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2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2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迈开步子继续往前面狂奔。他绕了紫禁城一圈,绕过巍峨的皇极殿,经过人头涌动的东华门,最后从御花园后面走出了紫禁城。
  一脚深一脚浅,朱由检走上了煤山。
  无比疲惫的王承恩终于追上了朱由检。
  他看着凄然往煤山上行走的朱由检,死死拉着天子的裤脚。
  “皇爷!皇爷不能轻生啊!皇爷,我们可以逃走啊!天大地大,皇爷只要隐姓埋名,哪里不能藏起来?江山社稷没了,把命保住,也算是为列祖列宗传递血脉啊!”
  朱由检眉头一竖,冷冷看着王承恩。
  王承恩被朱由检怒视,不敢再抓朱由检的裤脚,无奈地跪伏在地上。
  朱由检这才吸了口气,说道:“王承恩,你走吧!你去内库拿一百两金子,往西边逃!去甘肃宁夏找个通关商镇住下来,做点小生意糊口。”
  王承恩嚎啕大哭,拼命地在地上磕头,大声喊道:“皇爷,我不逃,你不能死啊。皇爷,你是天子,天子是不能死的。”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话,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王承恩,大明已经亡了,我已经不是天子了。以后天子是李植,你和李植有过jiāo往,你赶紧去天津效命,或许还能谋得一程富贵。”
  王承恩身子一颤,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朱由检不再和王承恩废话,继续朝煤山上走去。
  走着走着,朱由检找到了一棵树枝斜生的老树。
  走到树下,朱由检沉默了好久。
  王承恩跟着朱由检,站在朱由检身后许久,却突然看到朱由检从腰上解下了蜀绸腰带,将那白色的丝带绑到了树上去。
  朱由检抓了抓腰带,确认那带子确实绑紧了,才把自己的头发全部笼到了自己的脸面上。
  “大明亡在朕的手上,朕无脸去见列祖列宗……只是若非士子如此贪狂,朕何需喝李植这一剂dúyào?”
  “朕非亡国之君,然天下文官皆亡国之臣。”
  朱由检看着前方巍峨的紫禁城,惨笑了一声,准备跳上去自尽了。
  王承恩泪流满面,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皇爷……”
  然而身旁不远处十几米外却响起“啪”一声清脆qiāng响。
  周围有人。
  朱由检身子一颤,惶恐地看着周围,一下子停止了自尽的动作。
  岂止是周围有人?此时煤山上实际上有不少人!那声qiāng响后,无数穿着新式军装的天津密卫顺着qiāng声冲了上来。安平伯韩金信抓着绳子走在最前面,带着几百人呼啦啦走到了朱由检所在的树下。
  披头散发的朱由检后退了一步,诧异地看着韩金信。
  “韩金信?”
  朱由检认识韩金信,也能理解韩金信为什么能混入京城。作为李植的密卫领袖,韩金信有一百种办法混入城门。而且京城中有几百天津密卫也很正常。但朱由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韩金信会在此时出现在煤山上。
  自己要在煤山自尽的想法别人不可能知道,韩金信怎么会提前在这里组织搜索?
  李植真的是神仙下凡,洞知一切?
  朱由检却不知道,自己亡国后吊死在煤山是后世人尽皆知的事情。虽然此时这个念头是突然出现,但来自后世的李植却知道这个念头必然会出现。
  韩金信一挥手,让密卫上去把朱由检绑了。
  朱由检看着如狼似虎的密卫们,不敢反抗。王承恩却无法忍受天子受此大辱,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和密卫撕打起来。最后一个密卫忍无可忍,一棍子把王承恩敲晕了。
  朱由检看着王承恩额头上被打出的血,无奈地闭上了眼。被密卫一推,朱由检被押回了紫禁城。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紫禁城上已经树起了“齐”字大旗。


第1111章 未来
  京城的东面的郊野中,卖油郎陈大郎在密集的人潮中往前面挤,试图挤到道路的近处,希望能亲眼看一看入城的虎贲军。
  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看到大齐的新君李植。
  然而道路两侧的人是如此的多,陈大郎根本挤不进去。一眼望过去只看到前面五颜六色的头巾,根本看不到道路上面的情况。陈大郎焦急地左右挪动,却不能往前面前进一步。
  前天晚上虎贲军的先锋部队已经进入了京城,过程并不复杂。朝阳门上面的守兵听说了武清大败的消息后,没有敢阻止攻到城下的天津士兵。一千六百虎贲军的先锋轻松招降了整个京城的守兵,控制了北京城内外城十三个对外城门。
  紫禁城第一时间被虎贲军控制了。那天晚上城里到处都是冷不丁的qiāng声,陈大郎一晚上没睡着,时不时听到街道上有“踏踏”的军人脚步声,据说那晚死了一些人。到了昨天白天时候,已经传言皇帝朱由检被生擒了。
  大明朝完了。
  陈大郎的心情有些复杂,因为他从小生长在皇城脚下,从未想过有一天大明朝的天子会被外敌抓捕生擒。他更没有想过有一天皇皇大明会被人推翻,没想过自己能亲眼看到改朝换代这样的大事。
  对于自己熟悉的大明,陈大郎隐隐有些留恋。
  不过那一丝留恋实在太无足轻重,因为无论大明再正统,百姓的生活实在是太凄惨了。陈大郎心中更多的是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是的,灭亡大明的不是茹毛饮血奴役汉人的外族,而是给天下带来光和文明的李植。
  对于一镇九省的情况,京城的百姓比其他地方百姓更清楚。李植在一镇九省带来的改变是让京城百姓无比艳羡的。原先天津只是一个大运河上面的中转港口,挤满了一贫如洗的码头漕工和穷困潦倒的军户兵汉。原先的天津是京城百姓瞧不起的地方。
  然而李植统治了二十多年后,天津,或者说一镇九省,已经变成了一个桃源一般的地方。
  人人温饱,户户有余,官吏行必言法,权贵秋毫不犯。汉人的百姓在一镇九省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活着的尊严。
  陈大郎很羡慕天津的百姓,陈大郎和京城的其他百姓一样,满心希望也能像天津百姓一样过上那样的日子。但是在文官士绅控制的京城,这种想法只是一个幻想。无论朝廷怎么变法,控制基层的士绅们依旧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死死压迫着底层的百姓。
  然而今天,一切都结束了。
  明朝皇帝朱由检的新军全军覆没,虎贲军控制了北京城。街头巷尾的消息都说齐王李植会亲率大军入京城。毫无疑问,接下来新的皇朝将被建立,北京城和其他华夏土地一样,将由李植统治。
  对陈大郎这样的平头百姓来说,由齐王统治,就意味着富足的生活和挺直腰杆做人的尊严。
  明朝灭亡的一丝丝不舍,在大齐即将带来的美好未来面前完全不足一提。所有人都涌到城门外欢迎李植,欢迎这个不可思议的统治者。
  道路两侧的人群突然响起一片片叫好声,显然是一镇九省的军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