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1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已经是泣不成声,跪在皇极殿前面无声抽泣。
  朱由检没料到王承恩会在这个时候突然bào发,一下子也有些发愣。
  不过骑虎难下,现在岂有收手的道理?朱由检闭着眼睛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让小太监们把情绪失控的王承恩拖到了后宫去。
  “皇爷!皇爷收手吧!”
  王承恩任小太监们抬着自己,一边哭泣一边大声喊叫着,仿佛朱由检已经做了一件极为错误的事情。
  王承恩的话重创了武将们的士气。
  本来朱由检的战战兢兢就让即将走上前线的将领们心头蒙尘,此时王承恩的喊叫更是雪上加霜。武将们对视了一眼,只觉得朝廷的中枢层似乎处在巨大的压力和混乱中。这种情况下,在场的武将们不由得都沾染上一些惶恐。
  皇极殿上本来压抑的气氛无形中又凝重了几分。
  张光航眼睛一闭,似乎也有些踌躇。但他毕竟是个浑身充满了精力的男人,很快就睁开了眼睛。
  他大声说道:“圣上,开弓没有回头箭,此时我四十万王师如铁桶一般围着天津,处处都是以十倍的兵力包围虎贲叛军。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我们的局面都是有胜无败。这不是李植蛊惑了多少人心,也不是李植的虎贲军以前打了多少胜仗就能改变的!”
  张光航环视全场,大声说道:“以我的估计,一个月之内,王师必能攻破天津。”
  张光航的话,让本来极为低沉的皇极殿恢复了一些元气。
  山西总兵瞿定胜是世代驻守山西的兵头。他在李植南征北战的时代还不曾和李植合作过,和李植并没有感情。而李植整理田赋的新法运动,却剥夺到了他这样军头藏匿田地的根本利益,所以他和他麾下的军官集团是打心底里仇恨李植。
  他拱手出列,大声说道:“天子圣明,疾风知劲草板dàng识诚臣。李贼作乱国家危难之时,正是我等武夫以身殉国报效朝廷之日。圣上放心,我等将帅虽无金石韬略,却有碎骨之心。我四十万大军出征,一定为圣上dàng平天津,擒李植回午门问斩!”
  听到瞿定胜的话,张光航眉头一扬,大声叫好起来。
  杨国柱诧异地看向瞿定胜,不知道这个吃兵饷喝兵血的武夫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慷慨激昂。
  朱由检听到瞿定胜的话,也多了一些信心。
  他问道:“粮草军资,可都准备好了。”
  “讨贼大将军”杨国柱拱手答道:“万事俱备,只待圣上一声令下,四十万大军就可以迎头攻打虎贲军。”
  朱由检吸了口气,沉默了一会。
  似乎是终于作出了最后的决定,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传令各军!后日正午开始总攻天津!”


第1098章 天下
  李植坐在齐王府的大殿王座上,穿着代表着王爵的四爪金龙龙袍,目光一如往日的淡然无波。
  他静静地看着窗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但大殿中的其他官员将领却没有李植的镇定,他们一个个都十分激动。这些一镇九省的高级官员们一个个像喝了酒一样,脸上泛红,眼睛里闪着光。
  大明皇帝的大军昨天开始已经做最后的调动,如果韩金信的情报没有问题的话,明军会在今天某个时候开始攻击虎贲军。
  一镇九省终于和天子决裂了。
  不夸张地说,李植麾下的许多人都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这些年李植南征北战,生生将摇摇yù坠的大明朝扶了起来。李植不介意做含辛茹苦的救火队长,李植麾下的将领和官员们却心有不甘:凭什么让一镇九省做了这么多这么大的贡献,却始终要向皇城中的腐朽朝廷俯首称臣?
  李植率领一镇九省昂然向上,征服了无数的海外殖民地,将汉人的疆域扩展到前所未有的版图。李植麾下的武将都是李植用公德思想反复教育出来的,在这些武将眼里,有德者居之是这世间最大的道理,天子既然不如李植,就该让贤。
  一镇九省比大明其他地方文明富庶,如果天下由李植统治,对华夏百姓来说可以说是最大的福祉。
  所谓当仁不让,一镇九省的官员们早就希望李植更进一步了。
  但是李植在天津的权威有如炎炎烈日,以前李植没有挑战天子的决心,官员们不敢妄言。
  但如今好了,如今天子居然送上门来,把李植打为逆贼了。
  只要打败天子的杂牌军,整个大明都将由李植统治。换句话说,一镇九省的官员们也将变成整个大明的主人,拥有更大的尊荣和权力。
  虽然天子这次调集了四十万大军,而天津只有四万虎贲军,情况看上去有些危险,但一镇九省的官员们却丝毫不担心。一镇九省的官员有一种对李植的盲目信心,仿佛只要李植在,什么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天子的四十万大军再吓人,也无法动摇天津官员对李植的信心。
  李植坐在王座上,突然淡淡地叹了口气。
  “想不到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听到李植的这句喟叹,大殿中的官员们对视了一阵。
  李兴看了看李植的表情,拱手出列,大声说道:“王兄!天子倒行逆施,岂是王兄委曲求全可以改变?如今不是王兄反天子,而是天子反王兄。如今不是王兄一人对抗朝廷,而是天下人都站在王兄身后要掀翻朝廷。王兄所做的,不是为江山社稷,不是为一镇九省的官员,而是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
  李兴这些年身居高位,在各个岗位上锻炼,早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这一番话说出来既符合现在李植手执大义对抗崇祯的大势,又契合他作为李植胞弟的地位,十分得体。
  官员们都对李兴投来赞赏的眼神。
  李兴说完,其他人更跃跃yù试,要催促李植早下决心。
  钟峰一甩官袍长袖,出列说道:“王爷!此时绝不是喟叹私情的时候。”
  “王爷南征北战,救下多少大明百姓?若不是王爷的舍生忘死,我大明能在鞑虏的铁蹄下岿然安立?能在士绅的侵蚀下守得元气?能在流贼的冲击下屹立不倒?王爷朝闻天子令,夕不敢留营安睡,生生以一人之力将皇帝的威望树立起来。”
  “然而天子是怎么对待王爷的?王爷dàng平鞑虏,他竟不给王爷封王!一直拖到流贼威逼京畿不得不求助王爷,才勉强给了王爷一个郡王王位!讨价还价,首鼠两端。若不是江北军包围京城大明皇朝的江山社稷危在旦夕,天子哪里会让王爷变成亲王?”
  “在天子眼里,对我们一镇九省从来就只有利用!”
  “如今因为王爷要给天下百姓带去新法、文明和福祉,天子自觉无德无能,竟趁王爷被外族攻击的关头袭击王爷。”
  “这样的人,有何面目端坐于朝堂之上?”
  “王爷如今已经被皇帝定位逆贼,然此等非难不但没有打乱我一镇九省的人心,却反而让所有的百姓和官员们更加同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