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9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如果不出意外,他走一次来回需要分钟。从这间房走到左边走廊尽头再回来是两分钟。从这间房走到右边走廊尽头再回来是6分钟。”晋然快速计算着。如果这个守卫足够专业或者说死板。那么,他可以算好时间,顺利从这间房悄悄回到楼梯间,再回到一楼,解救那个被困在假黄寅房间的人。

2点05分,人影再次透过门缝,从右边移到左边。“这人还真是与机器一样,难道是日本人吗?这么机械、死板!”晋然看着手表吐槽,“真是一分不差啊一分不差!”

2点07分,影子如约而至,慢慢移向右边。晋然紧盯着手表的分针,等待它指到9时,就是他行动的时候了。2点10分的时候,守卫在走廊右边的尽头并且马上要转身往这边走来。从09分开始到10分之间,他必须跑到楼梯间处。

仿佛能够听到手表的秒针走动声,咔哒一声,分针指向9,晋然握住门把手快速开门,关门,轻声移动。就像停止呼吸的一分钟,他回到了楼梯间,且没被发现。他长吁一口气,轻轻踩着楼梯下去。

要怎么救他呢?估计还是得转到后面儿从窗户里爬进去才行,很快,他就已经到了最后的几阶楼梯。他没有马上踩下去回到一楼,因为,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谈话声。

“求求你。”一个女人的哀求。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为他好啊。求我干什么?”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倒不是男人刻意说反话,是好像真的不懂女人为什么要求他。

晋然攀附在墙壁上,探出半只脑袋。因为隔得很近,只一瞬间,晋然就认出两人来,因为这两人对他而言,都很熟。女的是张护士,男的是假黄寅,他们此刻正站在假黄寅的房门外,假黄寅的手握在chā进门锁的钥匙上,而张护士要阻止他开门的样子。

这又是闹哪出?缩回脑袋的晋然背靠着墙壁在心里说道。

“Ney,求求你,就让他留在这里吧。”张护士继续说。

原来他真正的名字叫“累”!我看他是挺累的,晋然在心里念叨。

“为什么?”Ney问。

“我不想他成为我女儿那样子。”

Ney好像被噎住了一般,隔了一会儿,说:“松果不是女孩儿。”

原来里面被关的人是松果,那个指证假黄寅是杀人凶手的精神病人。

“都一样。”张护士有气无力的说。

“不一样。对于我们而言,新世界就是天堂。”

“只是对你们少数人而言罢了。”张护士似乎哽咽了,“我女儿,我女儿……还有那千千万万个女孩儿,他们并不好。”

“张,这一次回去之后,你女儿的境况会不一样的。因为你完成了这次任务。”

“可是其他女孩儿呢?”晋然都仿佛能看到张护士的苦笑,“你们上面的人根本不清楚我们所遭受的状况。”

张护士还要再倒苦水。Ney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我都说了,松果是男的,不是女的,去到新世界16号,他会过得很好。”

新世界16号是什么?积存在晋然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

张护士语气软下来,“既然你是想让松果过得好,何不就让他留在这儿。”

“你认为这件事情之后,这家精神病院还可以安然存在吗?”

张护士不回答。

Ney继续说:“发生这么大一件事情后,这家病院再也不会有资金来源了,中国政府也不会再支持它的。程主任和院长不知道会不会坐牢,剩下的这些病人,这是他们最后一晚的安稳觉了。至于以后,政府会把他们安置在哪里,谁也说不清楚。”

第101章

“你我都知道松果是一个好奇心多么重的孩子,他会就着这几个月看到的事情,不停地去寻求答案,不停去告诉其他人。而外面,那些正常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他说的话,还会对他进行所谓的‘治疗’。说不定会像黄寅一样,被安排到一所没有人xìng的治疗所,最后被逼得自杀……”Ney说这些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晋然想起他调查的关于黄寅的资料,那个已故的真黄寅,是自杀而死的?这个一直在替他报仇的Ney,就是他的恋人。在调查到真相之时,晋然承认,他有一秒钟十分同情这个坏蛋。

但是……杀人终究是错误的。

“你跟本就不知道这个地区的人会对同xìng恋者、精神病人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但是我能保证,松果去到新世界,会过得很幸福。”张护士好像被说服了一样,或者她说不过Ney。隔了半晌,张护士问:“那么,杨小姐呢?”

“哈维教授说,关律师会派人在香港接走她。”

香港?所以那些货车会开往香港?这么远?晋然在心中想。

接着,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不一会儿,传来人挣扎的声响,估计是松果在拼命反抗。晋然继续躲在楼梯侧,打算等他们走之后,再跟上去。

“我去看看金政宇那边,好像有状况。”这是晋然听到的Ney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便没了其他声响。

两分钟过去了,也没听见两人把松果掳走的声音。他仿佛是听到了人走开的声音,但是很轻很轻,按理松果不会这么听话,如果说是给松果打了镇定剂,那么也会发出一些脚与地板拖行摩擦的声音吧?晋然不禁疑惑。他试着又探出半只脑袋,走廊那边,只有Ney远离的背影,他脚步轻盈,迅速拐出1号楼。晋然收回脑袋,Ney应该是去他说的什么金政宇那里了。但是张护士和松果呢?

早晚会出来吧,听他们的谈论,不是打算把松果也带走吗?晋然靠在墙壁,静静等着张护士带松果出来,他计划的是,反正一个女人他是有把握搞定的,到时候就把张护士打晕,然后让松果逃出病院,躲在某个地方等待他的同事救援。他自己则想办法代替松果的位置,混进他们运输车厢里。到达目的地后,他就能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再想办法取证,联系师兄,破获一起大案!

但是……想法是好的,现实是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也过去了,还是没见张护士把松果带出来。

晋然急了,他踏过最后几层阶梯回到一楼Ney的房间外,才发现房门大开着,里面空无一物。只剩下一把椅子,上面缠着一条捆人的绳索,地上还有一条毛巾。晋然捡起来,发现上面布满了口水,他发气似的将毛巾扔掉。

“这……”晋然在房间内转圈圈,张护士和松果呢?是自己没听见他们走的声音吗?“不可能!这不可能……”他分明只看见Ney走开的身影。

晋然在房间乱转,“两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掉了吗?”他其实心里已经在责怪自己没有好好jiān tīng,连人走掉都没察觉到。他捂住自己的脸狂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