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2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都是心如死灰。
  他们开始逃跑了。
  他们不是往宫中的岗位上逃,而是往内宫两侧的宦官居舍那边逃。这些宦官们一边逃一边丢弃头上的三山帽,脱掉身上的宦官服,希望最快速度逃到住所那里去,换上一身平民衣服逃出紫禁城。
  虎贲军即将杀进京城,荣华富贵是没有了,接下来唯一能做的就是逃亡,就是保住这一副残疾的身体了。这些宦官们担心其他不明就里的宦官阻挠自己的逃亡,一边往后宫逃跑一边在紫禁城中大声呼喊:
  “新军败了!大明亡了!”
  “新军败了!逃啊!”
  听到这些宦官的呼喊,紫禁城中顿时混乱起来。勉强坚守在各个岗位上的宦官一个个都失去了秩序。紫禁城城门,城墙上的东厂番子们一个个都开始心猿意马。甚至就连无法在黑夜中远行的宫女们也开始往居所逃跑,再没有一个人待在她们本该待的地方。
  外面乱成了一片,坤宁宫中宫女们也开始偷偷地从坤宁宫后门逃跑。
  王承恩依旧在殿门旁边不停地嚎哭和磕头。
  朱由检的第三子朱慈炯看着王承恩的动作,脸上已经是雪白一片。他明白,新军一败,他朱慈炯就要从高不可攀的大明亲王变chéng rén人可杀可打的前朝余孽了。
  不过这个皇子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不再哭泣,突然大声说道:“父上!我们往西边逃。陕西一带沟壑纵横,陕西总兵秦可府忠心耿耿,我们逃入陕西,李植一时半会追不过去。”
  地上的王承恩听到这句话,擦了擦眼泪,抬头说道:“定王殿下,秦可府死战虎贲军,已经殒殁在大名府。”
  朱慈炯嘴巴一张,脸上更白。
  听到王承恩的话,太子朱慈烺牙齿一咬,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好久,太子朱慈烺才睁开了眼睛,躬身对父亲说道:“父上,现在大势已去,父上不如把崔昌武放出来,开城向李植投降。若是能在李植入城之前以禅让姿态迎接虎贲军,恐怕我们还能保全xìng命。”
  朱慈烺此时说的话是绝对的道理。此时保住天子家人xìng命的唯一办法是把姿态做足,如果朱由检愿意禅让,恐怕李植也不会多开杀戮。坤宁宫中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朱由检,希望他愿意放弃骄傲,作出理智的选择。
  然而心灰意冷的朱由检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苍白的脸庞看着外面越来越混乱的紫禁城,一言不发。
  时间一点点过去,随着消息的扩散,外面的宦官和宫女们几乎全部逃离了。诺大坤宁宫,只剩下十几个天子家人和几个最忠心的老太监。
  朱由检突然站了起来,右脚一抬要往前走,却差点摔倒在地上。
  太子朱慈烺赶紧上来扶他。
  朱由检却十分仇恨朱慈烺,猛地用力,将过来扶他的太子推翻到了地上。
  “孽障!给朕滚开!”
  朱慈烺被推翻在地上,狠狠摔了一下,诧异地看着他的父皇。
  “父上?”
  朱由检狰狞着脸庞怒视着太子,冷笑说道:“孽障!大明社稷都亡了!你还想着折辱朕!去给一个天津小贩禅让江山!”
  朱由检冷笑了一声,低声说道:“不给!朕不给!大明的江山是列祖列宗传下来的,这河山社稷,朕谁也不给!”
  王承恩跪在地上,张大眼睛看着固执的朱由检,拧紧了脸上的五官,似乎是在为天子的固执而无能为力。
  朱由检吸了口气,大步走出了坤宁宫。
  走着走着,他突然惨声说道。
  “亡了,大明亡了。”
  走在坤宁宫外面的甬道上,这个中年人左右看了看,却看不到一个坚守岗位的宦官,不禁凄惨地喊道:“亡了!朕把大明的江山给亡了!”
  朱由检一把抓着自己的皇冠,狠狠扔到了地上,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他猛地撕下了身上的龙袍,又将头上的发髻拔下,披头散发,只穿着一身雪白中衣走在甬道上。
  “不肖子孙朱由检,把祖宗的基业毁了,把天下送给了逆贼李植!”
  空dàngdàng的紫禁城御道上,朱由检猛地用手抓着自己的脸庞,嘶哑地说道:“不肖子孙朱由检!亡国之君!”
  看到天子的疯癫模样,坤宁宫中的皇族目瞪口呆。
  王承恩脸上泪如泉涌,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朝殿外追了上去。
  “圣上!圣上等等奴婢!”


第1110章 夜奔
  王承恩在后面追逐,后面竟无法跟上朱由检的步伐。
  朱由检披头散发,在紫禁城中越走越快。他从坤宁宫跑到了乾清宫,然后从乾清宫一路往西跑到了西华门。
  西华门上的东厂番子早已经全部逃走,只剩下两个老太监惊慌地站在城门上。两个老太监都是司礼监的低级内务,已经五十多岁。他们阉了后在宫中待了多年,在宫外已经没有了亲友,老了也干不了什么活,往外逃也是死路一条。
  此时听说新军大败,两个老太监已经有了和大明皇朝一起殉葬的决心。他们在城门上无助地坐着,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宦官们夺门而出。
  此时看到披头散发穿着一身白衣的朱由检跑过来,两个老太监竟没弄明白这是谁。
  朱由检一路狂奔跑到西华门,站在门边的小广场上呆立了一会,冷冷地看着鱼贯逃亡宫外的宦官和中年宫女们。那些逃亡的宫中人也不明白朱由检的身份,没人关注他。
  一直到王承恩上气不接下气地追过来,在后面大声喊“皇爷”,所有的人才明白这个披发夜奔的人是天子朱由检。
  城门上的两个老太监一下子张大了嘴巴,看着天子说不出话来。
  并不是所有的宦官都能称为太监,只有有了一定的身份和职位的宦官才算得上是太监。但即便如此,紫禁城中也有太多的太监,一些太监甚至一辈子都没机会和天子说上一句话。在西华门门上这两个低级太监的眼中,天子本是高不可及的存在。
  然而此时,失魂落魄的天子就这样孤零零地站在宫墙边。
  如果说此前“大明亡了”还只是一个消息传言的话,此时看到了朱由检,两个老太监就真正明白什么是大明亡了。两个老头一下子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扑通扑通地跪在了城门上,伏地不起。
  然而像这两个老太监一样的人并不多。
  听到王承恩的呼喊声,城门内外的宫内人只是看了朱由检一眼,就不再关注了。
  大明已经完蛋了,大家都在逃,就算天子有番子护卫前呼后拥,都没有人敬畏了。何况此时朱由检也已经落魄无比,披头散发一身白衣,失去了天子威仪。
  天子失去了威仪,那他就不再是天子了。
  所有人都忙着逃命,李植的政策如何没人知道,晚一步出城就多一分被虎贲军揪出来砍头的风险。
  没有人给朱由检行礼磕头,也没有人看朱由检。
  没人搭理的朱由检无比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