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本想着从楼后的窗户翻爬进房间,却没想到后面会是那种情况。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从正门进不去,因为没有钥匙。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他最多去杨木木房门外确认她在不在房间内。理智告诉他,杨小姐是不会有危险的。

他要做的,是安全地躲过守卫的搜查,并且尽量搞清楚此处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他需要一件衣服:医院病人统一穿着的条纹病服。所以他需要去到二楼的病房,而楼梯间就在杨木木房间的旁边。

很快,晋然来到了杨木木的房间外,他左右看了看,此时此处应该不会有人了。他将耳朵贴近门,里面没有传来任何声响。他敲了两下房门,停顿几秒后又敲两下,里面仍旧没有传来声响,看来里面果然没人啊。就在晋然准备移步向楼梯间走去时,不知从哪里传来嘭嘭嘭的声音。晋然的脚步立刻挺住了,他又转过身来将耳朵贴近门面,嘭嘭嘭的声音却不是从里面发出的。

晋然疑惑的观察四周,屏息聆听,可此时,嘭嘭嘭的声音不见了,他又赶紧敲了两下,立刻又传来嘭嘭嘭的回应。这一次,晋然搞清楚了声音的来源,是在杨木木房间的隔壁。

那不是……那不就是假黄寅的房间吗?晋然紧锁眉头,移步到假黄寅的房门外,悄声问,“有人在里面吗?”里面传来嗡嗡声,就像是被人塞住嘴后发出的声音。晋然猜测是谁被关在里面了,估计身体被绑住了,还被塞住了嘴。一楼的窗户都没有防护栏,若是挣脱了捆绑,很容易就逃走了,实在是不适合囚禁人的地方。

这么分析的话,晋然认定里面关的人或许是不太重要的角色吧,但是既然被他发现了,还是要救的。但是他没有钥匙,只能先解决病服的问题再回来想办法救人。他悄声对里面说:“你等等我,我马上回来救你。”

里面嗡嗡嗡发出回应。

晋然快步踏上楼梯间,每一步都在担心会不会突然冒出一个守卫,他半躬着身子移动,随时准备擒制敌人。幸运的是,直到他踏上最后一层阶梯,也没遇见任何守卫者。二楼的走廊与一楼一样,一间间病房分布在左右,天花板顶上三两只灯,全部昏暗无光。

与一楼不同的是,这里的每间房间门,门上都有一扇可以观察房间内的窗户,就像普通医院里的门一样。

不知走过了多少间房后,晋然就近贴到一间房门向里望,他本以为这里的病人都到楼下集合了,进到货车厢里了,那样的话,他可以轻松地偷来一件条纹病服。可没想到,里面的两张床上,分明躺着正在熟睡的病人。晋然脑袋嗡地一下,这……他几乎条件反shè般侧过身子,背部紧贴在门上。门与墙之间凹陷进几十厘米的位置,刚好能藏住一个侧身站着的人。

晋然探出脑袋向四处打望,如果说病人们按照自己的猜想都去到了下面的草地,这里没有守卫还说得通。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栋楼里的病人似乎还都在,那么,就一定会有守卫才对!

晋然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小心翼翼打量走廊四处,果然,就在对面的走廊尽头,一个身形轮廓很像军人的人影正慢慢朝这边走来,估计由于灯光太暗的缘故,之前晋然和他都没有发现对方。晋然长吁一口气,想想刚才的自己多么危险啊。

看样子,守卫是在走廊来回走动巡查。怎么办,现在再冲出去,很容易被发现,如果站在此处不动的话,等守卫走到这里,被发现便是必然的。

病人的病房……他猛然想到,病房是可以从外面随手打开的吧?不然护士怎么照看病人?这也是与一楼不同的地方。他悄悄将手握住门把,尽量以最小的声响旋转门把,然后他感知到一点轻微的松动,门打开了。晋然慢慢挪动身子,在守卫到达之前躲进了病房内,再悄悄关上门。现在最怕的,就是病人突然醒过来,大喊大叫,他就完了!

晋然蹲在门后,看门下面的缝隙传来走过的人影后,才站起来,从门窗向外望。但是视线宽度有限,很快那名守卫的背影就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晋然转身环顾病房内的情况,房间十分狭小,除了放置的两张单人床外,只有一个小小的衣柜和靠近窗边的一张小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些杯子牙刷什么的。

晋然想也不想,直接向衣柜走去。

第100章

然而衣柜里并没有多余的病服,晋然翻箱倒柜,几乎把所有的地方都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他转念一想,是自己蠢!他们都是精神病人,怎么可能自己留着换洗的病服,肯定是护士们统一收集,统一清洗,再统一发放。

他又看看熟睡中的两个病人,看来,衣服只能从他们身上拔下来了。他仔仔细细打量了病人,好在他们都是男人,否则自己……就流氓了。

他慢慢伸手撩开那人的被子,病人呈大字型的样子睡着。这姿势很难脱啊,晋然暗自咂摸。他试着先从裤子着手,先是扒拉了前面,可是屁股紧紧压在床上,后面的裤子很难往下扒,如果太用力的话,又怕吵醒病人。

反反复复,一点一点扒着,花了许久,冷汗也出了一身,裤子才褪到膝盖。按理这期间也有几个动作,幅度比较大,但病人却连一个翻身,一点闷哼也没有。晋然的胆子慢慢大起来,动作也越来越大,但是病人丝毫不动。晋然不禁怀疑病人是不是死了,他将食指和中指放到病人人中处,平稳和缓的气息从那人鼻尖呼出。

“不会被下安眠yào了吗?”这种可能xìng倒是极大。晋然壮着胆子,抬起那人的手,再重重落下,病人依旧毫无反应。他又试着在那人大腿上掐了一下,依旧没有反应。晋然早在心里乐开了花,这是下了多大的量剂的yào啊哈哈哈哈……

他撸起袖子,三下五除二将病人的病服扒拉下来了。在换衣服的时候,他撩开了一丁点儿窗帘,这间房的窗户面对的是后院,晋然又看见下面正在上车的病人队伍。停放的车辆比方才更少了,估计好些车辆已经开到外面的枫叶大道上了。这里的视线比在楼下时要好,加上下面车灯明亮,晋然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些病人是从地下钻出来的。

难道是有地下室吗?他们只载走地下室的病人,所以这栋楼的病人才会被下大剂量的安眠yào。

换好衣服后,他又来到门后,向外打望。此时的视线之中,并不见守卫的身影。他蹲下来,静静地等着,等待门下缝隙处传来人影子。

第一次的人影从右边到左边,晋然看看手表,指针指向1点49分,两分钟后,1点51分,人影从左边走到右边。晋然站起来,从门窗看到守卫的背影走出视线。

在1点57分的时候,人影再次从右边走到左边,1点59分,门缝下的影子从左边移到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