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9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金政宇经过一辆辆的货车,走到最前面的那辆车后面,命令重新打开车厢门锁。他拿起手电向内照shè,电筒光一一扫过那群人的脸,没一个认识的。

“出发吧,一路顺风。”金政宇命令锁上车厢门,向下一辆车走去。

之后的搜查,他进行地越来越快,基本就是拿起手电向车厢内扫一圈,三秒之内就完成所谓的搜查。

搜查完的车一辆辆地开走了,东方的天边,慢慢透露出些许的微光,天要亮了,时间不多了。金政宇向下一辆车走去。就像之前车内的情况一样,在门锁打开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将头抬起来看向自己。这一次……有所不同,其中一人全程低着头。

直接告诉金政宇,就是他了。

金政宇踏上车,一步步朝那人走过去,都这样了,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那人还是低着头不动。

他站在他面前,“Hey!look at me!”

那人缓缓抬起头来,那一瞬间,他确认了,他就是那位叫做晋然的警察。他的脸上分明写着打算在自己拆穿他后想办法逃走,估计是把自己当做人质什么的,真是蠢。金政宇瞅了他两秒,假装没事似的,转身走了。他隐约听到,身后的警察长吁一口气的声音。

“出发吧,一路顺风。”金政宇命令锁上车厢门。

人已经找到,但是他还需要接着演下去,继续一辆辆搜查。

“打开吧。”金政宇用手电指了指车厢锁。

“不用了。”不知道又从哪儿窜出来的Ney说,“后面的车全是女孩儿了。既然没搜到,估计是潜伏在前三批的车里了吧。”说着他又抬头看看天,“天亮了,你也随便找辆车,走了。”Ney说完向后面的车走去,有个女孩儿被两个守卫架着,那女孩儿身上没有穿条纹病服,长相清秀,饱含热泪地盯着Ney,最终还是被塞进了车厢内。随后,Ney也坐进了那辆车的副驾驶里。

在女孩儿被架上车之前,远处站着一个人,正是哈维教授。他全程盯着女孩儿,表情恶狠狠地。

“难不成那女孩儿得罪哈维教授了,这般咬牙切齿地……”金政宇在心里嘀咕,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天边的微光已经照亮了四周的树木花草,香樟树的味道也比深夜里的更加浓烈了。

“哪个司机是韩国的?”金政宇站在剩下的几辆货车中间,用韩文大吼,接着一个韩国声音传来,“我!”他向那声音跑去,坐进副驾驶内。

他把手伸出窗外挥了挥,用撇脚的中文说:“拜拜!中国!”

第106章

今天是端午节,反贪局监视组的人仍然守在杨家别墅的四周,本来王队长打算向上面申请说放大家伙儿一天的假,所有的人都好几月没回过家了。可是自己话才说一半,上边的人就打断了他:

“此时正处于关键时期,再坚持坚持,等案子结了,给你们放大假!”

呵呵……放大假,切!

这几日的监视,一切如常,除了关律师的外国友人。

就在昨日,那位名叫哈维的教授,似乎与他的老同学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在晚上十点的时候,哈维教授摔门而出。

队长派了个人跟着,后来跟踪的人汇报说教授的车上了去樟县方向的高速了。队长便叫那人撤回来,毕竟哈维不是他们监视的重点。而且队长猜测,哈维肯定是要去香樟山精神病院,据资料说,他这次来中国,也是为了去香樟山病院做一些事情,这几年他来中国的行踪都是如此。

而一个美国教授为什么会选择姜堰市这么一家偏僻的精神病院做研究,可能也是因为他的老同学关锦年。关锦年和杨宇常年做慈善,香樟山病院便是他们资助的对象之一,所以,也是杨小姐“治疗”的地方。而为什么要将杨小姐送去条件很差的香樟山病院,而不是市精神病院,监视队长现在也没想通。前阵子,老叶去了一趟香樟山回来后,说是有一点点想得通了,因为那里的景色真的很美,适合养病。队友们却吐槽,杨家小姐才不是上山养病,她有什么病?还不是为了逃避刑事责任。

万一哈维教授有什么情况也无所谓,因为,香樟山病院已经蹲了他们监视队的人了:老叶。

晋然逃跑之后,队长就让老叶去香樟山山路入口等着,昨晚八点的时候,老叶汇报说,果然看到了晋然的车。他一路尾随着开上山了,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汇报是昨天晚上11点,说是马上就要到达山顶了。

之后便没了任何回声,队长倒不是很担心,因为之前老叶说过,香樟山精神病院处于山凹之中,或许是因为地势的缘故,那里没有信号,手机打不出来。

但是……此时已到中午,队长抬起手腕,手表指针已经指向1点,买饭的下属都已经回来了。大家在车里吃着盒饭,其中一人问道:“队长,叶大哥还没有消息吗?”

队长摇摇头,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老叶的微信,也没有他的短信。

收起手机,他快速扒拉着盒饭,“你们继续守着,待会儿我亲自上山去看看。”

另一个下属说:“不会有什么事儿的,不是说那里信号不好吗?”

有人反驳:“但是都这么长时间,该下山来了吧?”

“或许……”那人把饭吞下,“叶大哥人是下山来了,但是手机没电了。”

“怎么可能!车上不能充电吗?”

“那有可能是山上有情况,他还在监视……”

下属们七嘴八舌地吵着,队长更觉心烦,饭盒还没吃完,就将其扔进了塑料袋里。“别争了,我亲自去看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的。”说着打开车门,下了车,跑向小区外马路上停放的自己的车。

山路果然十分难走,弯道多,坡度陡,但是景色也十分怡人,就像老叶说的,是个适合养病的地方。期间,他又打了许多次老叶的电话,想着如果对方接了,就不必上山去了。但是,电话那边传来的,依旧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一直开到了山顶,手机信号一格也没了。队长的车从山顶盘旋而下,慢慢进入平直的主干道,两边都是枫树,此时是初夏季节,车窗外郁郁葱葱。混合着香樟树香味的风吹进车内,队长的心情都慢慢舒缓了些。他看到从枫林里透露出的红墙,想必那就是病院的围墙了。

没想到啊,市里条件最差的精神病院,竟藏在这般世外桃源的地方。

又开了一大截路,队长看到一处不同于红墙的颜色,那是铁门。右拐进去,开到大门前,将车停好。队长下来后发现,两扇大铁门有一扇半开着,便斜身走了进去。面前出现一栋建筑物,里面传来哄闹声。

像是一大群人各自说着自己的话,每个人都不同意其他人,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