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抛shèshè程六千米。李植的pào匠们用铁芯铜体法铸pào,大概能让火pào轻不少。
  李植让pào匠们摸索试制,多试验几次不怕失败,只要几个月后能造出来就行。
  李植最后检查了一下玻璃作坊。
  玻璃作坊是李植第三个比较赚钱的产业,李植找李兴来一问,发现玻璃酒具现在已经供不应求。玻璃作坊每个月能产两百五十套玻璃酒具,五十套玻璃茶具。玻璃茶具还好,每个月能卖三十多套。无色的玻璃酒器则极为畅销,一上市没几天就立即卖光。
  而且玻璃酒器的需求似乎是越来越盛。不光是京城的人知道了玻璃酒具的好处,京畿各个府县也有来买的,甚至有南方的富商士绅也派人来买货。
  李植销售的一套酒具里面有二十个无色酒杯,能够两桌人使用。三十两一套的话,平均一个酒杯只卖一两五钱。和西方货船跨越重洋贩过来无色玻璃杯比起来,李家的无色玻璃酒杯就便宜多了,怪不得富商们都要抢购。
  虽然如今玻璃作坊每个月能为李植赚六、七千两利润,但显然这个产品的盈利潜力亟待挖掘。
  李植立即找来蔡怀水,让他马上动手,在原先的玻璃窑旁边再建一个新窑,扩大玻璃的生产能力。当然蔡怀水一个人干不行,李植又雇了六个工人作为第二个玻璃窑的员工,和蔡怀水一起建玻璃窑。
  蔡怀水建第二个窑子轻车熟路,只用了二十多天就指挥工人们建好了窑子。第二个窑子一落成,李植就让新窑子全力生产玻璃酒器。新建的窑子比老窑子多一个坩埚,将玻璃酒器的总产能扩大到了一个月六百套。
  玻璃酒器的招牌已经打出去,现在市场上供不应求,李植对酒器的销售有了新想法。
  李植要搞一个拍卖会!
  以拍卖的形式出售玻璃酒具,就能最大化每一批玻璃酒具的价格,实现最大的收益。
  拍卖会面对的对象,当然就是天津的豪商们。天津是南北漕运中转站,是商贾辐辏之地,豪商云集。这些豪商们买了李植的无色玻璃杯可以转贩到大江南北,获利高于李植自己在店里卖。李植面对这些豪商拍卖玻璃酒具,一定能卖出更好的价钱。
  而且卖货给这些商贾们,实际上也是给他们赚钱的机会,可以扩大自己的人脉。
  主意打定,李植就找到许敏策,和他商量开拍卖会的事情。
  许敏策听到拍卖会三个字愣了愣,问道:“拍卖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买家竞价,价高者得!”
  “原来如此!”
  许敏策早就听说了李植新开发的无色玻璃产业赚钱,此时听到李植要开拍卖会卖玻璃酒器,悻悻地说道:“贤弟买卖越做越大,各种点子层出不穷,愚兄都跟不上了。”
  李植知道许敏策这是想要好处,笑道:“我这次把每月六百套酒具分成十二个份额,其中十个份额拿来拍卖。我把剩下的二个份额,也就是每月一百套酒器以三十两一套的价格供给许大哥,让许大哥贩到南方去赚钱,如何?”
  许敏策闻言大喜过望,这一百套酒具贩到江南去估计能卖到四、五十两银子一套,刨去运费、钞关和人工费用,这一百套就是每月一千多两的利润。
  许敏策暗道李植是个识趣的人,自己把他介绍给巡抚没有错。
  不过许敏策又琢磨:这无色玻璃酒器大量销售,卖到五十两的价格也是极限了,到时候肯定要动用自己在江南的人脉网络宣传,这一千多两银子赚起来倒是没有肥皂买卖那么轻松。
  但有这么多钱赚,总是好事。
  李植向许敏策让利,也有自己的想法。许敏策和巡抚贺世寿实际上是一家人,许敏策在贺世寿的巡抚衙门里很有发言权,向许敏策让利实际上也是加深和巡抚关系的一种办法。
  许敏策得了好处,微笑着说道:“贤弟放心,我这就向天津所有大商人发下帖子,让他们到醉仙楼去参加拍卖!”顿了顿,许敏策又问道:“时间定在什么时候为好?”
  “就后天下午吧!”


第0107章 拍卖玻璃杯
  十二月的天津卫城,正是最冷的时候,冰冷的寒风从衣服领子的缝隙里往里面钻,让人手脚发冷。路上的行人们大多都穿着黑不溜秋满是补丁的棉衣,在肮脏的道路上快步行走。快点赶路早点进入没有寒风的室内,就是这些行人最大的愿望。
  而城西的醉仙楼里,此时却是温暖如春,十分干净整洁。三楼的大厅里摆了不少铜暖炉,让整个大厅保持在舒服的温度上,让聚集在这里的天津豪商们感觉不到寒冷。茶几上摆着的香炉里点着香料在烧,让整个大厅香气扑鼻。
  李植之前让醉仙楼的小二们按后世拍卖会的样子摆好了椅子,此时所有椅子都面对西面的戏台。天津的豪商们来了一大半,坐在椅子上jiāo谈议论着今天的拍卖会。
  此前许敏策已经把拍卖会的规则写在了请贴上,这些大商贾们都知道今天的规矩。
  “这拍卖真是个稀奇的事情!”
  “李家的新点子就是多!”
  “我今天就是来看稀奇的!”
  “别说,能买到李家的货是好事。看看许敏策,跟着李植赚了多少银子?”
  “啧啧,今天说什么我也要买到一个份额的玻璃酒具!我卖到苏州去!”
  众人正在那里议论,却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吵闹声。众人对视了一眼,走到窗户边把窗户打开来,往楼下吵闹处看去。
  众人看到了陆化荣。
  天津清军厅同知陆化林的弟弟陆化荣正要闯进醉仙楼,却被李植的家丁拦了下来。
  “你没有请帖,不能进去!”
  “你家今天请的是天津的大商人,我家老爷陆化荣是天津八大商人之一,凭什么不让我家老爷进去!”
  李植的家丁拿出腰上别着的短棍,大声说道:“我家老爷李植有令,今天醉仙楼包场!没有请帖的,不准进,硬闯者拿下!”
  陆化荣冷哼了一声,冲那几个李家家丁说道:“莫非你敢在天津拿我陆化荣不成?”
  李植的几个家丁对视了一眼,站直了腰板,大声说道:“硬闯者拿下!”
  陆化荣正要骂人,却听到背后传来冷冷的一声喝骂:“哪个敢闯本官的私宴?”
  陆化荣回头一看,看到李植和许敏策一起走了过来。陆化荣看到李植身上穿的大红武官官服,脸上一萎,有些失了气势——便是他大哥陆化林,穿的也不过是青色的正五品官服。虽说武官不值钱,那也毕竟是个正四品的官啊!
  更何况李植的实力不止是他的官位,他兵强马壮刚立援剿大功,现在是巡抚身边的红人。李植身边站着的许敏策,就证明李植现在和贺世寿关系匪浅。
  陆化荣看了看李植,咬牙说道:“李植,你宴请商人不请我?”
  李植淡淡说道:“你我有仇,你忘记了?我不请你没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