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
  陆化荣听到李植说和自己有仇,倒是有些紧张,呐呐说道:“李植,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李植笑着说道:“过没过去,是本官的判断,不需要你来决定!”
  陆化荣听到李植这话脸上一白。李植现在风头正劲,他不但有巡抚撑腰,而且据说养了一、两千彪悍家丁,十分有实力,已经不是清军厅同知可以欺负的小人物了。众人都议论说李植迟早还要高升。
  陆化荣现在,十二分不想李植记挂着自己。
  见李植记仇,陆化荣吞了口口水,转口说道:“李植,如今我来是想和你做生意的!你让我进去,我买你的无色玻璃!”
  李植冷冷说道:“和你没什么生意可以做的!送客!”
  在李植的撑腰下,几个家丁拿着棍子迎了上去,把陆化荣逼下了醉仙楼门口的台阶。
  陆化荣看了看李植,又看了看许敏策,一咬牙,默然离开了。
  见李植逼走了陆化荣,三楼窗户边上的大商人们都发出一片“啧啧”声,都赞叹李植如今平步青云,威势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若是以前那个没有官位的李植,在陆化荣面前哪有这样的强硬?
  大商人们看了一会热闹,又关了窗,回到了位置上坐着。
  李植心情很好,拾级走上了醉仙楼三楼。
  看到李植走进三楼大厅,豪商们都站了起来迎接李植。
  “李cāo守来了!”
  “见过cāo守大人!”
  “指挥佥事大人别来无恙!”
  李植看了看,发现天津八大商号有六家派人来了,有一些更是家主亲自来。加上身边的许敏策,除了陆化荣陆家其他七大商号都聚齐了。李植在人群里看了看,又看到了销售李家精布的董家董至义,以及卖碱面给自己的薛员外。
  李植拱手说道:“诸位坐!”走到戏台上,李植说道:“今天拍卖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了。以每月五十套酒具为一组,一共十组,大家竞价购买各组货物,出价最高者得。竞价成功的商家要jiāo一百两订金给我,然后择日jiāo割货物钱款!”
  顿了顿,李植又说:“玻璃酒具上市也半年了,大家都听说过这商品,都知道自家能把酒杯贩卖到多少两,大家竞价时候量力而为!”
  李植说完这话,让仆人们拿出几套玻璃酒具出来,装上烧酒分发到各个商贾手上,让他们再仔细看看。
  众人又看了那玻璃酒杯一次,不少人发出赞叹:
  “无色透明,晶莹剔透!”
  “有色的玻璃常见,这完全透明没有气泡的玻璃还真是少见!”
  “我倒是见过西夷贩来的无色玻璃杯,但那比李家的贵多了。”
  “这玻璃杯装上烧酒,倒似水晶杯一样。”
  李植见众人手上都有了玻璃杯,都鉴赏了一番,便让纺织工厂的经理郑晖站上台去做主持人,开始拍卖。
  玻璃酒器从底价三十两一套开始拍卖,五钱加一次价。
  “三十一两!”
  “三十一两五钱!”
  “我出三十二两!”
  第一组玻璃酒器拍卖时候,坐在下面的买家们琢磨着后面机会还多,还十分谨慎,加到三十五两五钱就没人再加了,让卖布的董家捡了个便宜。那董至义琢磨着这酒具卖到山东去能卖四、五十两一套,乐得眉开眼笑。
  第二组,竞争就开始了,直接把价格推到了三十六两五钱,最后源兴行的老板查云克抢下了第二组酒具。查云克是做通番海贸生意的,最清楚奢侈品的行情,也有销售奢侈品的渠道。他知道这三十六两五钱拿下的玻璃酒具能赚不少银子。
  第三组、第四组,价格一点点上去了。到了第八组,价格已经涨到了三十九两,最后查云克又拿下了第八组。
  第九组、第十组,价格都稳定在三十九两。
  最后一场拍卖下来,李植收到了一千两订金,以平均三十七五钱的价格卖出了五百套玻璃酒具。按这个拍卖的情况,李植算了一下账,算下来玻璃作坊每个月的盈利增加到了一万七千两。这利润和纺织工厂和肥皂作坊加起来差不多。
  这是一大笔财富,能让李植做很多事情。


第0108章 招募新兵
  李植正在那里兴奋,源兴行的老板查云克走了上来,说道:“指挥佥事大人好大的买卖!”
  李植笑道:“查老爷买了两组酒具,也能赚不少银子吧!”
  查云克说道:“我这两组玻璃的辛苦银子,和指挥佥事的利润比起来就实在是稀薄了!都说天津八大商号,我看早就该改成九大商号了!”
  李植知道这查云克做的是跑海的生意,一年获利不菲,卖两套玻璃酒具的利润对他来说不算大买卖。想到海船,李植随口问道:“查老爷出海赚的是大钱,查老爷的船是自己造的?”
  查云克见李植问起,想了想说道:“不瞒cāo守,我的船是自己找船匠造的。cāo守问这个,莫非也想做这跑海的生意?”
  崇祯朝时候大明开放了海禁多年,但对下海通洋的船只数量限制,只有领到市舶司“船引”的海商才能从福建月港出发下海通洋。这船引每年只有一百多份,都被一些最有关系的商人收入囊中。而有许多想下海却没有市舶司关系的海商,就只能走私了。
  但走私船被官方视为海贼,没有地方上的关系也是无法cāo作的。查云克是兵备道的侄子,而兵备道又管着天津海面的海防事宜,这才让查云克能放心地从天津扬帆入海。
  李植一个cāo守只管范家庄,想做这通番买卖目前是无法cāo作的,李植也是随口一问。
  李植笑道:“要是以后我想造船,便要找查老爷介绍造船匠人了!”
  查云克打量了李植一番,倨傲地笑了笑,大咧咧说道:“cāo守大人造船容易,能不能下海就两说了,海面上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cāo守如果要造船,尽管找我。”
  玻璃的买卖赚了大钱,李植就又在范家庄摆xià tǐ检帐篷,招兵买马。
  这一次,李植要再招募两千家丁。
  汝州之战让李植明白,这乱世里有兵才是最关键的。有了强悍的兵马,巡抚、总兵甚至总理都会尊重你。虽然斩杀的首级不能全部括入囊中,要分给其他高阶武官,但有了战功慢慢升官还是可以的。
  虽然大明的武官们都不认可李植的思路,觉得他是在用银子堆出一支强军,实在太败家。但这些人不知道,李植作为一个穿越者,赚钱并不是太难的事情,败家也不是一件傻事。
  只要手上有越来越多的兵,只要有慢慢提高的官位,李植就有了真正的实力,就能保护好自己的产业,就能赚更多的银子。
  而且说起来,明末的京畿是个危险的地方,女zhēn rén动不动进来劫掠一番。城池一旦被女zhēn rén攻破,往往就是一阵血洗。天津位处京畿东侧,自然不是安全的地方。从自保的角度出发,李植也要赶紧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