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9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来,“怎么会?”

突然,窗帘处透进一束强光,那是货车车灯照过来了。晋然猛然想到,“对啊,地下室!那些上车的病人,不正是从地下钻出来的吗?这间房是Ney的,一定有通往地下室的入口。”晋然立刻关上房门,认认真真打量整个房间。

Ney的房间与杨木木和自己曾经住的屋子构造类似,简单狭小。一张单人床,旁边是个简陋的金属板衣柜。窗边下有个小桌子。剩下的,就什么也没了。地下室入口的话,只可能存在于两个地方:衣柜下,床下。

根据以往所看的电影里,在床下的可能xìng是最高的。他将床垫被子翻了个底朝天,却什么也没找到。“进来的时候床面干净整洁,如果入口真的在床下,张护士从这里下去的话,那还不把被子枕头全部掀乱。”他将目光移到衣柜处。

晋然打开衣柜,里面简单挂了几件儿衣服,有两套Ney以前穿的蓝色清洁工服,刚刚他看到的背影,Ney穿的也是军人一般的黑色装束。完全变了一个人的样子。这衣柜太小了,晋然又用脚踏了踏柜子底部,实心儿的。正待他准备转身去查看床底,余光瞅见一个黑色的盒子,它乖乖待在衣柜最里面的角落里。

晋然蹲过去,黑色盒子非常精致的样子。表面蹭亮,没有一点儿灰尘,看来是Ney十分珍视的东西。晋然扬起嘴角,看来是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吧。黑盒子的正面有个设计精致又简洁的“锁”。晋然掰弄了好几下,才将其打开。

盒子分作好几格,里面装了一些戒指,手链,耳钉什么的,晋然虽然对这些东西不懂,但是看样子,这些首饰的价格应该也不咋地。Ney收集这些女孩儿的东西做什么?难道男同xìng恋者喜欢打扮?但是也不至于将这般普通的首饰视如珍宝的珍藏起来吧?

整个盒子分作三层,第一层的格子里就是这些像女孩儿用的,奇奇怪怪零零碎碎的小东西。他提起第一层,下面就支起支架,将上面两层都支起来了。第二层里,有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倒是晋然喜欢的款型。他拿起来仔仔细细翻看,倒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字符,“切……还以为会有他们组织的什么标志,原来就是一普通帽子。”他放下帽子时,又看到旁边有一叠厚厚的信封,“这不会是组织的重要信件吧?”他拿起其中一个信封,封面上尽是英语或拼音,看收件人地址似乎是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他拿出里面的信纸,纸张已经微微泛黄,折痕有几处都破了,不知道被人反复看了多少次。晋然小心翼翼打开信纸,生怕顺着这折痕纸被撕烂。信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儿,晋然的英语停留在高考水平,许多单词他看着眼熟却不记得意思。但是抬头的称呼“my dear Ney……”他看得懂,原来“累”的拼写是N E Y,没有时间给他抠脑袋翻译信件。他猜测这是谁写给Ney的信吧。

将信装回信封后,他又看了看信封,特意找到寄件人的信息。看样子寄件人是中国的,因为写的都是拼音,除了一个单词a,什么什么……晋然顺着看过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拼音:huangyin

第102章

“不会吧……”晋然有些震惊。他又把那一叠的信封挨个拿起来看,所有的信,要么收件人是huangyin,要么寄件人是huangyin。厚厚的一摞信件,横跨整个太平洋,穿越两个国家,被送到对方手中。现在,其中一人已经死去,这些纸张变作他们俩jiāo谈的印证,被另一个人封藏起来。

晋然放好那些信封,开始看最后一层的东西,这一层有一个档案袋和一本册子。档案袋的封面写着“心雨飘香心理咨询中心”还有黄寅的名字,晋然顿了顿,想起这家心理咨询中心,便是假黄寅下山时杀的那位朴医生所在的心理咨询中心。那件案子,警方以自杀处理了,具体死因现在也不清楚。但他猜测朴医生一定不是自杀,而凶手就是这些所属物的主人:Ney。他取出档案袋内的资料,果然看到了那名姓朴的医生的名字。而令他更加诧异的是,上面写着黄寅的病症是:同!xìng!恋!

居然真的有这种事情,把同xìng恋当病来医治。晋然继续往后翻,看到了什么电击疗法第一疗程,影片刺激什么……“靠!”晋然越看越觉得难受。难怪那医生会被杀,这个档案袋应该就是Ney杀他的那天拿走的吧。

放好档案袋后,晋然拿出最后的那本册子,打开才发现是一本相册,所有的照片只有两个人,一个是Ney,另一个人晋然没有见过。但是不用想,一定是黄寅。

一张一张翻看过来,整个相册的主题就是幸福和笑容。两个大男孩儿在一起的各种笑容,在大街上,在咖啡店,在酒吧,在扶梯上,在沙发里,在路灯下……他们身高相当,身材相似,容貌俊秀,十分般配。不得不说,但看照片来讲,这是一对很幸福很幸福的恋人。

放好相册后,晋然长吁一口气,现在他知道第一层那些格子里的东西为什么廉价却值得收藏了。那些全是死去的黄寅留下来的吧,他戴了许多年的耳环,Ney买给他的戒指。那顶黑色的帽子可以将他藏起来,不用看旁人的眼光。

但现在可不是为这对苦命恋人怜悯的时候,他快速将所有东西复原后,关上衣柜门。

又在房间转了一圈儿后,依旧毫无所获。晋然掀开一点点的窗帘,看见外面草地上停放货车已经走了一大半儿,他的时间不多了,再不进入地下室他就得想其他办法混进病人队伍了。这样的话,只会更加困难。此时他站的位置就在靠近窗边的那张小桌子旁,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有的东西的位置不对。

首先是那张捆绑松果的椅子,按理它应该放在桌子的旁边,但它却在距离桌子很远的墙角里。当然,如果说是为了怕松果利用桌子窗户什么的逃跑,捆在角落里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毛巾的位置呢?

他进屋的时候,椅子和捆绑用的绳子在角落那边,但是塞嘴用的毛巾却在桌子下面。他在楼梯间的时候,没有听到松果大喊大叫的声音,只有身体的抵抗摩擦声。说明塞嘴的毛巾是在把松果弄进地下室下面之后再取出来的。然后张护士顺势将毛巾往上一扔,再关上隐藏入口的板子。

所以……毛巾的位置,就是地下室入口处附近的位置。

晋然立刻爬在地上,在毛巾的周围搜索着。

果然,在距离毛巾二十厘米左右的一个位置,他发现了蹊跷。在桌子腿儿旁的地方,有一块地板的缝隙相较于其他地板的缝隙宽了些,当然,若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察觉。他用食指轻轻扣了一下,传来空洞的声响。就是在这里了。他沿着这块地板的缝隙将其抠了起来,一个像井口般大小的空洞出现了。晋然向下看,一条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