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2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张宇冷哼了一声。
  突然,庙外传来了一片呼喊声。
  张宇愣了愣,朝西面看了过去。
  那呼喊声不像是寻常的声音,像是一群人结伴而动。这呼喊声很急,显然有着明确的目标。听那声音,起码有几百上千人。如果张宇没有听错的话,这一群人是从土地庙外面的大街上直冲过来,直奔朱由检所在的土地庙。
  这是什么人?敢在虎贲军控制京城后在京城的道路上这样结伴疾行,大呼小叫?
  张宇眉头一皱,又冷冷看了朱由检一眼,冷哼了一声。
  “我今天早上起来就感觉手上血流得快,估计我今天是要杀人了。”
  听到张宇的话,朱由检脸上一凛。前几天,他还是这个帝国的主宰,随时掌握几十万人的生死。然而今天,这个虎贲军的小小副营长就可以在他面前作威作福,丝毫不把自己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不过朱由检实际上对那些呼喊声并没有什么期待,朱由检此时已经处于极度绝望的状态,他不相信有人能用武力打败李植,救出自己。
  张宇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就看到一个在屋顶岗哨观察的士兵跑下了岗位,跑进了破庙院子。那个士兵朝张宇敬了一个标准的虎贲军军礼,大声说道:“报告副营长,前面有一大群人拿着棍子刀剑往这边冲。”
  张宇冷笑了一声,问道:“多少人?什么装备?”
  士兵大声答道:“大概八、九百人,没有装甲,手上拿着的是棍子和普通刀剑,没什么攻击力。不过他们跑得很坚决,似乎很有决心。”
  张宇哈哈笑了笑,说道:“好了,有劫狱的。”
  张宇看了看朱由检,笑道:“大明的皇帝到底是个皇帝,终究有些支持者。”
  不过张宇的笑容一闪而过,他一挥手,冷冷说道:“架机qiāng!”
  几个连长大喊得令,便下去传令了。没一会,藏在门房里面的四挺加特林机qiāng就被抬了出来,摆在了破庙门口后面,对准了前面的街道。
  远处冲过来的人群越来越近,他们的呼喊声越来越大,吓到了破庙附近的行人和普通百姓。这样一片流水声一样嘈杂的呼喊声显然是一大群人,来者不善。周围的人都知道土地庙里关的是大明皇帝,他们下意识地逃离了这条街道。
  尤其是他们看到破庙门口的虎贲军架起加特林机qiāng后,就更是吓得不敢久留,纷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即便是庙墙外面一些想声援朱由检的零丁士子此时也放弃了在破庙附近徘徊的念头,一个个快步往南面和北面避。
  很快,破庙门口的街道上就变得空旷旷的,除了紧闭的院子门和商铺房门,什么都没有了。
  朱由检看着那四挺加特林机qiāng,脸上变得雪白一片。
  虽然在武清、宝坻等处的战斗情况还来不及传到朱由检耳中。因为战斗刚刚结束,王承恩就赶到紫禁城,京城就陷入混乱了,朱由检根本不知道加特林机qiāng在天津决战中发挥的巨大作用,也从不曾了解过这种超越时代的武器。但朱由检毕竟是有军事常识的,这些密集qiāng管集成一束,无比复杂精妙的qiāng械一摆出来,朱由检就明白这绝对是大杀器。
  再看看虎贲军副营长张宇自信满满的样子,朱由检更是对这种武器的威力产生了极大的恐惧。
  前面的那一大群人显然是为了自己来的,如果张宇用这种大杀器对付冲过来几百人,结果会是什么?
  朱由检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呼喊声越来越近,渐渐的,那一群人冲到了破庙门口的街道上。张宇终于看清楚了来人。
  那是一群有儒生组成的遗老遗少。
  来人有老有少,满头白发的老儒有好多,年轻气盛的儒生也有不少。这些人都穿着圆领,头上大多戴着方巾、儒巾。大多数人显然是富户甚至权贵家族的,一身锦绣,那一套圆领的料子就要十几两银子。也有一些人看上去是贫寒家族的读书人,身上的圆领是棉质的,甚至打着补丁。
  不过他们都一样读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儒家经典,一样已经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押在了大明以儒家治国的国策上。李植进入京城后,他们都同样失去了所有的前程,失去了一切。
  他们手上抓着长刀长剑,有些人还拿着棍子,一个个都瞪着眼睛义愤填膺,大有豁出去不要命的气势。
  对于大明来说,儒生、士子和文官这个群体实际上是朱由检十分讨厌的一群人。这些人贪得无厌,仗着有特权横行霸道,四处破坏帝国的秩序。正是因为这些人不jiāo田赋,而且帮助其他人不jiāo田赋,朱由检的大明帝国才会在鞑子和流贼面前那么脆弱,最后不得不倚重李植。
  最后导致了李植的崛起。
  然而对于大明帝国来说,尤其是对于因为李植而灭亡的大明帝国来说,这些人也是最忠心的一群人。因为一旦李植掌权,这些人学了一辈子的儒家经典圣人微言就全部没用了,这些人会失去所有的经济来源,失去家族糊口的能力。
  所以此时此刻,来救朱由检的不是朱由检倚重的新军溃卒,也不是朱由检几度变法所试图照顾的小民,而是这些即将失去一切的儒生士绅。
  京城中权贵众多,儒生士绅没有二十万也有十万。这十万人中大多数人都在李植的强大武力面前选择了沉默,宁愿被李植夺走一切也不反抗。但是无论哪个群体都有不怕死的,只是或多或少的问题。最后还是有近千人站了出来,冲到这土地庙附近要和李植的虎贲军拼命。
  这八、九百人冲到了土地庙前的两百米,却发现土地庙那边已经是高度戒备。虎贲军的士兵已经架起了步qiāng对准了这边,小小的土地庙庙墙上起码举着一百把步qiāng。
  更可怕的土地庙的门口摆着四台他们从没有见过的武器,看上去似乎十分强大。
  儒生士绅们对视了一阵,停下了脚步。
  这些帝国的遗民似乎并没有严密组织。他们停在土地庙外面好久,才勉勉强强选出了一个说话的。一个头戴儒巾的举人举着手上的一把宝剑,在众人的注视中往前走了一步,朝站在庙门口的张宇大声喝道:
  “逆贼!放了天子!”
  这个举人的喝骂声顿时激起了一片共鸣,几百人齐声怒吼:“天津逆贼!你们要弑君么?”
  “逆贼,胆敢邀买民心,行造反行径?”
  “放了天子!滚回天津!”
  张宇冷笑了一声,看了看身后的朱由检。
  朱由检看到了张宇眼中的杀气,脸上却只有灰心和失望。
  对于朱由检来说,失去了朱明天下,那就是什么都没有了。这几百儒生士绅虽然对大明忠诚,但对于整个江山社稷来说当真是无足轻重。作为做惯了皇帝的朱由检来说,这些人的生死也并不是十分沉重。
  现在上百把qiāng对着这些儒生士绅,最后什么结果朱由检也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