破了我家的门槛!我挑媳fù都挑花眼了!”
  “只要你们听从指挥,你们也可以做到我这样。”
  听到蒋充鼓动xìng的言论,七个新兵们只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只要服从命令,好日子似乎就在朝自己招手。新兵们挺起胸脯站得直直的。有几个新兵出身太苦,此时听到蒋充描绘的美好未来,激动得满脸通红。
  蒋充看了看新兵们,话锋一转,又说道:
  “但是,如果有人不服从命令,没有纪律,训练开小差,战斗时候出岔子,那就是军法伺候!”
  “不但如此,还要服从保密条例!你们在破虏团使用的武器xìng能,不能泄露出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