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9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个人都发出自己最大的分贝,声嘶力竭地……

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像从后脑勺的位置钻进他的身体里。

他踏进眼前建筑物的正门,穿过建筑物,发现了另外三栋房子,它们绕成一个圈,中间是大片大片的草地,花坛,各种奇奇怪怪,十分美丽的花盛开着,还有个简单的体育运动场。队长顺着争吵的声音沿着走廊继续走,来到一处写着院长办公室的门外,许多身着护士服的女人围在门外,脖子全部伸着望向里面,感觉屋内还有许多人,她们是站不下了才站在外面听。还有部分人手捂着脸,像是在哭!

队长更加好奇,走到人群旁也向里看,没人注意他。他听见各种声音传出来:

“可是这么多人凭空就不见了!”

“那也不能报警!报警有什么用?能找回来吗?”

“就是啊!报了警我们谁能逃得掉?”

“他们都是被家人放弃了的精神病人,我们不说,谁会知道?”

众人七嘴八舌的,队长越听越疑惑……他挤进屋内,部分人疑惑地看着他,因为他的装束不同,又不是认识的人。

待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他了,争吵声也停下来了,队长站在屋内的正中央,掏出他的证件,“现在……”他转了一圈,以便所有人都看见自己的证件,也顺便将所有人都打量一圈。“你们不报警也不行了。”

世界瞬间安静了,随即传来一阵叹息。

一位年纪最大的男人走上前来,一脸惊诧,像要把自己的证件捧起来似的。

“警官……不管我们的事啊。”

“不用跟我说,这事儿不归我管,我算是检擦院那边的。叫我警官都有点不合适!这事儿要公安局的来才行,报警吧!您是负责人?”

“啊……唔,我是院长。”

第107章

“我刚刚听到,你们打算瞒过去是吧?”

另一个中年男人也扑过来说,“警官?喔不,检察官?我们不是故意不报警!”

“你是?”

“我是这里的主任,我姓程。”

“你说你们不是故意不报警?”

“是啊!山上唯一的两座电话,好几天前就全部坏了。”

“那么,你们不可以下山去报警吗?”

“院里的司机都不见了。车钥匙都在他那里!”

“司机不见了?”

“不只是司机不见了,病院的大部分病人都不见了。还有许多护士……”院长的声音颤抖着。

“什么……”队长有些慌了。

程主任补充道:“一夜之间,他们都不见了!”

“这么严重的事情!你们竟然想不报警,就这么瞒过去?”队长条件反shè地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看到信号格为零,才反应过来,这里没有信号!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昨夜跟上山来的老叶。他现在在哪里?还安好吗?都怪自己,为什么要派他跟踪晋然!晋然……晋然说过,他们会在端午节的时候,执行一个大计划……他在心里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你们见到过一个警察上山来吗?准确地说也是检察院的,反贪局的。”

程主任用手指着他,“你是说,一个姓叶的警官?”

“是!”

“他几天前来过,说是来见杨小姐!说到杨小姐……杨小姐也不见了!”

“什么?你是说杨宇的女儿杨木木也不见了?”队长心想,没了杨木木这块软肋威胁杨宇,这下他们反贪局的人算是摊上大事了。

“是啊!哎……”程主任左手背打在右手心里,“这可怎么办呐!”

院长在一旁站着,也止不住叹气。

看来,这两个人最关心的也是杨小姐,怕是不知道怎么向杨宇jiāo代吧。其实他们大可不必向杨宇jiāo代,或许,这件事情就是关律师搞的鬼呢?想把杨小姐送出国?可是……何苦搞这么大阵仗,搭上那么多精神病人和护士?他想起晋然招供时的话:“关律师和他的美国同学在利用香樟山病院的病人做着违法的事情,端午节之前,他们有一个大计划,所以关律师才会留一张纸条陷害我,目的就是阻止我继续调查。”

或许,是杨小姐搭上这场转移行动呢?

“那么……那位姓叶的警官,昨晚的时候,你们见过吗?”队长的手不自觉抓着程主任的衣袖,看来是太着急了。

“昨晚……”程主任低下头来,“我们……我们全部的人,都一点儿响动没听到。”

“怎么会?那么多人同时消失,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听到呢!”

旁边一个护士答道:“昨晚我们应该是被下yào了,今天我是最早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院里一个人都没有,刚开始我以为是因为大家都请假回去过端午了。但后来发现程主任和院长办公室都没人,那时候已经中午11点了,我才觉得不对劲!原来大家全部一觉睡到了中午。”

“都被下yào了!”队长一边在口中重复,一边整理思绪,“但是……刚才听你们的意思是,病院的司机不在了,但是车子还在对吧?”

“是!病院的一辆汽车和货车都还在,但是没人有车钥匙啊!所以下不了山报警。”程主任再一次强调自己不报警的“理由”!

“但是……消失的人怎么下山呢?总不能走下山去?”队长突发奇想,“会不会是藏在了病院里一处你们不知道的地方?”

院长摇了摇头,“不会的!那么多人,能藏在哪里?”

“多少人?”

“大概……两三百人左右吧。”院长回答,语气有些躲闪。

“两三百?”他定了定,又重复了一遍:“两三百人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吗?”

院长和程主任郑重点头,剩下的护士们看院长都肯定了,也跟着点头。

“除了住在1、2、3号楼自由级别的病人和部分护士以外,4、5、6、7、8号楼的病人,全部不见了。”一个护士小声嘀咕说,

“五栋楼的人……”原本听到两三百人一夜之间消失不见,王队已经有些震惊了,但是转念听这护士的话,顿觉存在蹊跷。他双眼直视院长,“两三百人?一栋楼只住了50位病人吗?就算你们的楼只修了五层,一层楼才住10个人吗?”

“我们……我们病院的病人比较少,没有……”院长的额头上早浸出汗来,“没有多少病人。”

“院长,这个时候……还要向我隐瞒人数吗?”

“哪敢隐瞒,我们病院就是这样,大多数病房常年空置着。”

队长抬起手,“算了,现在不与你争这些。”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我马上下山报警,你们待在此处,努力想想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给警方。”

说完,他向办公室门走去,此时,所有人排在两边,给他开出了一条通道。他迅速跑向自己的车子,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