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半蹲下来,一手撑着身旁的石壁,一手拍拍大腿,“松子,踩上来!”

松果照着她说的做。杨木木从来没用身体承受过这样的重量,咬牙支撑着,一字一字吐出来jiāo代着:“踩到,我的,肩膀,上,去!”

松果感觉到了她的吃力,说:“姐姐,我在下面支撑,你来踩着我上去。”

这怎么行,万一自己刚爬上去,守卫就进来了,还在下面的松果一定会被他们弄死的。如果是自己,她或许还有脑子与他们周旋,保住一条xìng命!杨木木缓缓吐着气,说:“不要说废话了,赶紧踩上去,待会儿姐姐需要你拉我上去。我没有你的臂力好。”

松果看着杨木木额头直冒冷汗,赶紧闭嘴,尽量轻轻地踩上她的肩头。她的肩膀非常狭窄,不好落脚,他的鞋子几乎贴到她的脖子。

杨木木的双腿打颤,扶着墙努力站直身体,“你扶着墙,抓住上面的岩石,小心点儿,一定要小心。”

“姐姐我抓住了。”

“好,我扶着你的脚,你慢慢爬上去,能做到吗?”

“可以。”其实,踩在站直了的杨木木肩膀上,松果的小半个身子也就几乎在那层宽阔的岩石之上了。松果稍微用力就爬了上去,“姐姐,这上面真的很宽,”又伸出手,“快!姐姐我拉你上来。”

可是,杨木木的身高,哪里够得着。她看着那张长椅,现在只有把它挪过来垫脚才行,可是那样的话,守卫回来就会知道有人逃出去了。他们马上派人搜查,自己和松果一定逃不掉。该怎么办才好?

“死就死吧!”就算自己摔死了,松果也有逃出去的可能,这第四区如此混乱,也没有谁查点人数,每天上厕所也能摔死几个倒霉催的,少两个人他们根本不会有所察觉。所以,绝对不能挪那张长椅。杨木木一边脱外套,一边对松果说:“松子,如果待会儿出了意外,你一定不要伤心,要用最快的速度翻墙逃出去,逃到山下,一个人好好活下去!千万不要去找警察,他们不会相信你的。”杨木木这样说着,脑袋里闪过晋然的脸,“如果你真的遇到困难走不下去,就去樟县找是一个叫晋然的警察,只能找他知道吗?”

第91章

“姐姐,你快把手给我。”

“松子,你重复一下我说的警察名字。”

“晋然,叫晋然!我记xìng很好的,不会忘的。”

“如果出了意外,你一定要照着姐姐的话做。”

“嗯嗯!”

“你重复一遍。”

“不伤心,用最快的速度逃到山下,不要报警,好好活下去,实在有困难了找一个叫做晋然的警察。姐姐我都记住了,一定不会发生意外的,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杨木木把外套脱下来,拧成一股甩给松果,“松子,姐姐的命就jiāo给你了!”

杨木木仰头看着自己抓着外套的手,又偏头看下面的深渊,她很有可能葬身在那下面。“松子,如果坚持不住,就松手。”

“姐姐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拉你上来的!”

没想到松果的力气真的很大,他拽着拧紧的外套把杨木木提拉起来,很快,杨木木的一只手攀到岩石层上,松果放开外套,抓住她的另一只手腕,杨木木自己也使力翻爬。

外套掉落悬崖,杨木木则安全地爬上去了。

当他们躺在岩石阶层上大口喘气,看见远方漂亮的日出升起,杨木木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做到了,他们真的逃出来了。

她摸摸松果的手臂,“我们松子的肌ròu这么发达呀。”

松果很骄傲,“我是这里的英雄嘛,要保护你们就要有力量。”

杨木木笑了,“所以,以前你不止在跟踪坏蛋,还在锻炼身体。”

“嗯嗯!”

他们翻身起来,一阶梯一阶梯走上去,这是曾经杨木木假装自己掉了手机的地方。她很熟悉路线,穿过草地,就是6、7、8号楼。他们尽量贴着边缘走,找到一处可以翻越围墙的地方。

昨晚暴雨变小的时候,Ney收到哈维教授的消息,说是关律师不知从哪儿听说自家的千金小姐杨木木有危险,让他不要肆意妄为。Ney在这孤冷的精神病院,以黄寅的身份潜伏四年了,眼看就要摆脱这种沉闷的生活,回到“新世界”。

他心情好,不与哈维计较,“我不敢肆意妄为,放心,杨家小姐很安全。”

令人没想到的是,今天一大早,五点不到,一个自称是警察的人来到香樟山,说是要亲自见一见杨木木,看看她的治疗情况。张护士第一时候报告给他了,问他要怎么办。

“你先拖住程主任,让程主任应付警察。我立即去把杨木木带出来。”

张护士走后,Ney一边往地下室走,一边想,这个警察是关律师的人还是哈维的人,是他们不相信自己,还非得一大早来见一见活人不成?

Ney这样猜测着,很快来到第四区,两个守卫看他来了,立刻迎过来。Ney记得杨木木的床位,这第四区如此之大,人如此之多,要说他为什么偏偏能记住杨木木的床位……他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那个傻不啦叽的女孩儿与黄寅有很像的地方:她们都很善良,她们总是把自己排在最后一位,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总是先考虑别人。

杨木木刚来这里时,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自己。他并不想理她,只是后来她告诉自己,她是黄寅的初中同学。他想听听黄寅的初中生活,才勉强与她聊几句。渐渐发现,她的xìng格和黄寅很像,尤其是他们眼神里透露出的东西,一种名叫纯粹的善良的东西。

所以,对于这个叫杨木木的女孩儿,他好矛盾。他有时很想见到她,可是见到之后,他满脑子都是已经离他远去的黄寅的身影,而那个人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他很痛苦!

杨木木的床位没人,Ney用日语问那两个守卫:“这个床位的人呢?”

“这个人已经死了,方才我看到他们把她扔下山了。”

Ney的心脏骤然紧缩了一下,“怎么可能!?”

守卫还从未见过Ney如此紧张的表情,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另一个守卫看了看,忙说:“噢,不是的。死的那人不是睡在这里的,是那边那个床位。”他指着远处。“对不起,我们搞错了。”守卫鞠了一躬。

“赶紧去把她找回来……”Ney顿了顿,“还有和他一起进来的那个男孩儿。找到后一起带过来,要快!”

不一会儿,人没找到,换了两个守卫过来急促地说:“她们不见了。”

“怎么不见了?”

“好像是掉下山崖去了。”接着守卫把Ney带到他们的休息区,指着山崖下一棵树枝上挂的一件女士外套。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杨木木的衣服。Ney忽然觉得呼吸困难,他深呼吸几次,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