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0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00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人。”
  周围的王公们哈哈大笑,充满了骄傲和狂妄。
  六十万人三面夹击八万五千人,就是神也救不了李植。
  巴尔迪普拍了拍手上的前装线膛qiāng,大声说道:“李植还以为他的兵马都是神兵天将,我们的武器还是弯刀长剑,他可以一qiāng一qiāng把我们撂倒在靠近他们的步兵之前呢!”
  就连附近的贵族亲兵们也笑了起来,笑声像是一阵风,在满是中亚战士的草原上弥漫出去。
  柯普吕律摸了摸自己的头巾,笑道:“这次在印度击败李老四后,李植所谓的中南半岛就完全没有兵力防守了。我们的联军将继续东进,占领欧洲人称为东南亚的整个中南半岛。”
  阿巴斯二世听到这句话,才微微扬了扬眉毛。
  显然,阿巴斯二世对打败李植充满了信心。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打败李老四后继续西进中南半岛的事情。
  打败李植后,波斯帝国的疆域就将拓展到整个印度。而如果能继续占领中南半岛,他阿巴斯二世就将成为波斯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
  阿巴斯二世看了看柯普吕律。
  柯普吕律注意到了阿巴斯二世的眼神,笑道:“我们奥斯曼不需要中南半岛的土地。我们只要那片土地上所有的汉人和白银。”
  “汉人是最能吃苦的民族,我们奥斯曼要把中南半岛的几百万汉人作为奴隶运回奥斯曼。这些奴隶将为我们修建道路和城堡,帮助我们奥斯曼继续拓展我们的辽阔的疆域。”
  巴尔迪普想了想,说道:“以一千五百巴达索(十七世纪印度西北部流行的一种银币)一个汉人奴隶的价格计算的话,李植在中南半岛的几百万汉人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柯普吕律哈哈大笑,说道:“李植以为移民汉人到海外就能永远占领这些土地,却不知道自大狂妄的他是把汉人变成奴隶送给我们。”
  周围的贵族们听到这句话,又是一片哈哈大笑。
  在这些中亚贵族的眼里,既然双方兵力部署发展到现在的程度,战争的结局就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阿巴斯二世也笑了起来,下巴上茂密的胡子在风中飘扬。
  他举起马鞭往前一指,大声说道:“加速进军,让李植明白什么叫做一败涂地。”
  周围的传令兵骑着马匹冲了出去。没一会,无边无垠的印度联军中就吹响了悠扬的中亚海螺号。所有的士兵们都大声怒吼起来,加快了脚步,要将“孤军深入不堪一击”的明国军队歼灭在格拉克纳邦。


第1087章 陈幺儿
  陈幺儿看着草原上无边无垠的印军士兵,身子忍不住瑟瑟发抖。
  前面的印度联军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令人感到畏惧。
  陈幺儿是一名三等列兵,是韦老大的部下。他和韦老大的连队一起驻防在象耳山东侧的土坡上,躲在刚刚挖出的浅壕沟中。在他的左右,是虎贲军连绵十几里的环形战线。
  虎贲军的战线上有整整八万五千人,依靠地形在西北南三个方向挖出了壕沟防守。
  不过虎贲军的壕沟都挖得很浅,宽度不超过一米,想在壕沟内行走通讯基本不可能,只有最基本的遮蔽pào弹碎片作用。
  之所以这么简陋仓促,是因为印度联军攻上来十分突然,虎贲军没有当地百姓提供的情报,只能依靠散播在广大范围内的斥候侦查。然而印度联军利用本土作战的优势,行踪十分狡猾,虎贲军斥候此前并未能锁定印度大军的具体位置。
  直到印度联军昨天放弃了隐蔽,从一百多里外急行攻过来,虎贲军才真正明白了敌人的兵力布置。
  虎贲军的准备十分仓促。
  壕沟内外,各种人员在慌乱地奔跑着,将守卫壕沟需要的弹yào,淡水和物资抱进狭窄的壕沟中,时不时有各种东西从士兵的怀抱里掉下来,然后被手慌脚乱地捡起来。各级军官穿着军绿色的军官服在大声指挥喝骂着,场面有些混乱。而一线士兵一刻不歇,奋力挥动工兵铲挖掘土壤的样子则让气氛更加慌乱。
  陈幺儿脸色苍白地看了一眼远处压过来的印度联军,一咬牙抓紧了手上的工兵铲。他一铲子刺进壕沟中的泥土中,却不小心铲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只觉得虎口一麻,铲子就不受控制地从手上跳脱出去。
  陈幺儿身子一颤,只觉得双腿发软,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他突然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周围的其他士兵听到陈幺儿的哭声,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惊惶地看着陈幺儿。
  许久,才有一个叫做卢度的高大上士问道:“陈幺儿,你哭什么?”
  陈幺儿用头去撞壕沟边上的泥土,大声喊道:“完了!完了,我们八万多人被六十万人包围,他们八个打我们一个,这次是真的完了。”
  陈幺儿的话让所有士兵都心头一颤。
  虽然形势确实很危险,但自己在心里想和听到别人说是两码事。自己闷着头想还会怀疑自己想的不对,只要军官指挥官指挥若定,单个士兵内心的慌张会被镇定的军官感染,渐渐安定下来。但如果士兵之间jiāo流彼此的恐慌情绪,在言语中彼此确认现在的危险的话,就会数倍放大单个士兵的恐慌。
  所以军中临战往往不许士兵说话张望。
  现在虎贲军被印度联军包围,士兵们听到陈幺儿的嚎叫,恐慌程度直线上升。
  陈幺儿看了一眼卢度,眼泪像是泉水一样不停流下来,大声说道:“我们孤军深入一路攻到这距离海岸三千多里的内陆,补给线这么长。六十万印度联军人数这么多,我们只能守不能攻。中亚人只要将我们的战线一围,我们的补给根本运不上来……”
  陈幺儿毕竟从军五年,虽然因为胆小无能一直只是一个列兵,但对战争的种种要素还是很清楚的。对比周围的其他士兵来说,资历深的陈幺儿更明白仗是怎么打的。所以他的话一说出来,就让周围的士兵更加慌张。
  周围的士兵们对视了一阵,脸色都有些发白。
  虎贲军虽然经过严格的训练,但是依然是人。再铁血的军队,也是由普通人组成的,是人就会怕死。现在八万五千虎贲军深入到印度北方的内陆,以一敌八四顾无援,局面确实让人感到窒息。
  陈幺儿猛地倒在了地上,在壕沟里打起滚来,一边翻滚一边喊道:“娘啊!我的娘啊!我娘只有我这一个儿子,我还要回天津去给俺娘养老,我不要死在这天杀的印度啊!”
  “王爷英明一世,这次是真发昏了啊!这哪里是征服印度,这是让我们来印度送死啊!”
  看到陈幺儿的样子,周围的士兵们一个个都被感染了。有的人已经慌张地左看右看,似乎死战一场的斗志已经不稳。
  一些士兵抓着工兵铲坐在了地上,脸色凝重。几十名虎贲军士兵的士气一点一点往下沉。
  关键时刻,韦老大举着手qiāng冲了过来。
  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