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2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陈大郎实在是挤不到道路前面去,不过他脑子好使,到后面的茶铺里寻了一把小铲子来。他在围观的人群后面挖土堆土,最后堆出了一个半米高的土堆,站了上去。
  人群里有不少天津密卫,看到陈大郎抓着铁器很警惕。不过看清楚那是一把没有攻击力的铁铲后,密卫就离开了。
  虽然距离官道有三十多米远,不过陈大郎站在土堆上面却把道路上的情景看清楚了。
  一队队的虎贲军士兵正走在道路上。
  不同于穷凶极恶的明朝兵痞,这些一镇九省的士兵是真正的军人。他们穿着黑色的军装踩着程亮的皮靴,背上背着新式携行具,肩上挎着漂亮的后装步qiāng。这些军人眼睛中充满了自信和坚定,却没有一丝一毫对百姓的暴虐和轻蔑。
  如果是明军这样走过官道,周围的百姓早就吓跑了。然而在虎贲军的面前,只要是汉人就不会感到一丝一毫的害怕。那些先进的装备和士兵们桀骜的表情给百姓们带来的只是安全感,大明百姓此前从未感受过的安全感。
  陈大郎看着那队伍整齐的虎贲军,啧啧赞叹。也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守护齐王建立的非凡疆域。
  陈大郎看着看着,摇头叹息,却突然看到前面行过来一大片赳赳骑兵。
  这一片骑兵是高级将领的卫队和齐王的亲兵。这些精锐士兵们控制着马速,昂首挺胸地骑行在官道上。
  然后陈大郎就看到了骑着一匹赤色大马的镇北伯钟峰。
  陈大郎不认识钟峰的大旗,但他前面的一个读书人识字。那个读书人突然身子发抖起来,身子一缩,小声说镇北伯钟峰来了,于是附近的人都知道那是齐王的元帅之一到达了。所有人都不敢再声张喧哗,只毕恭毕敬地朝镇北伯行注目礼。
  接下来过去的是平东伯郑开成和定兴伯李兴。
  李兴过去以后,陈大郎有些紧张起来,死死盯着道路的远处。
  果然,陈大郎看到了骑着一匹枣色大马的李植。
  李植并没有打出大明朝给予他的亲王仪仗。既然李植已经得到了天下,他就不准备再遵循明代的规矩了。作为一个穿越者,李植更喜欢简单的仪仗,他只是在自己的身后安排了四个强壮亲卫举着四面金色的“齐”字大旗。
  四面大旗足以表明李植和其他人的不同,更华丽的仪仗毫无意义。
  李植骑在马上,安静地看着前方的北京城城墙,若有所思。周围的人在李植脸上看不到一丝欣喜和激动,只看得到那令人敬畏的沉静。
  李植不像是一个征服了明朝的新君,却像是一个得到了新任务的行政官,似乎在思考新领地上的种种种种。
  陈大郎在猜测齐王在想什么。他在思考怎样将一镇九省的富庶文明,甚至更胜于一镇九省的富庶文明带到京城,带到整个大明?
  李植的淡然,却让周围的百姓更加崇拜这个即将带领汉人前进的新君。
  枣色大马所到之处,衣衫破旧的京城百姓像虔诚的信徒一样呼啦啦跪下。男人、女人、老人、孩子,所有人都将头伏在地上,高呼万岁。
  山呼海啸。
  陈大郎看着李植过来的身影,仿佛就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他仿佛看到自己坐上了李植的大船,在北美洲、大洋洲或是印度开垦了几百亩麦田,每天带领自己的五个孩子放牧、耕耘,过着自己从前不敢想象的生活。
  陈大郎脸上突然涌出两行热泪,他猛地跪在了自己的土堆上,和周围的百姓们一起齐声高吼:
  “万岁!”
  “万岁!”
  “万岁!!”


第1112章 截肢
  吱呀一声,东厂天牢的大门被脸色雪白的档头打开。那个档头是负责这一段天牢的番子头领,此时李植的注视下,这个头领却是满头冷汗,浑身战栗。
  打开这一段天牢的大门,这个番子却不敢带李植去找崔昌武。他猛地跪在了地上,如丧考妣地喊道:“君上!君上!小的当真是奉旨办事!当初天……当初王德化要对崔大人上刑,小的哪敢不从?”
  “小的心里,那是十分崇敬首辅大人的勇毅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刁难!”
  李植冷冷看着这个番子头领,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李植马不停蹄,急急忙忙从武清战场赶到北京,并不是忙着登基。实际上李植来的这么匆忙,主要是想早点看到崔昌武,看看崔昌武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论私,崔昌武是李植的小舅子,情同手足。论公,崔昌武是李植的心腹大臣,多次在关键时刻为李植冲锋陷阵,不可或缺。李植对崔昌武十分看重。如今崔昌武被朱由检关在东厂天牢中已经近四个月,李植很担心崔昌武的情况。
  东厂的番子在虎贲军进城后就逃散了,很多番子甚至直接逃出了城。韩金信花了一些功夫才找到管理天牢钥匙的档头,在城外的小村子里抓到了他。
  而从这个番子档头的慌张样子看来,崔昌武的样子很糟糕。
  李植从鼻子里喷了一股气出来,不等番子带路,就大踏步往天牢里走去。然而天牢中锁禁重重,李植只走了二十米就又遇到一扇铁门,被拦住了去路。
  钟峰看到李植被阻拦,猛地一脚踢在那个档头的脸上,把档头踢得在地上滚了两圈。“狗入的!聒噪个球?再不速速开门灭你三族!”
  那个档头听到这句话,吓得什么主意都没有了。他屁滚尿流地从地上爬起来,最快速度跑到了李植面前,手慌脚乱用了好久才打开了那道铁门。
  “君……君上,首辅就在前面。”
  李植往前走了几步,却闻到一股让人作呕的腐臭味。这种味道李植很少闻到,像是猪ròu放了太久发出的味道。
  李植脸上一沉,脚下一滞,往前走的步伐不由得慢了些。
  天牢的两侧牢房里关着一些钦犯。这些人中有不少是崔昌武的下属,有一些甚至是天津的老官吏,钟峰赶紧招呼人打开这些牢房,将牢中的干部们放了出来。
  番子档头手脚并用地往前跑了一百多米,走到了最里面一间牢房打开了牢门。然后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伏地说道:“君上,首辅就在里面了。”
  李植这才发现那股腐臭是从崔昌武的牢房里发出的。
  李植有些不敢往前走,闭了一会眼睛,才咬牙抬脚,走进了崔昌武的牢房里。
  牢房里,李植看到的是一个在草堆上不停发抖的病人。这个人接近昏迷状态,披头散发,头发脏得黏在一起,变成一缕一缕的。身上到处都是鞭刑留下的伤痕,在囚衣上染出了一道一道的红色印子。那囚衣原先似乎是白色的,但是此时已经变成黑灰色了。
  显然,这就是饱受折磨的崔昌武了。
  牢房中散发着一股恶臭,李植看了看,最后发现那股味道是从崔昌武的脚上发出来的。崔昌武的小脚大概是被刑具折磨过,整个溃烂了。伤口上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