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关律师当然能保护杨小姐的安全。这样一想,心里好受些,至少昨天所做的一切是有用的。他抬起头来,看见队长正在用一种审讯加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

“这说明你昨天给我们说的都是谎言。”

“因为我通知关律师了,所以杨小姐才会没事。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

队长一直看着他,不说话。

晋然想了想说,“我可以见一见去香樟山病院的那位同事吗?”

队长的眉头紧锁,看着晋然,又把身子往后靠,左脚抬起来放到右腿上。过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好啊。”

第94章

“你先告诉我,那张纸条的意思,我就让你见见去香樟山的同事。”队长给出了jiāo换条件。

晋然坐在床上,无奈地弓着身子,低着头说:“我真的不知道!”

队长站起来又想行使武力,仿佛能够听见他拳头握紧的声音。

“打!打!打!”晋然缓缓抬起头,“打死我,我也不知道纸条上写的是什么。”

队长收起拳头,掏出手机,拨通了谁的电话,对着手机说:“老叶,你进来一下。”

队长把手机揣回兜里,“你想干什么?”

晋然直接向后倒,躺在床上,双手jiāo叉垫着脑袋,说:“继续调查案子啊。我是警察嘛,被你们无缘无故关起来,但也不能误了查案……”晋然又把腿换成舒服的姿势,不停抖动着。

队长看着心烦,一把提着他的领口给拉起来。“坐好!”

与此同时,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走进来,面无表情,看着队长,好像在问,队长我来干什么?

队长抬手指指另一张床,“老叶,坐。”

那人像个小老头,严肃地看了看晋然后才坐下来,姿势端正。面相老,坐姿却像幼儿园的小孩子。晋然不禁瘪了瘪嘴。

“想问什么?赶紧!”队长说。

“叶?”晋然想问对方怎么称呼,但两人都不搭理他,“叶哥?”晋然似肯定似否定地称呼对方。

叶大叔眨了眨眼睛,以示肯定。

“您去香樟山了?”

叶大叔又眨了眨眼睛。

“见到杨小姐了?”

叶大叔继续眨眼睛。

“她身上没伤吧?”

“没有。”终于发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哑巴。

晋然抬起手晃了晃,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沟通,说:“叶哥您讲讲上山看到杨小姐的经过吧。”

叶大叔缓缓把目光从晋然身上移到队长那边,委屈巴巴地说:“王队,我们审他,还是他审我们?”

队长尴尬地挥挥手,“老叶你就说说吧,反正我也还没听到你的详细汇报,你只说了杨小姐没事。具体怎样的,你讲讲。”

叶大叔顿了顿,像是在整理思路,然后说:“大致五点左右,我才开车到香樟山病院,因为山路不好走,加上昨晚的暴雨。到了之后,一个自称程主任的男人接待我,他说杨小姐还在睡觉。我想想也是,那时太早了。等了许久后,一个护士才把杨小姐带来。我见她平安无事,便离开了。”

晋然有些焦急,手掌按着膝盖问,“从你到达香樟山,到见到杨小姐,一共等了多久?”

叶大叔眼睛朝上翻,努力回想着,“起码超过两个小时吧。因为我走的时候,感觉太阳已经有些晒人了,我到达的时候,太阳刚刚才冒出个头。”

“这么久……”晋然想了想,又问:“那么,杨小姐的神情有什么异常吗?”

“那里不是精神病院吗?”

晋然无语地张开嘴。

叶大叔也意识到杨小姐应该是个正常人,说:“我当时觉得整个精神病院都透露着不正常的气氛,倒不觉得杨小姐有什么异常。”

“您仔细想想呢?杨小姐是怎样的表情,给人的感觉是什么?”晋然全神贯注地问,队长狐疑地转过头看他。

叶大叔又翻翻眼睛,“她……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呃……看起来很不高兴!”

“你没有与她说话吗?”

“为什么要和她说话?”叶大叔反问。

晋然深吸一口气,拍拍大腿道:“我可以吃饭吗?好饿!”

“不要太过分!”队长低沉地吼道。

“我只是肚子饿而已。”晋然咂咂嘴。

“老叶,去给他弄几个臭包子。”

叶大叔站起身。

“让其他人去吧,叶哥我还有问题想问呢……”晋然尴尬地举起手,要抓住叶大叔的样子。

队长狠狠看了晋然一眼,他乖乖地收回手。

叶大叔也不说话,开门走了。

队长拿出烟盒儿,对着晋然扬了扬,晋然抽出一根,叼在嘴里。队长先给自己点上了,才把打火机扔给晋然。晋然点燃后,顺手就把打火机往自己衣服兜里揣了。队长用下巴对着晋然,伸出手,晋然乖乖把打火机还给他。

怎么可能让他留下打火机这种危险的东西!

两人安安静静抽了一阵子烟,最后队长一边把烟头按进烟灰缸,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到底在调查什么?”

晋然的烟已经燃到滤嘴了,他最后吸了一口,才把烟蒂扔进烟灰缸,“我说出来你会信吗?”

“看你说的是什么。”

“我现在是彻底知道关律师为什么会在我这里留张莫名其妙的纸条了。”

“为什么?”

“我说过了,转移你们的注意力。你不是不信吗?”

“我们组里这么多人,你以为你一个人就能够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那是不能,最多耽误队长您一点时间。但是能阻止我这个小警察调查案子啊,你们把我关起来,我哪儿也不能去。”

“呵呵……”队长冷笑,“你真有面儿,关律师亲自设计个大局陷害你?再说我们也不能一直关着你呐,放你出去后照样能查案不是?”

“问题就是在这儿,这个案子时间紧迫,必须在端午节之前查清楚!要不然一切都来不及了!”

“杨小姐杀护士那件案子?为什么一定要在端午节之前破案。”队长有点反感这小子转半天掉自己胃口,“据我所知,那件案子你们局里非常无能,一点有用的证据也没查到!”

“我说的不是这件案子。”晋然说完,起身到处走。

队长鼓着眼睛看他,“你干什么?”

“找水喝。”晋然转来转去,终于看到在进门口的柜子上,放着两瓶小的矿泉水。他拧开水瓶盖儿,仰头就喝!喝的时候,却用余光打量着门口的局势。门口进来的侧边,便是卫生间。

“你说的是哪个案子?”王队又问,显然刚刚晋然的话彻底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件案子,一直都只是我的猜测,连我师兄都不相信我。跟你说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