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1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他一生经历大战小战无数,却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战绩,胜则尾随携进,败则落荒而逃。
  在李植死怼大明士绅和文官的时候,瞿定胜选择了观望,不像其他武将一样和李植死磕。所以在崔昌武和张光航掌权后,这个兵痞成为了大明边军中少有的“开明派”,很快就掌握了山西镇的实权。
  这些年,此人的家族在山西霸占军田十几万亩,在山西镇的煤铁生意上上下其手。一镇九省的工厂从山西大量进口优质煤炭,其中不知道被这个兵痞贪墨多少银子。
  钟峰早已从韩金信那里得到了瞿定胜的情报,在钟峰眼里,对面的这个对手简直不值一提。
  对于大明的武将,钟峰素来瞧不起。而由这个兵痞瞿定胜率领的老式大明军队,钟峰更是赤luǒluǒ地鄙视。在钟峰眼里,自己是镇北伯,堂堂伯爵。让自己和这样一个瞿定胜对垒厮杀,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不过镇北伯钟峰手上只有三千人。
  在保定府,钟峰只有三千虎贲军,二百一十门迫击pào,二十门十八磅重pào。对面的瞿定胜手上有四万边军,骑兵一万六千,大小火pào无数。但是一开始,钟峰就决定最快速度结束这场令他觉得有些烦躁的战斗。
  李植给钟峰的要求是守住防线。但是钟峰不准备防守,他在第一时间派出了麾下全部的四十辆步兵战车,向对面的山西镇、大同镇明军猛攻。
  战场上的战斗十分激烈。
  这些年经过崇祯的新法改革,大明户部的收支情况大为缓解,发放到各边镇的银子也大大地充实了。所以此时四万明军全部穿着火红的鸳鸯战袄,一套套棉甲、锁子甲盔甲鲜明,战马膘肥,旌旗招展。
  这些边军甚至还广泛装备了各式火铳。四万步卒有六千多把鸟铳,八千骑兵精锐更有三眼铳。另外战壕中还有一些虎蹲pào、大将军pào。最显眼的是战壕中部的二十门红夷大将军pào,以西方的标准看,那是十六磅左右的铜pào。
  以大明的标准来说,这支边军是有战斗力的……
  可惜十七世纪水平的战斗力在步兵战车面前毫无意义。
  钟峰的步兵战车是大咧咧地朝壕沟压过来的,明军的士卒们充满了恐惧地看着这些钢铁战车越来越近,疯狂地动用一切远程武器朝战车shè击。鸟铳、三眼铳拼命朝战车招呼,然而这些轻武器打在战车上毫无作用。
  即便是虎蹲pào和红夷大将军pào,也shè不穿战车两厘米多厚的钢甲。
  看到战车以十几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开过来,瞿定胜面如死灰。
  作为一个大明的将领,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么坚硬沉重的战车是怎样在田野和荒原上跑出这样的高速的。
  瞿定胜下意识地想逃。
  作为一个兵痞,瞿定胜逃跑的功夫是一流的。他麾下的山西镇兵马无数次崩溃,瞿定胜却一次次逃出生天,所依靠的就是在关键时刻嗅出危险,撒腿逃跑。
  但是这一次,瞿定胜的理智却在阻止这个兵痞的逃跑本能。因为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是大明皇朝和齐王李植的决战,如果李植获胜,整个华夏就将全部被李植纳入统治。这一仗如果打输了,瞿定胜无路可逃。
  虽然瞿定胜的本能让他浑身战栗,但他的理智却死死把他钉在了壕沟里,让他坚持指挥战斗。
  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指挥的。
  壕沟中明军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气势非凡,怎么看都应该压倒区区三千虎贲军。但是明军却没有丝毫办法阻止步兵战车的逼近。在边军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四十辆战车很快就压到了壕沟上。
  明军的壕沟挖得并不宽,实际上大多数壕沟都只有一米五左右的宽度,这对于宽三米多的战车来说根本算不上障碍。步兵战车的驾驶员这几个月日夜训练驾驶战车,已经对cāo作战车十分熟练。很多步兵战车干脆直接把战车开到了壕沟正上方,利用步兵战车的长度横架在壕沟上方。
  战车发出巨大的轰隆声,凭借似乎可以碾压一切的履带越过壕沟。那气势实在太惊人,吓得战车附近的明军抱头鼠窜。
  无论明军这边有多少人,坚不可摧的战车都让边军们感到彻骨的恐惧。
  战车架在壕沟上,左方的后装pào开火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战车抵达壕沟,明军的战壕中顿时火花四溅,开花弹bàozhà形成的烟雾笼罩战场。
  当然更可怕的是加特林机qiāng的扫shè,集成一束的qiāng管高速旋转,暴风雨一样的子弹哒哒哒地shè在壕沟内。扫到之处,血花像是雨天湖面上的涟漪一样到处飞溅。
  任何一辆战车架到了壕沟上面,附近的一两百米范围就变成了屠宰场。
  山西镇和大同镇的边军们还没有见识过机qiāng的可怕,开始时候还试图卧倒在壕沟中抵抗坚守,甚至朝步兵战车shè箭,shè鸟铳。但是这种努力的换来的唯一结果就是死亡。
  一片一片的死亡。
  加特林机qiāng在怒吼,子弹扫过之处,只听到惨叫声,只看得到飙飞血液。
  瞿定胜看到三百米有一辆步兵战车,然后那战车前面的壕沟中就被机qiāng扫了一遍又一遍。躲在壕沟中的明军就像是静止的靶子,被地毯式扫shè的机qiāng子弹犁了一遍又一遍。
  身穿棉甲的明军士兵一旦中弹,就会猛地在壕沟中翻滚抽搐,甚至爬起来站起来挣扎嘶吼。随着机qiāng角度的往前延伸,一条壕沟就像是被一条被点燃的音信。机qiāng扫过的地方都会猛地动起来,到处都是伤员蠕动,乱抓,狂叫的身影。
  无论是穿着精良鱼鳞甲的明军将领还是穿着棉甲,不着甲的普通小兵,在大口径的加特林机qiāng面前,都是一qiāng的问题。
  被子弹扫中的士兵就像是屠宰场中被开口放了血的猪羊,在壕沟中翻滚,一片一片的,渐渐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明军边兵们往往在被打死一、两百人后就崩盘了,像是见了鬼一样朝没有战车的壕沟远处逃去。壕沟中很快就失去了秩序。
  步兵战车在一个位置扫shè一、两分钟,打死打崩视野内所有明军,就越过壕沟开到下一个地段,朝另一端壕沟轰zhà和扫shè。
  四十辆步兵战车就像是五十个死神,在壕沟的上方飞速地收割生命。
  瞿定胜张大了嘴巴,扑通一声跪在了壕沟中。


第1104章 王家
  壕沟中很快就血流成河。
  机qiāng造成的杀伤极大,而明军士兵在壕沟中是十分密集的。子弹创口中流出的鲜血飙shè喷溅,到处流淌,狭窄的壕沟很快就被鲜血灌满了。被步兵战车扫shè过的战场变成了装载一层红色液体的管道,弥漫着让人作呕的味道。
  瞿定胜所有的信心,在加特林机qiāng扫shè了两分钟以后,就崩溃了。
  四十辆步兵战车看上去不多,但加特林机qiāng的shè速实在太快,能在一分钟内屠杀一千多边军士兵。而且明军损失的不止是被shè杀的士兵,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