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1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以后你大有机会仔细揣摩。”
  岛津光久也有些被战场上的全胜震撼到了,吸了一口气说道:“伯爷,印度联军的南部已经完全崩溃,我们不追么?”
  李老四一挥手,喊道:“追!当然追!六百辆步兵战车突击,追杀敌人的逃兵。”
  听到李老四的命令,旗号手立即将旗令挥舞起来,向前方的步兵战车下达了命令。
  南方的战场上,韦老大看到四面八方的印度联军退下去了,才舒了一口气,从步兵战车后面站了出来。
  他站在战车的间隙,对着张皇逃窜的奥斯曼土耳其步兵开了一qiāng。
  不过这一qiāng打飞了。
  韦老大正要重新装弹,却看到步兵战车的顶上盖子被打开,战车通讯员爬出了战车。然后战车部队的军官开始在战车顶上吆喝。战车的尾部喷出黑烟,然后过了几秒,一辆接一辆的步兵战车在草地上开动了。
  战车向前方前进,开始追击逃跑的奥波印联军士兵。
  韦老大这才转头看向了几里外的高地上,发现了命令全军追击的旗语。他从鼻孔里喷了一口气,开始朝身后躲藏在各处的连队士兵大声吆喝,命令士兵们追杀溃逃的奥波印联军士兵。
  小山上,阿巴斯二世看到高速追杀联军士兵的步兵战车,已经是yù哭无泪。
  步兵战车开得太快了,到后面竟有接近二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而穿着各式盔甲溃逃的联军士兵使用双腿奔跑,就算跑得断气也只能坚持十分钟每小时十公里的极速。
  所以阿巴斯二世就眼睁睁看着步兵战车离溃散的联军士兵越来越近。
  战车上的加特林机qiāng继续着这场大屠杀。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机qiāng扫过之处,联军士兵像是稻草人一样扑通扑通往地上倒。
  到后面步兵战车实际上已经突进了奥波印联军士兵的溃军中间,不但那些死神一样的加特林机qiāng在扫shè,那些战车前可以碾碎一切的钢铁履带也在碾压那些慌不择路的溃兵。
  战场的一角,阿巴斯二世看到八、九个溃兵在一起跑了好久,上气不接下气已经跑不动的时候,终于被后面冲上来的步兵战车压了过来。有七、八个士兵勉强往旁边一跃躲开了战车,但是还有两个溃兵没能逃出去,活活被步兵战车压到了车底下。
  像粉碎机一样的履带将那些溃兵的血ròu之躯猛地卷进钢板下面,将溃兵的身躯压成了ròu酱。鲜红的血液从履带下面迸shè出来,直溅到几米之外。
  溃兵往四面八方逃了十里,又被追杀的步兵战车打死了几万人。逃兵们开始丢弃盔甲,甚至将皮甲都丢了,只希望能逃得快一些。原先有十七万人的联军南面战线完全溃不成军,恐怕一个成建制的士兵都没法逃下来。
  小山上的中亚贵族们面如死灰,许多人都跪在了地上,yù哭无泪。
  战场上地步兵战车肆无忌惮地来回冲杀,而几十万奥斯曼人,波斯人和印度人没有一点办法。
  突然,柯普吕律身子一抖,猛地瞪大了眼睛,喊道:“糟糕了!”
  巴尔迪普抬起了头,看向了柯普吕律。
  柯普吕律看了看小山左边的十三辆步兵战车,又看了看小山右边的十一辆战车,脸上变得面无人色,嘴唇发抖地说道:“这些战车……这些战车已经包围我们这里了。”
  阿巴斯二世瞳孔一缩,猛地看向了周围。
  为了观察战场,贵族所在地小山距离南部战线只有十五里,直线距离并不远。步兵战车一直没有正面朝小山冲过来,山上地贵族们也不觉得步兵战车准备威胁这边的大本营。于是不经意间,追逐溃兵的十几辆战车已经若有若无地包抄到小山的左右。
  两侧的战车距离小山不超过三里。
  阿巴斯二世猛地冲向了小山山腰,往停马的地方冲过去。
  山上的贵族们如梦初醒,纷纷跟着阿巴斯二世往山腰上冲。
  不过贵族们逃得虽然快,却没有pào弹快。
  看到山上的贵族开始逃跑,包抄小山两翼的步兵战车图穷匕现,猛地一转弯,朝小山这边冲了过来。战车左侧的后装pào开始轰zhà半山腰的停马区。
  只听到连绵不绝的pào声响起,开花弹像流星一样砸向了半山腰的阿拉伯战马。bàozhà像是烟花一样在马匹的周围zhà响,一些倒霉的战马被当场zhà死。受惊的其他战马开始拼命挣扎,不受控制地和绑在木桩上的缰绳对抗。
  这些训练有素的战马本来是不可能拼命逃跑的,地上为了拴马打下的木桩并不牢固。但是此时pào弹打到了战马身上,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在高大战马的拼命拖拉下,那些木桩很快就被拖出了地面。
  后装pào的pào弹不断落在停马区,两百多匹战马很快就摆脱了障碍,朝四面八方奔逃而去。


第1095章 轻蔑
  等波斯皇帝阿巴斯二世冲到停马处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一匹战马。停马处唯一还有的东西就是空dàngdàng的拴马木桩,以及开花弹bàozhà后的刺鼻烟尘。
  阿巴斯二世惊恐地看着从两翼快速包抄过来的二十多辆步兵战车,看着那些战车上面的加特林机qiāngqiāng管瑟瑟发抖。
  奥斯曼首相柯普吕律也明白自己已经大难临头,惊恐地左右张望,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镇定。他一句话不和周围的其他贵族多说,只撒腿往西面没被战车包围的方向逃去。
  但是他此时太慌张,走了几步就摔倒在地面上,竟在山坡上滚了好几圈。
  印度王公巴尔迪普倒是有些血xìng,本来趴在地上嚎哭的他在生死关头突然爬了起来。他擦干了眼泪,朝周围的贵族们大吼一声:“下山逃死路一条,我们依靠山势在山石后面固守,战车要是敢上来就用火yào桶zhà它!”
  贵族们听到巴尔迪普的话,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他们看了巴尔迪普一眼,发现这个身材高大的印度王公眼睛里充满了镇定,便真的按照巴尔迪普的号召行动起来。
  三十多个贵族们的六百多名亲兵被动员起来,开始搬运山石堵塞小山东面比较平缓的一个坡面,试图守在小山上求生。
  阿巴斯二世看着巴尔迪普组织的局面,一言不发,只扶着一块山石不停地颤抖。
  睿智如阿巴斯二世,又岂会看不出这负隅顽抗的毫无意义。
  实际上,战场上一溃千里的杂兵已经没有任何战略意义了,现在步兵战车部队的指挥官只关心如何擒杀小山上的中亚贵族们。所以越来越的战车开始朝印度联军大本营所在的小山包抄过来,很快,不大的小山就被七十多辆战车包围了。
  七十多门黑洞洞的后装pào瞄准了山上的贵族们。
  巴尔迪普被pào管对着,有些沉不住气,大吼一声:“用zhà弹zhà他们!”
  实际上奥斯曼、印度和波斯也是有手榴弹的。这种zhà弹是圆形的,外壳是铁制的,上端有一个火绳引信,使用时候用明火点燃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