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2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没法管了。
  朱由检不发一言。
  张宇一挥手,左边的十个士兵噼里啪啦地开qiāng了。十发子弹直冲最前面那个举人而去,刹那间就把这个大明遗民打成了筛子。
  他身上起码中了六、七弹,一下子就失去了反应能力,扑通一声就往后面一倒,死透了。
  后面的儒生和士绅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眼睛血红。
  有一些人有些畏缩了,害怕,想往后退。但更多人还是不怕死,因为这几百人其实是十万士绅权贵中最有血xìng的,当真是不要命的,大多数人看到举人死了都是热血往脑袋上涌。
  他们嚎叫起来,突然间就动了,朝破庙门口的加特林机qiāng冲了过去。
  朱由检依旧麻木地看着这些遗老遗少。
  张宇一挥手,加特林机qiāng开火了。
  四挺加特林机qiāng都是专门设计出来的杀人机器,不是一般的qiāng械可比。四挺机qiāng一分钟可以shè出五百二十发子弹,杀人的效率绝对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
  只听到哒哒哒哒的声音响起,一片片子弹像是雨点一样扫向了对面的儒生士绅。
  刹那间,那些丝绸、棉布圆领上面就绽放出无数的血洞,街道上顿时鲜血横飞。
  惨叫声像是杀猪场里的噪音一样到处响起。
  加特林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杀人武器,就连久经训练的新军士兵都扛不住,本来这些士子儒生是不可能能承受的。然而这些儒生的情况却和一般的士兵不同,士兵逃走可以继续回家种田,还有生计。但对于这些读书人来说,李植的统治意味他们失去所有前程,甚至从此成为有“黑历史”的人群,会受到整个社会的另眼看待。
  他们无路可逃。
  这些儒生中最有血xìng的几百人,比扑通士兵更不怕死。
  在张宇冷峻的注视下,八百多儒生顶着呼啸的机关qiāng,对土地庙发起了决死的冲锋。他们嚎叫着,奋不顾身地朝前面前进。
  然而前面的加特林实在是太可怕了,每秒钟都有十发以上的子弹扫shè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上,儒生们不停地往前面冲,除了抛下一地地的尸体外,找不到任何其他意义。
  一个又一个儒生惨叫着被大口径的加特林子弹shè中,在绽放的血花中一片抽搐,倒在青石板砌就的古旧街道上。
  破庙中的皇室成员一个个震惊地看着那些儒生们,不敢相信这些本该文弱的儒生竟也会卷起袖子拼命。
  朱由检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片一片死去的儒生们,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大明天子的心似乎已经死了,甚至不会因为这些大明遗民的拼命激起一点波澜。
  也许这些儒生的拼命能让李植感受到儒家势力的强大,但这对于朱由检的大明江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而且以朱由检对李植的了解,铁血的李植根本不会因为这一点点小chā曲就放弃对儒家的追杀。在朱由检看来,这些儒生是在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很快,只有了一分多钟,街道上就倒下了三、四百人,冲过来的八百多人转眼就只剩下了一半。
  前面冲得最快的刹那间就被打死了。后面那些儒生并没有那么勇敢,终于害怕了,不再往前面冲。他们一个个弯腰甚至趴到了地上,试图躲避子弹。
  张宇冷笑了一声,挥手制止了机关qiāng的扫shè。
  地上已经是鲜血横流,红色的液体染红了所有的青石砖。还活着的儒生诧异地看着对面的机关qiāng,不明白为什么那边的杀人机器突然停止了。
  张宇冷冷看着还活着的儒生,沉默了十秒钟。
  这一瞬间,张宇成为了这个“战场”上所有儒生xìng命的裁决者。只要张宇愿意,他随时可以把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儒生全部打死。
  这种xìng命被别人抓在手上的感觉,一下子把儒生们所有的勇敢全部打灭了。他们惶恐地看着张宇,生怕张宇再次下令机关qiāng扫shè。
  张宇冷哼了一声,突然又一挥手。
  “哒哒哒哒哒哒!”
  机关qiāng又开始扫shè了。
  儒生前排的人群像是稻草人一样扑通扑通往地上倒。刚才那十秒钟的沉默突然间打垮了儒生们的愤怒,qiāng声再度响起时候,他们一下子完全丧失了冲锋的勇气。突然间还活着的四百多人全部放弃了冲锋,一个个全部往巷子后面逃去。
  他们毕竟还是要命的。
  有的人往街道后面逃,不过他们的逃跑的速度比不上子弹,很快被一个接一个地shè倒。还有一些儒生拼命地寻找街道上可以遮蔽身体的角落,希望借助建筑上的石材躲避子弹。还有一些人不顾一切地撞开了旁边民宅的院门,冲进了院子里躲避子弹。
  街道上的大屠杀很快就进入了收尾阶段。
  大概又打死了一百多儒生士绅,街道上堆满了尸体的时候,加特林机qiāng停止了shè击。
  张宇一挥手,两个连的虎贲军士兵上去抓捕那些闯入民宅的儒生士绅了。
  不过那些社会底层的百姓们比虎贲军很痛恨挑战李植的儒生权贵们,不等士兵们冲进民宅搜索,各个院子的百姓们就抓着菜刀把狼狈的儒生抓了出来,jiāo到了虎贲军士兵的手上。
  张宇看着街道上的情景,冷笑了一声,说道:“螳臂当车。”
  朱由检被街道上的血腥味冲了一下鼻子,有些无奈地吸了口气。
  很快,街道上又恢复了平静。街道两侧的普通百姓一个个重新打开了房门,开始观察血腥的战场。很多百姓都对这些试图冲击齐王新秩序的反动士绅十分鄙视,对着还活着儒生喝骂起来。一些百姓甚至冲出来,对倒在血泊中的士绅、儒生尸体吐口水。
  虎贲军的士兵开始搬运尸体,清理战场。
  又过了一刻钟,附近街道的一些百姓开始往这条血腥的街道走过来,来看热闹。不过没有一个普通百姓同情这些权贵和士绅家族的遗老遗少,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鄙夷的神色。
  朱由检看着那些百姓的表情,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显然,大明皇朝最不得人心的就是这些士绅和他们中的文官。这些人代表的是崇祯朝大明最yīn暗的一面,如果说锐意变法的朱由检还能让百姓们有些留恋的话,这些儒生和士绅唯一能激起的就是普通百姓对大明朝的厌恶。
  张宇冷笑了一声,不再观察街道上的情况,走到厢房里去喝茶去了。
  太子朱慈烺看了看街道上的尸体,走到朱由检面前说道:“父上,这些士绅受百姓厌恶,最不得人心。父上此时不如回避一下,免得让百姓觉得父上是同情这些士绅的,到时候失了民心。”
  朱由检听了朱慈烺的话,却是一动不动。
  在此时朱由检的心里,大明朝完了,那就什么都完了。在李植的手段下,大齐人心所向势不可挡。他不相信大明朝还能死灰复燃,此时什么民心什么人望,他都不在乎了。
  土地庙里一时间又安静下来,除了街道外面传来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