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2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黄色的脓液,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看到崔昌武的样子,李植不忍地闭上了眼睛。
  李植身边医疗官申余吉赶紧走了上去,摸了摸崔昌武的额头,又解开崔昌武的囚衣看了看他的身上,最后看了看崔昌武的腿脚,吸了口气。
  李植忍不住问道:“申先生,怎么样?”
  申余吉点了点头,说道:“君上,崔大人因为脚上伤口的化脓高烧发热。好在伤口化脓的时间还不长,而且其他的伤口都没有感染。现在看来如果切掉双腿,还能救活。”
  听到这话,李植眉头一紧。
  钟峰怒道:“申余吉,崔相公是君上的心腹重臣!他若是没了脚,以后怎么做事?”
  申余吉摇了摇头,说道:“镇北伯,小官也没有办法。按照王爷的医术和小官的行医经验,截肢是唯一的办法。”
  牢房外面的档头听到这些话,吓得小便失禁尿了一裤子。他脸上摆得和纸一样,在地上拼命的磕着头,很快就把额头磕破了,一头的血。
  李植皱紧了眉头,没有说话。
  听到众人的议论,地上不停发抖的崔昌武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王……王爷……?”
  李植蹲了下来,抓住了崔昌武的手。
  崔昌武仔细看了看李植的脸,看了好久才确认确实是李植,突然笑了起来。那满是伤痕,脏污无比,又因为高烧而发红的脸庞笑起来,让李植看的心里一紧。
  “果……果然……果然还是……王爷赢了。”
  李植点了点头,用力摁了摁崔昌武的手。
  申余吉跪在崔昌武前面,说道:“崔大人,恐怕你的双腿是保不住了。”
  崔昌武听到这话愣了愣,努力低头看了看自己化脓的双腿,最后笑了笑。
  想了好久,崔昌武说道:“王……王爷,你切莫……切莫因为下属的双腿发怒。朱由检虽然倒行逆施,但是……但是……”
  崔昌武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接着说道:“但是,但是他此前还是锐意改革,一心救国的。他……他毕竟曾经支持过王爷,也曾经和江北军厮杀过。若是杀了他,恐怕……恐怕会有损王爷的声名。王爷的声名若是有损,恐怕推行种种政策时候就会有阻力,要杀人,会耽误很多时间。”
  缓了口气,崔昌武说道:“若是耽误了时间,天下的百姓又要多苦几年。”
  李植叹了口气,双手抓住崔昌武的手,说道:“首辅不要担心,我自有主意。”
  崔昌武看了看李植,笑了笑。他在高烧中,体力根本支撑不住。说完了话,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头一歪又陷入了昏迷中。
  钟峰咬牙说道:“折磨崔相公的命令肯定是王德化发出的。”
  李植看着地上的崔昌武,眼睛中怒意越来越盛。
  “就现在,传我的命令,在菜市口把东厂太监王德化五马分尸!”


第1113章 有罪
  朱由检站在一座京城南面一座非常破落的小庙里,双手被绑着。
  今天实际上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今天李植就要宣布最后处理朱由检和大明皇朝了。当然,于此同时李植也会宣布一个统治大明的新政权建立。朱由检不知道李植最终会建立怎样的皇朝,李植总是做一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李植是下凡的星宿,以前朱由检觉得这是一个惑乱人心的谣言。但经历了天津决战,朱由检也对这个事情深信不疑了。
  如果李植不是星宿下凡,怎么可能这么压倒xìng地摧毁大明朝,让朱由检成为一个亡国之君?
  朱由检早已经接受了大明朝的灭亡,此时到了关键的时间点上,他反而没有什么心情的波动了。他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已经变成灰色的了,像是一片繁华宫殿的废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让它恢复原样。
  朱由检的看守工作是钟峰负责的,钟峰很重视这件事情,加大了人手。具体看守朱由检的是三个连的虎贲军士兵,人数不少——毕竟朱由检是大明的天子,关系着天下的民心,不能出什么纰漏。
  而且和朱由检一起关着的不止有朱由检,还有皇室的二十七名成员,包括朱由检的妻室和儿女。
  小庙本是一座土地庙,并不十分宽敞,大概只有无间房子。此时挤着二十多个人,显得十分拥挤。朱由检的家属们脸上都十分沮丧,一个个无精打采地坐在房间里。
  一些胆小的女孩和妃子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泣,似乎是害怕就要被砍头。
  他们显然对未来的情况不看好。
  大明皇室和李植的关系现在很不好。朱由检把李植打为了逆贼,李植是率领虎贲军杀进京城的。如果朱由检愿意禅让给李植,那事情也许还有转机。然而实际情况是朱由检从头到尾不愿意对李植做一丝让步,无论怎么看,李植都不会对大明的皇室有一丝放过。
  朱由检的子女们都觉得这次是凶多吉少,无精打采地倒在庙里,打不起一点精神。
  朱由检也对情况不看好,虽然他在煤山自尽的行为被韩金信阻止了,但是在朱由检看来,那是李植要堂堂正正的处斩自己。如果让自己自尽了,那自己朱由检就是殉国,名声是很好的。自己名声好就会削弱李植的名声。
  所以朱由检觉得李植之所以阻止自己自尽,只是为公开审判处斩自己做准备。自己把李植打为逆贼,一旦得手那是要族灭李植的。朱由检不相信李植不作出反扑,现在李植赢了,可能自己的妻室和子女一个都不会被放过。
  朱由检透过破庙残破的庙墙,透过站在庙墙上的三个虎贲军大兵,看了看遥远的紫禁城方向,叹了口气。
  实际上,这些天还是有一些忠心明室的“义士”试图营救朱由检的。大明朝统治华夏二百多年,不可能一点忠心的人都没有。即便李植能够给予普通百姓美好生活,但是还是在明朝活得滋润的人注定在新朝落魄。
  这几天,就有不少人聚集在庙墙的外面,试图声援庙内的朱由检。开始时候他们的目的是给守卫皇室成员的虎贲军制造压力,或者说给李植制造压力,让李植知道天下还是有很多人忠心明室的,希望以此让李植不要斩首朱由检。
  然而他们的努力被虎贲军无情地驱散了,原先只有一个连的兵力被增派到三个连,更调派了经验丰富的副营长张宇来管理这三个连。三个连的士兵直接朝天开qiāng,吓退了那些试图在土地庙附近制造噪音的遗老遗少。
  从昨天起,土地庙附近就安静下来了。
  朱由检动了动绑在绳索里面的双手,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绑麻了。他看了看站在破庙中间的副营长张宇,发现张宇也在看他。不过这个虎贲军基层军官却对大明天子没有丝毫感情,明知道朱由检手上这样绑下去会受伤,也丝毫不准备上来为朱由检松绑。
  朱由检叹了口气,有些麻木地看着庙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