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看着那件外套问:“怎么回事儿?”

“大约一个小时之前,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儿告诉我们,有个老人死了。我们便去抬老人的尸体,可能就是在此期间,她们来到了休息室,想从此处逃出去,却不小心坠崖了吧。”

Ney上下打量此处,想起来这便是自己与哈维教授谈话的地方,那一次,不知为何出现在上面的杨木木好像偷听到了什么,还假装自己是下来捡手机的。她那个傻瓜!以为我可以从这里爬上去,她就可以吗?他在内心祈祷,希望她是真的有那本事,而不是跌落到悬崖下去了!可是,外套明明白白挂在下面,如果没有摔下去,何苦丢件外套在那里?杨木木不会想到声东击西吧?她那样傻的人,会有这么聪明吗?

Ney咽了咽口水,如果杨木木掉下去了……他不敢想。眼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他抬起头,望了望上面的岩石层。像之前做过的一样,后退两步,踏着山洞壁,抓住顶上的岩石层翻身上去。

由于昨天的暴雨,岩石层上还有些湿润,一些杂草上的雨水还未干,阶梯上明显地印着两个chéng rén的鞋印,Ney瞬间展开笑颜,他傻乎乎地乐着,等自己反应过来,他有些尴尬地看看四周,好在没人,便对还在下面等着的守卫说道:

“你们抬尸体的时候,是在一个小时之前是吧?”

“是!”守卫答道。

“那她们跑不远!下山的路只有一条,通知所有的守卫,向着下山的行进方位,以chéng rén步行一小时的范围,进行地毯式搜索,一定要把人毫发无损的带回来!”

“是!”两守卫答道,虽然面前没人,还是对着空气鞠了一躬,迅速跑远了。

第92章

守卫者们通过秘密通道来到围墙之外,悄然地进行着搜索,精神病院的大门对于这个隐藏的组织就是一个摆设。四年来,他们开通了许多暗门。要找到两个徒步的逃跑者只是时间问题。

Ney一个人沿着那鞋印走着,淡然地一步步跟上去。草地上的鞋印已经完全消散了,但是他心里一点也不担心不会找不到他们。他一边走到唯一下山的那条路上,一边等待前方的守卫者给他带来好消息。

程主任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警察一大早的来见杨小姐做什么。院长已经消失好一阵儿了,自从听说杨家出现危机,院长就一直心绪不宁的。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山下,不知道在忙些什么。香樟山精神病院的生活还是照旧,他每天管理些日常琐事,又有得力的张护士帮忙,也算轻松。但是,几个月前,老乡刘护士的家人打电话来说,刘护士母亲和丈夫一直没回家。

“怎么会呢?我们医院的司机亲自把他们送到火车站的。”程主任当时这样说,心想两个大人还能走丢了不成,“你们再等等,肯定会回来的。”

“他们的手机也打不通啊!”电话那面的人焦急无比,她是刘护士的婆婆,电话里还有孩子的哭声,此时此刻想必那三个孩子是最伤心的。妈妈被杀了,外婆和爸爸又下落不明。

“手机可能是没电了吧,你不用太担心。要是真在路上出了意外,总会有人来通知吧,我们这边和你们那边都没有收到通知,一定没事儿的。”程主任说些安慰话。

可是几个月了,老家那边还是没有传来两人已经回家的消息。反倒是报了警,不过警察也没有什么进展。

更加倒霉的是,前几日,他又想打电话回家问问进展,结果香樟山唯一的两部座机都打不出去了。后来一检查,才发现是电话线被谁破坏了!肯定是哪个精神病做的!程主任看着断掉的电话线,自言自语:“张护士越来越不会管事了,这样的病人也随便放出来!”

山里只有一电工,搞不来电话线,也没有维修的材料。便委托司机史密斯下山的时候,顺便找人来修修。可是几天过去了,别说维修工,连个鬼也没见上山来。

维修工没盼来,来了个警察。一大早的,天刚蒙蒙亮,门卫就慌慌张张地来敲他的房门,说是有警察来了。吓得他屁颠屁颠地穿衣服迎接。

这个警察三十出头的样子,却面相老成,看着就很不好说话。

程主任对他客客气气的,又是端茶又是寒酸,别人根本不作丝毫回应,开门见山就道:“我想见一见杨木木小姐。”

程主任有些不舒服,“请问是为了什么案子吗?”

那人却也不绕弯,直接说:“不能告诉你。”

程主任更加狐疑地看了看他,那人立刻从怀里掏出证件,“如果你不相信,这是我的证件。”

程主任连忙摆手,“不是不是……”眼睛却瞟到了“反贪局”三个字。

“我们马上去叫杨小姐过来,时间尚早,她很可能还没起床,您稍等。”

那人点头,随即坐着一动不动。

杨木木和松果翻出围墙奔走没多久,就看见路上一辆jeep车开过来。他们赶紧躲进草树丛里,看着jeep朝精神病院的大门方向开去。

杨木木知道这俩jeep不是病院的车,那么她与松果要不要搭乘这辆车下山呢?毕竟一步步走下山的话,不知道要走多久。即使他们不怕辛苦,走到天黑……可是,用的时间越久,他们被发现的概率越大。

一旦守卫发现人少了(虽然这样的概率很小),他们就会出动人来找。而下山的路只有一条,他们有车,自己徒步,她和松果一定会被追上。

如果搭车呢?万一开jeep的人与假黄寅是一伙儿的,他们直接就被送回去了。或者,就算不是与假黄寅一伙儿的。Jeep司机看见自己和松果,尤其是松果,他穿着病院的病服,一眼就知道是他们是香樟山精神病院的精神病,也会被直接送回去吧。

思前想后,杨木木决定还是走路下山比较稳妥,祈祷守卫者永远也不会发现第四区少了两个人。她与松果小心翼翼地沿着树丛林走,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一旦觉着不对就准备立刻跳进草丛里躲起来。

可是这样笨拙的方式躲得过一个人或两个人,却躲不过一堆专业的搜寻者。眼看着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的一堆黑衣守卫者,杨木木赶紧告诉松果,“我们分开跑!你能跑多快跑多快,不要管姐姐。”

还没跑进树林100米,杨木木就被抓了。

一部分守卫者围着她,一部分守卫者继续向前追。其中一个守卫还朝天上开了一qiāng,杨木木惊得身子一抖,抬眼望着松果逃跑的方向,张着嘴,无力感席卷全身。

“现在知道害怕了?”身后响起假黄寅的声音,杨木木在震惊中转过头,他正向自己走来,所有的守卫者向他鞠躬。

看来这些该死的守卫都是他派来的。他满脸不爽的样子,抓着杨木木的脑袋,“逃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