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1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鼓作气,一定能直捣逆贼巢穴,扫清此二十年之大贼!”
  张光航的话掷地有声,说的铿锵顿挫。但在皇极殿上的武将耳中听起来却有些刺耳。比如此时被封为“讨逆大将军”“京营总提督”的杨国柱耳中,这话就有些不好听。
  当初杨国柱都在李植麾下血战皇太极,九死一生。张光航说李植是二十年之大贼,那自己当初在锦州血战的功劳岂不是被张光航一笔抹去?
  不仅杨国柱有这样的想法,其他参加过锦州大战,曾听命于李植的其他武将都有同样的想法。听到张光航的话,他们不禁都对视了一眼。
  张光航一番话没有激起武将们的气势,倒是引起了将官们心里的不满。
  看到了武将们的小动作,高坐在御座上的朱由检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
  张光航愣了愣,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就算要彻底清算李植的罪行,那也该在打倒李植以后再说。现如今大明军中许多良将都曾在李植麾下作战,一口气否定李植就是否定这些良将的资历,会造成预料之外的效果。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张光航决定揭过不提。他咳嗽了一声,转口说道:“如今我四十万大军已经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包围天津,李植已经是瓮中之鳖,毫无胜算。”
  张光航一挥手,兵部的两名年轻官员举着一张一人高的大地图走了上来,站到了御座右侧。那地图是仿造李植的军事地图测绘的,有着超越这个时代的精度,把京畿和天津一带的城市道路山川地理都标识得清楚。
  此时地图上更画着明军和虎贲军的兵力布置。
  武将们看到这张地图,都睁大了眼睛,仔细看着现在的形势。
  朱由检仔细看着地图上面的兵力布置。
  “武清县有六千虎贲军?”
  杨国柱大声答道:“圣上英明,为了击溃武清县的正面之敌,我京营已经布置了四万京营新军对阵此六千人。四万新军全部装备新式步qiāng,一七击一,此乃有胜无败之势。”
  朱由检看了看武清县的地形,思考了好久,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他又指向了保定府。
  “保定府有三千虎贲军?”
  山西总兵瞿定胜拱手出列,大声说道:“圣上明鉴,保定府已经被我山西镇四万边军包围。我四万边军虽然没有新式步qiāng,但这些年也广造火铳大pào,即便不能歼灭这三千虎贲军,但用壕沟战术拖住这三千人是有把握的。”
  朱由检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指向了东北方的丰润县。
  “丰润有一千虎贲军?”
  杨国柱大声喊道:“圣上圣明!丰润县距离天津四百里,是天津连接关外的要塞。这一千人要赶回天津战场需要十数天,吾等一致认为可以暂时不将这支孤军考虑在……”
  听到杨国柱的话,朱由检脸色一变,浮现出一股恐惧表情。
  杨国柱看到天子的恐惧表情,一下子愣住了,说了一半的话竟说不下去了。
  朱由检盯着地图上的一千虎贲军,脸上红了又白。在朱由检的恐慌表情上,百官们似乎觉得这一千人就会变成改变战局的决定xìng力量。
  皇极殿上的武将们吸了口凉气,都觉得天子的精神状态有些不正常。一支十几天路程之外的千人队伍竟让天子慌张这副模样,此情此景,让众人都有些哑然失语。
  武将们对视了一阵,让大殿中的气氛更加压抑。


第1097章 混乱
  许久,还是张光航出来打圆场。
  “臣以为,此一千人虽然路途遥远,但不得不防。可调宣府骑兵三千北上牵制之,以防其南下惑乱天津的战局。”
  朱由检听到张光航的这句话,脸上的焦虑表情才稍微减缓了一些。不过他似乎还有些担心,看着地图默然不语。
  底下的武将们已经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显然天子的表现有些失常,在武将们的心中,天子的表现不像是在考虑战局,而是因为对战局缺乏基本信心而在考虑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天子这种已经失去平常心的焦虑,显然是对战局极为不利的。
  朱由检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不再在这一千人的问题上纠结。
  吸了口气,他坐回了御座之上。
  “如今李植已经被打为逆贼,虎贲军已经被列为叛军,天津、山东的民心如何?虎贲叛军的士气如何?”
  听到天子的这句询问,东厂太监王德化愣了愣,有些不太敢回答。
  朱由检看向了王德化。
  王德化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拱手出列,说道:“回圣上,这些天逆贼李植治下各地的民间气氛十分诡异。因为这些年李贼广施小恩小给各地百姓,所以天津、山东和河南的百姓都不接受朝廷对李贼的讨伐……”
  朱由检听到王德化的汇报,不禁眼睛一闭。
  王德化看了看天子的脸色,低声说道:“实际上,在天津、山东、河南和东北各地,都出现了声援支持李贼群众yóu xing。这些yóu xing队伍打着旗帜在大街上来回行走,号召百姓支持李贼,和朝廷斗争到底。”
  听到王德化的话,下面的武将们都再次忍不住议论起来。
  朱由检之所以大张旗鼓把李植打为逆贼,抓捕崔昌武,就是为了争取一镇九省的民心。实际上如果朱由检不把李植打为反贼的话,朝廷和李植之间就还有缓和局势的可能。但朱由检此次孤注一掷,最终还是选择了将所有地牌全部打出去,和李植决裂。
  在朱由检的心里,二百多年大明朝根深蒂固,在民间一定是很有号召力的。虽然有些地方出现对李植势力的向心力,但是在朱由检看来那只是为了短期利益的表面现象。朱由检认为,只要自己旗帜鲜明地摆出和李植地决裂姿态,一镇九省的民心就会陷入混乱状态。
  然而想不到,一镇九省的百姓已经因为李植给予的温饱和文明打心底愿意追随李植。朱由检把李植打为逆贼,只是加速当地百姓抛弃大明朝廷的速度。
  王德化继续说道:“圣上,以奴婢掌握的情报来看,如果我们和李贼的大战陷入持久战,可能李贼控制区域的百姓会砸锅卖铁地支持李贼。”
  听到王德化的话,朱由检猛烈地咳嗽起来。
  站在御座一边的王承恩似乎是终于忍不住了,他猛地跪在了地上,大声喊道:“皇爷!皇爷!这仗打不得啊!天知道李植又发明什么新武器出来,我们就是四十万人也打不赢的啊!”
  王承恩说着说着,已经是嚎啕大哭。
  “皇爷,现在撤回圣旨还来得及!皇爷,现在收手吧!”
  “皇爷不能为了江山社稷不考虑自己的安危啊。李植要蚕食大明的天下,最终还是会给皇爷你一个好的归宿。皇爷为了江山社稷和李植死斗,倘若输了,那就是命也保不住了啊!皇爷,你不能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宗室皇族而以身犯险啊……”
  王承恩说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