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1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1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扔出去就可以bàozhà。
  在好莱坞的航海时代电影中其实就有很多这样的镜头,许多海盗船长都举着带引信圆形zhà弹。这种圆形zhà弹制作简单,高效实用,在十七世纪的欧洲和中亚已经广泛流传。
  小山上有不少这种zhà弹。在巴尔迪普的喊叫下,不少贵族和亲兵都点燃了zhà弹,往山下的步兵战车扔去。
  不过这样的努力无疑是蚍蜉撼树。
  zhà弹大多数都在山坡上就bàozhà了,偶尔有几颗滚到山脚下的战车旁边,也丝毫伤害不了战车两厘米多厚的装甲。
  战车完成了合围,火pào开始朝山上shè击。
  七十多门后装pào以十几秒一发的速度开始轰zhà不大的山头,贵族所在的区域顿时火花四shè。
  山上的人们很快就发现反抗毫无意义,全部紧紧趴在山石后面躲避pào火。
  二十辆步兵战车开动履带,开始朝小山上面压过去。
  山上的贵族们偷偷将眼睛挪到山石的一角,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一点点靠近的钢铁战车。他们无比惊讶地发现,使用履带地战车拥有远超普通车辆的通过能力。虽然最平缓的东面山坡已经被山石堵塞,但战车使用之字形行走,居然从小山的东南方向慢慢推进到了山上。
  巴尔迪普张大嘴巴,看着战车从自己的右边一点点绕了上来。
  距离两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战车右方的加特林机qiāng对准了巴尔迪普所在的一片山石。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战车一边往山头前进,一边使用机qiāng扫shè石头后面的中亚贵族。
  大口径的机qiāng子弹极具穿透力,从侧面shè击的机qiāng往往能shè穿一些山石,击杀山石后面的中亚贵族和亲兵。随着战车越来越往山头前进,加特林机qiāng的shè击角度越来越宽,被山下pào火和山上机qiāng夹击的中亚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中弹倒下。
  奥斯曼帝国的老人柯普吕律已经失去了所有分寸,只想在钢铁战车的qiāng下保住xìng命。他披头散发浑身泥泞,拼命地往山顶爬,试图躲避越来越近越来越精准地机qiāng子弹。然而他的运气不太好,爬着爬着,突然有一颗开花弹在他的右侧砸下。
  一声巨响,开花弹中shè出的弹片刺入了奥斯曼首相右胸,老人梦遭重创,惨叫着在山坡上翻滚起来,最后从一个较陡峭的坡面上滚了下去。
  巴尔迪普睁大眼睛看着被zhà死的柯普吕律,发现自己已经无处可躲。
  他猫在地上,手上抱着一个火yào筒。趁三十米外一架机qiāng没有朝他这边shè击的一瞬间,他猛地一跃而起抱着火yào桶冲向了步兵战车。
  他希望死之前带走一辆步兵战车。
  不过他的努力毫无意义,步兵战车的火力是jiāo叉的。虽然正面的步兵战车没有朝他shè击,旁边一架机qiāng却第一时间发现了他这个威胁。连续不断的机qiāng子弹像是锁链一样shè向了巴尔迪普,这个印度王公手上的火yào筒一下子就被shè进来的子弹点燃了。
  轰!
  巨大的bàozhà在山石之间zhà开,一朵蘑菇云从山头升起,巴尔迪普的身体被zhà成了碎ròu。
  巴尔迪普的死,让山上的贵族和亲兵们猛地一颤,彻底放弃了抵抗的想法。
  阿巴斯二世躲在一颗大树后面,将自己的长袍内衬脱了下来,高高举在手上飘扬,表示自己已经乞求投降。
  看到阿巴斯二世已经投降,其他的中亚贵族们纷纷举起白色衣物,表示投降。
  步兵战车停止了shè击。
  能够抓到活的,当然比运尸体回去更有价值。上百名虎贲军士兵从战车上走了下来,开始抓捕这些位高权重的中亚贵族。
  阿巴斯二世已经被神兵天将般的汉人军队彻底打垮。他浑身战栗,甚至在虎贲军大病捆绑他双手时候都不敢抬头,只不停地在嘴里念诵着什么。似乎是向胜利者乞求xìng命,又似乎是在为自己的愚昧和无知忏悔。
  一个虎贲军班长将阿巴斯二世攥了起来,他看着这个昨天还不可一世的波斯皇帝,轻蔑地笑了笑。


第1096章 千人
  崇祯二十八年七月二十三,大明天子朱由检坐在皇极殿高高的御座上,身上穿着本该在重大场所才穿的冕服。
  黑色冕服长袖上绣着跃跃yù飞的金龙,让人看上去就生出敬畏之心。但那华丽天子冕冠上垂下来的九道旒紞后面,却是一张苍白的脸。
  朱由检已经十几天没睡好觉了。
  历史上的崇祯朝只有十七年的寿命,大明朝能够跌跌撞撞地走到崇祯二十八年比原先多了十一年地寿命,可以说完全是李植一手铸就。
  北伐鞑虏,南平流贼,本来会在煤山上结束地大明朝靠李植的南征北战硬是支撑到了今天。
  这一点,李植明白,朱由检也明白。
  朱由检是个聪明人,他当然知道李植对大明朝的贡献。但所谓功高盖主,李植的贡献已经超过了朱由检能够承受的范围。朱由检最多也就是一个守成之主,面对李植这样一个救国救民的大英雄,最后竟变成无力弹压的境地。
  朱由检当然知道李植对大明有功,没有李植大明早就灭了几次了。但李植的声望已经超过皇家的容忍极限了。无论李植为大明朝的延续立下多少功劳,朱由检也不能坐视李植亲手蚕食大明,将大明朝一点点摧毁。
  天下民心一天天倒向李植,为了大明朝的延续,朱由检不得不和李植摊牌。
  但在这真正摊牌的时刻,朱由检却感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感觉万钧大山压在自己的头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李植过去的战绩,虎贲军百战百胜的雄风,当初江北军集结二十多万人在京城脚下一触即溃的情景像是梦魇一样压迫着朱由检的神经,让朱由检有些无法承受的感觉。
  坦白的说,现在的局势太好了,李植受到南北夹击,天津防守虚弱到极致。这样的形势让朱由检不得不出手。
  但是真的出手了,朱由检又怀疑起自己的决定了。
  朱由检每天晚上都在怀疑,从不曾失败的虎贲军会输在自己手上吗?
  朱由检不能输,他若输了,二百多年的大明皇朝就完了,几百万朱明皇子皇孙就失去了生机,祖宗传下来的江山社稷就毁在他一人手上。
  旒紞后面,朱由检苍白的脸上眼睛血红。
  突然忍不住,他咳嗽了几声。
  皇极殿内,一身戎装的武将们听到天子的咳嗽声,对视了一阵,都有些惶恐。大战在即,天子的身体却有些撑不住的趋势。
  张光航见皇极殿上的气氛有些压抑,赶紧站了出来。此时他已经被朱由检升为内阁首辅,是百官之首。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逆贼李植如今已成困兽之势,南方在印度受到西方诸国的合击,左右支拙。北方面临白夷挥师南下的压迫,内外jiāo困。逆贼在天津仅余逆军四万人,可谓不堪一击。”
  “如今我王师集结四十万人,浩浩dàngdàng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