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1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就仿佛看到了胜利。虽然人数只是对面的几分之一,但是李植就象征着战无不胜。虎贲军的士兵们在壕沟中高举着步qiāng,发出震耳yù聋的欢呼声。
  齐王李植亲征前线,还有什么无法战胜?
  虎贲军那巨大的欢呼声传出了十几里,让京营新军的壕沟中一片死寂。
  本该拥有充分胜利把握的京营新军,竟在李植的威名下完全失去了信心。
  杨国柱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恐惧,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第1102章 决战
  随着望远镜中李植齐字大旗越来越近,杨国柱觉得心头的压力越来越大。
  杨国柱感觉自己已经不是明军,杨国柱现在站在李植的对面,觉得自己就是锦州的皇太极,青山口的多尔衮。自己既然不是李植的战友,就必然会被李植摧枯拉朽地打垮,就好像在这二十年中一次又一次发生的一样。
  杨国柱多次和李植一起并肩作战,他清楚地记得一支又一支劲旅在虎贲军面前崩溃的场景。
  压力下,杨国柱胸口剧烈起伏。
  这场战争是讨伐天津一镇九省的战争,却也是大明的生死战。如今全国各地的人心都倒向李植,百姓们与其说是羡慕一镇九省的百姓,倒不如说是希望李植取代天子统治大明。现在天子已经把李植打为逆贼,可以说是彻底撕破脸了。如果李植赢得这场战争,二百多年得朱明皇朝就将毫无悬念地被李植推翻。
  杨国柱生是明将,死是明臣。虽然他曾经因为朝中jiān佞掌权而和李植一起兵谏,但是杨国柱绝对是大明皇朝的忠臣。
  现在天子已经孤注一掷,这场战争就是决定大明命运的决战。
  大明天子朱由检承受不了这场战争的失败,讨逆大将军杨国柱也无法承受这场战争的失败。
  然而无论能否承受,此时真正面临李植,杨国柱唯一能想到的结局就是失败。
  也许外国的军队面对虎贲军时候还不知底细,但杨国柱和京营士兵却对李植的辉煌太了解。百战百胜的李植和无坚不摧的虎贲军给人的压力,是致命的。
  杨国柱看着李植在壕沟后面的一个高地上摆出了指挥部。
  突然,他听到南面传来了隆隆的pào声。
  杨国柱放下望远镜朝南方看去,那边是山西总兵瞿定胜负责的南部战线。实际上因为杨国柱设计的主攻方向在武清县一带,瞿定胜那一带的京营新军人数并不多,大多数士兵是使用老式火器的边军。如果杨国柱不能抢先在武清突破正面的虎贲军,南面的边军和虎贲军的战斗结果是极难预测的。
  当然,“极难预测”是李植到来之前的战场形势。而如今看到李植亲自走到第一线指挥,在李植这个大明战神形成巨大心理压力下,杨国柱觉得战场形势已经完全改变,他下意识地觉得南部战线地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杨国柱不能让南部战线独自承担虎贲军火力。
  他脸上涨得通红,猛地一挥手,大声喝道:“全军出壕前进,使用曲shèpào攻击对面的壕沟。”
  听到这句话,周围的其他将官诧异地看着杨国柱。
  在大规模装备曲shèpào,也就是迫击pào后,壕沟不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曲shèpào的曲shèshè程可以达到五百米,远超一般步qiāng的极限shè程,所以曲shèpào可以在步qiāng的shè程之外轰zhà对方的壕沟。
  虽然曲shèpào轰zhà会遭到对方的还击,但起码可以实现对shè,这就给予攻击方攻击壕沟的能力。
  不过无论如何,藏在壕沟中的pào兵都会具有更好的生存能力,而进攻一方在平野上开火的pào兵则会更易受到伤害。现在战神李植亲临战场,杨国柱身边的京营将校们胆气已丧,一下子都忘记了自己是进攻的一方。
  他们看着杨国柱,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杨国柱脸上更红,怒视了一眼身边的将官们,大声喝道:“中路武清县若不能速胜,他路有败亡之险。传我军令!全军前进,以曲shèpào攻击对面之敌。”
  周围的将官们对视了一阵,竟没有人执行杨国柱的命令。
  杨国柱愤怒地瞪大了眼睛,将手放在了腰上的御赐宝剑上,差一点就要拔剑了。
  看到杨国柱的动作,周围的军官们才如梦初醒。传令的军官吞了吞口水,开始快步跑到后面一点的军旗处。
  杨国柱身后,令旗开始挥舞起来。令旗在一个接一个小山上传递命令,将杨国柱的军令传递到武清县四十多里长的壕沟战线中。
  过了几分钟,在整条战线上,京营的战鼓和军号响起。穿着大明赤色军服的京营士兵们提着米尼步qiāng,在军官的率领下走出了壕沟。
  不过面对对面百战百胜的虎贲军,面对大明所有士兵都无比敬畏的李植,走在武清县原野上的京营士兵们都有些战战兢兢。
  他们实在不知道攻击李植会是什么下场。李植从来不曾战败,难道京营能改变历史?
  虎贲军的中军处,气氛和草木皆兵的京营完全不同。
  李植身边,所有的虎贲军士兵们都充满了崇敬地看着李植,等待着李植下命令。
  李植是一镇九省的齐王,是虎贲军的军长,是所有天津士兵的统帅和导师,是给予千万百姓幸福生活的齐王。
  对李植的崇拜,已经不是一种尊敬,而近乎一种信仰。李植站在哪里,信心和决心就笼罩哪里。
  李植看着压过来的明军,摇了摇头。
  李植从来不希望看到汉人手足相残,尤其是不希望看到虎贲军杀戮没做过什么坏事的京营。
  但朱由检一手创建的京营新军这次占到了历史的对立面,试图以无知和愚昧挑战隆隆向“民族竞争时代”行驶的历史车轮,将大明重新拉回士绅和文官的封闭统治下。
  李植不得不对这些无辜的京营士兵举起屠刀。
  李兴看了看对面的京营士兵,哈哈大笑,说道:“螳臂当车,不堪一击。”
  李植缓缓说道:“愿此战之后,我炎黄子孙的qiāngpào再也不会对准同胞。”
  一挥手,李植大声喝道:“战车出击!击溃正面之敌!”
  虎贲军的中军处立即令旗挥舞,将李植的命令传达下去。原先停靠在战壕后方的一百辆步兵战车立即开动了内燃机,从车后方的排气管中喷出呛人的黑烟,弹动着震动着,一抖一抖地往前方压过去。
  壕沟中的虎贲军士兵们瞪大眼睛,看着这些轰鸣的战争机器扯拉泥土,从自己头顶上横跨而过。步兵战车轻易越过了壕沟,举着可怕的加特林机qiāngqiāng管和后装pàopào管攻向了京营新军。
  而三千名手持新式步qiāng的虎贲军士兵则跟随在步兵战车的后方和侧翼,协同战车攻击对面的六万敌人。


第1103章 保定
  保定府东面的战场上,钟峰冷冷看着对面的大明官军战壕。
  对面的指挥官是山西总兵瞿定胜,这是个典型的大明兵痞。
  瞿定胜是个十分油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