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灵簿之主_第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重生之灵簿之主_第18章

小说:重生之灵簿之主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0:52:45


  “看样子,你爸爸什么都没有跟你说过呢。”陆盛堂看着陆芊芊的表情,什么都不知道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因为陆天元什么都没有说过。
  “是啊,爸爸什么都没有跟我说过,包括他是怎么奋斗的,怎么认识我妈妈的,爸爸什么都没有说过。”
  “你爸爸不说,也是情有可原的。”
  陆盛堂像是想到了什么。
  “那个年代不太平,治安不如现在,常有当地的流氓小混混欺他是外地人而作弄他,甚至有一次,你爸还挨了他们的打,一整担桃子都被踩的稀巴烂。你爸xìng子早熟,自尊心比同龄人都要强,又怎么肯吃亏?仗着不到一米七的瘦小个子,靠着一块从地上捡来的板砖,硬生生的让那流氓头子付出了血的代价,砸的那流氓头子头上开了老大一个瓢子,虽然他自己也被一群人揍的鼻青脸肿,几天下不了床。”
  “爸爸竟然还有这样的时候,真的太令人惊讶了。”陆芊芊想不到,陆天元竟然是这样的人。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在他的身边,可能也要说一生,干得好。
  “可不是嘛。”
  陆盛堂原本说话的时候,还是兴高采烈的,但渐渐的,表情就不是很好看了。
  “叔叔,你是不是想到了不好的事情了?”
  陆芊芊看着陆盛堂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不禁好奇的问道。
  “当时我在外县上初中,并不知道哥哥发生了这样的事,但是他还是一直没有间断的捎钱给我。直到有一天,我听老家来的老乡说,哥哥他捅了人,被关进了班房……”
  “!”
  原本,陆芊芊想着,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却不想却是这样的大事。进班房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是非常令人震惊的。
  “是,你没有听错。”看着陆芊芊震惊的表情,陆盛堂还是重复了一遍。“那是你爸事后实在气不过,在养伤的时候天天磨着那把刀,一下地就趁着夜色赶到当地,将那个流氓头子连捅了三刀,狠狠的报复了他!”
  “当然,流氓头子并没有死。”
  原本陆芊芊还在想,那个流氓头子该不会是死掉了吧,这可是大罪了。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了,要是流氓头子死掉了,哪里还有自己。可想法又被自己推翻了,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人命未必是最重要的。
  不知道为什么,挺了陆盛堂的补充之后,陆芊芊的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是什么原因,一个人都没有任何的资格,另外一个人的生命。
  “你放心吧,你爸爸不是那么有勇无谋的人。”陆盛堂看着变脸的陆芊芊,解释道。“我听你爸说,当时他刻意没有刺中对方要害,只是想让那个家伙吸取个教训罢了,告诉他咱们陆家的人,不好惹!并没有真的脑门一热就把人家的小命结果掉。毕竟,那样的话,一命偿一命,自己也将没好果子吃。”
  “嗯嗯,爸爸思虑的真周详。”
  陆芊芊点点头,别人把自己搭进去就不值得了,这样的教训也未尝不可。
  “可是叔叔,对方肯定不会就这样容易的让我爸爸离开班房的吧。”
  “可不是。”陆盛堂想,那个时候自己父亲也是愁白了头发,陆家没有任何的办法。“你爸被逮进去之后,咱们陆家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后来因为这事儿,你爷爷特地厚着脸皮回去求自己的前主,那个林姓的地主爷……”
  “林…姓的地主爷?”陆芊芊觉得,这个人的出现,并不是一个意外。“难道说?”
  “对,你想的没有错,这个林姓的地主爷,就是你继母林玉香的亲生父亲,因为本名叫林元焕,人们给了他一个外号叫做林员外。”陆盛堂肯定的说道。“这个地主爷啊,说是好人吧,那个时候哪里有什么好人?但是你要说他是坏人吧,又偏偏不是那大jiān大恶之人。”
  “看来,爸爸跟林玉香的事情,就是因为这个地主爷,才会出现的。”陆芊芊觉得自己知道了,就是因为这个地主爷帮助了自己的父亲,要不然爸爸怎么会娶林玉香?
  “咱们家跟林地主之间的渊源并不仅仅是这样的。”陆盛堂每每想到此处,就觉得可惜。
  “这个林员外如果剔除掉太过钻钱眼里这一点小毛病,甚至可以说是个善良的人,当初要不是你爷爷无意间把他心爱的典藏版的古董打烂,至于是什么古董,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物件肯定价值连城。反正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林员外也不会一怒之下把你爷爷赶出家门。知道我们家庭情况的他,也没有向你爷爷逼债,只是让你爷爷写了一张巨额欠条,并且还让他老人家承诺如果此生自己无法偿债,那便父债子还。”
  “我的天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那么这个还债的期限?该不会是什么时候还完什么时候结束吧。”
  陆芊芊无法想像,那个时候被称之为古董,而且是典藏版的古董,到底价值几何。
  “你说的对,就是没有期限的。”陆盛堂点头。“总的来说,林员外是个好人,虽然因为古董的缘故,他很不待见你爷爷,但是眼见你爷爷苦苦哀求,最后念及旧情的林员外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动用了点关系,把你爸给保释了出来。”
  “我相信,爸爸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陆芊芊换位思考,觉得如果这件事自己没有解决好,反而连累了家里的人受累,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
  “是啊,你爸爸就是这样的人。”陆盛堂点点头。“你爸出来以后,得知救了自己的人是林员外,二话不说就上门请求林员外收留他做长工,期限是终身,以替父偿债为由,当然所有人都知道他不仅仅只是为了还债,还有报恩在其中。”
  “自那以后,你爸就在林员外家中服侍,因他为人精明能干,而且吃苦耐劳,深得林员外器重,再加上林员外那几年身子骨越来越不硬朗,慢慢的,你爸一个年仅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小伙,竟然成为了林家的管家副手,替主人打点林家的营生。”
  “不得不说,你的父亲,他简直生来就是个商业天才!”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盛堂的眼眸中,迸出难以掩饰的崇拜与敬仰,饶是自身也已经达到这样的高度,记忆中的那个哥哥,仍然是他最为敬仰的存在。
  “如此看来,这个林员外还是很不错的嘛。”并不是谁都有这样的眼光、勇气,敢于使用年轻人的,就算是自己爸爸表现的那么好,主家不相信,什么都是白搭的。“知道什么是知人善任。”
  “是啊,就是太知道了,所以才会做了一些错误的决定。”
  陆盛堂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奇怪,好像是很生气又很开心的,矛盾表情。
  “林员外家里,本是靠着从事丝绸生意发家致富,后来在你爸经手生意之后,短短一年间,就使得林家的年净利润翻了整整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