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松子被一qiāng打死的话,你身上是不是又要多背负一条人命?”

他戳中了自己心里最软弱的地方,她杨木木最会干的事情,就是在无意中害死别人。如果松果真的在追捕的过错中被杀了……她该怎么办?她还要怎么活下去!

“为什么总是干这种蠢事!”假黄寅朝她大吼,声嘶力竭,整个树林丛都回dàng着他的声音,他瘦削的脸颊上,肌ròu都在颤抖。接着,他紧紧咬住自己的后槽牙控制自己的情绪。

杨木木疲倦的抬起眼睑望着他,“求求你,不要杀他。”眼泪也同时落下来,“是我自己要逃跑,他只是跟着我而已。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再也不会起这些小心思了。你把我抓回去,关在哪里都行。”

Ney放开杨木木的头发,手停在空中。她的眼泪就像泉水一样,永远流不完。更可怕的,是那双眼睛,和黄寅自杀前的眼睛一模一样。

“求求你,都是我的错。”

Ney看着她,又想起了黄寅。他本是想要抚摸她的头发安慰她,却把手移到她的耳边,重重地扇了下去,咬牙切齿道:“对!无论什么都是你的错!”

说完转身走了,打耳光的那只手还在颤抖。用日语向身边的守卫jiāo代说:“两个人……不伤分毫地,带回我的房间。”

第93章

假黄寅的房间,松果和杨木木都被守卫者控制着,松果一直大喊大叫,大声骂着Ney。Ney直接就把他的嘴用东西给堵住了。

Ney用毛巾替杨木木擦拭脸,擦干净后,又用梳子给她梳头,杨木木麻木地受着。

“你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待会儿,需要你去见一位警察,别耍任何花样。不然……”他把目光转向坐在一边嘤嘤呜呜的松果。

“嗯。”杨木木答应。

很快,张护士也来了,她贴在Ney的耳朵旁,“听程主任说,警察是反贪局的。”

“反贪局?”

“嗯!”张护士点头。

看来不是关律师对他们不信任,而是反贪局的害怕杨小姐失踪威胁不了杨宇。yīn差阳错地,反贪局派来的警察居然帮助了自己。若不是他们急忙要见杨木木,大清早的五点就赶上山来,或许到明天他也不会发现杨木木逃跑了,到那时候,事情可就闹大了!

Ney这样想着,不禁笑了,对张护士偏头说,“带走吧。”

张护士客客气气地,对杨木木伸手道:“杨小姐,请。”

杨木木像机器人一样僵硬地站立起来,跨步往外走。

张护士一面跟在杨木木身后走,一面把待会儿该怎样回应警察,仔仔细细jiāo代了一遍。

那位反贪局的警察依旧一声不吭地坐着。直到杨木木进来了,程主任对他说:“杨小姐来了。”

警察立刻站了起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杨木木好一阵,“杨小姐什么时候出院呢?”

杨木木答:“不知道。”

张护士说:“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直到医生出具精神症断书,如果精神正常,便可出院。”

那警察点点头,也不说一声,迈出步子走了。很快,外面响起汽车的引擎声。程主任不知何时冲了出去,站在那车旁边,弯腰鞠躬。

杨木木看着窗外的jeep车开出铁门,铁门又缓缓关上,就像她所有的希望,所有的未来,都被关上了。她闭上眼睛,眼泪像雨水一样直线留下。

她的身后是张护士,而张护士身后是不知何时进来的Ney。Ney的目光穿过张护士,落在那张单薄的身影上,看了一阵后,悄然离开了。

昨天的暴雨夜,晋然满口鲜血,被反贪局的人驾着拖上了车。

“好啊!咱们按照规矩来,把人带回去审。”在师兄壮着胆子把局长拖出来压阵后,监视队的王队长这样说。

很明显,对方根本不把自己和师兄这样的小警察放在眼里。还有他们的樟县公安局局长也不过是渣渣。何况就如对方所说:“你们局长也是泥菩萨过江!”局长也被这次的贪腐案卷进去了,自身难保。

他们把挡在身前的师兄推开,提领着自己,就像拖死猪一样把自己拖着走,晋然当时脑袋昏沉沉的,眼睛也充血了,视线模糊,脚下没了支撑的力气。干脆闭上眼睛,任他们架着自己。

隐约间,他听到师兄还在身后同那队长争论,师兄的语气越来越没了方才的淡定和气势,分贝越来越高。但是声音再大,晋然听来都像是飘在一个不与他用维度的空间里。他甩甩脑袋,这次听得真切,师兄一字一句无比重:

“您就是打死我,我也必须跟着!”

队长轻蔑的语气,“那你就跟着吧,跟得上的话!”

晋然想转过头去告诉师兄,不要管自己了。但是似乎连动嘴唇的力气也没了。他看见师兄抓住队长的衣袖。

“你们不能再对他乱用私刑了,我会申请验伤的。”

“喔,呵呵……”队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身上本来就带着伤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没有打他。”队长甩开师兄的手,快步冲出门去。

晋然使出最大的力气发出声音,对师兄说:“师兄不用担心,是关律师陷害我,我是清白的,很快就会没事的……”他还没说完,就被人拖到门外的楼梯下了。师兄满脸焦急地跟着他,直到他被那群人拖上了车,那张像在便秘一样的脸才慢慢堙没在雨中的黑夜里。

晋然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晋然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哪家旅馆的一层。反贪局的总干这种事儿,说是请谁谁谁协助调查,也不把你带到正规的审讯室询问,悄悄地把人关在某个只有他们知道的地方。不把收了多少钱送了多少钱jiāo代清楚,他们就不放人。很多时候,家属一个月也没收到他们的通知,普通人一急,啥都说了。人了一圈,安安全全回家。

可是这招对自己有什么用?他什么也没干,重要的是,今天已经5月28日了。距离端午节只有两天了。他必须在此之前逃出去。晋然摸摸自己的脸,碰到了像是创可贴的东西,看来那群人还算良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自己的伤口消了dú,贴了几张创可贴。之后的时间里,都是他一个人呆坐在房间。门窗都锁住了,窗户还加了防盗门。好像这儿不是旅馆的一层,而是地下一层。

他的手机和手表等随身物品也不见了。房间内除了床和卫生间,连座机电话都没有,电视机也是坏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锁开启的声音响起,晋然瞬间从床上腾起,昨天的那位队长进来了。

他在他面前缓缓拉开椅子坐下,“我们派人去过香樟山病院了,杨小姐很好。”

晋然皱眉,心想这怎么可能,明明是杨小姐主动向自己求救。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自己通知了关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