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位于正中间的厕所位置,守卫者的休息区一共有五间,她确定了各个休息室的位置,左边三间,右边两间。

杨木木又跑去外面看了看,天边已经透露着些许曙光,很快,太阳就要升起来了。她找回自己的床位,叫醒一旁的松果。

松果迷迷糊糊揉着眼睛,“姐姐?”

“松子,你要仔细听姐姐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

松果点头。

“待会儿,姐姐要从外面的山崖爬出去……”杨木木指着厕所的方向,“无论我走去哪里,你都要紧紧跟着姐姐。不要问我为什么,也不要大声吼叫,明白吗?”

松果呆住了,“为什么?”

杨木木装作生气的样子,“不是才说了不许问为什么的吗。”

松果瘪嘴。

“因为姐姐要带你逃出去,我们不能被假黄寅一直关在这里是不是?”

“嗯嗯!”松果用力点头。

“在此之前,姐姐需要引开穿黑衣服的守卫者。他们很凶,无论他们对我做了什么,骂我或者打我,甚至把我扔下山去,你都不能反抗他们知道吗?”

“不行!我要保护姐姐。”

“松果,听话。按照姐姐说的做,绝对不要和那些穿黑衣服的人反着来。你不答应姐姐这一条,姐姐就不理你了。”

“好吧。”松果嘟嘴。

杨木木对他笑了笑,牵着他的手,一起去到悬崖。此时天边的亮光越来越亮,杨木木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很像是正东方的方向。她不敢凭着亮光的大致方向来确认东方,她一定要等着圆圆的红红的太阳真的冒出来,她才敢确定。

她和松果手牵手等待天边的日出升起,脑袋里,却是挥之不去的,那一天假黄寅带着她一起,踏过那片草地,等待日出升起的情形。她只是简单说了一句想看日出,他就在第二天带着她去到那里。当自己站在悬崖边,他悄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用不可察觉的姿势拉着自己的帽檐,保护着自己不会摔下山崖。不管事实怎样摆在眼前,过去的点点滴滴就是明明白白地向自己暗示,那个坏人,那个不知道在做着什么坏事,不知道手上沾了多少鲜血,拿走多少人命的坏人,他就是在乎自己的。可是又有那么多的事实告诉她,现在,此刻,自己遭受的一切苦难和危险都是那人带来的。

杨木木望着远方的亮光,心绪复杂而矛盾,这些或好的或坏的,关于那人的一切猜测。只能表明,那人住在自己心里,怎么也拽不出去了。这样想着,眼泪也跟着纠结的心掉下来。

站在一旁松果伸手替她拭去眼泪,“姐姐你在干什么?”

“不是不可以问的吗?”杨木木笑着责怪,“姐姐在等日出,等我们逃出去的指南出现。这是最后一个姐姐回答你的问题,在此之后,真的不可以再问咯,一句话也不要说,一点声音也不要发出。”

松果重重点头,“拉钩。”他伸出手指,“拉钩之后,我就记得了。”

杨木木勾住他的小指,再用大拇指盖了章。与此同时,远方的太阳冒出了它的头。

第90章

正东的方向已经确定,太阳升起在自己的左侧。东南方偏东就在她的右边,杨木木快速推测出黄寅当时所在的休息室位置,她拉着松果,再次叮嘱:“松子,接下来,一句话也不要说,只管跟着姐姐。”

他们一起回到黑漆漆的第四区,大部分的床上还躺着熟睡的人。其中只有一个黑衣的守卫者来回走动,估计其他守卫还在休息。杨木木明显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手心也出汗了,她紧了紧握着的松果的手。长舒一口气后,向那目标中的休息室走去。

从来没有病人敢到达的地方,她悄然走进。拐进视线死角,休息区比她想象的大很多,就像高速路下的山洞,直直通向外面的悬崖,亮光从那里透进来。贴近山洞壁,摆了一张类似长沙发的长条椅子,恰好够一个人躺在上面。此时,躺在上面的守卫警觉地醒了,他立刻端起立在一旁的qiāng指着杨木木两人。

杨木木快速站在松果身前,举起双手说:“空泥起哇,呃……有个人死了。”

那日本人估计只听懂了一句“你好”,嘴里哇啦啦说了句什么,语气听起来十分吓人。

杨木木指指外面,又掐住自己的脖子,伸舌头,偏头翻白眼儿。“外面,有人,死了!”那人应该是听懂了,让杨木木走在前面带他去看。

刘护士母亲的床位离这间休息室很远,左绕右拐,走了许久才到。期间,那日本守卫有些不耐烦,好几次对着杨木木发怒,用长qiāng口抵着她的后腰。杨木木都笑着向他指着前方,虽然明知道人家听不懂,还是诚恳地说:“就在前面,很快就到了。”

终于,他们来到那个床位,杨木木亲手撩起那张被子,老太苍白的脸便呈现出来。杨木木避开不看,僵硬地指着,“她死了。”

守卫者用手挨了挨老太的鼻尖,确认的确是死了。

杨木木双手合十贴在脸颊,表示自己和松果要回去继续睡觉了。那人轻蔑地眨了一下眼睛以示同意。杨木木和松果往回走,悄悄观察背后处理尸体的守卫,他看到附近在瞎转的同事,把他叫过来,他们用日语jiāo流着,估计是要合力把刘护士的母亲扔下山崖。

两个守卫的动作会很快,好在刘护士母亲的床位距离她们要去的休息区较远,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杨木木深吸一口气,拉着松果俯身快速转回到到刚刚的休息区。经过长椅,他们来到外面的洞口。杨木木抬头一望,哪里有什么方便攀爬的阶梯之类的东西,这样一看,上面就是一层岩石盖在头顶,要怎么才能爬上去啊!会不会自己搞错了地方,杨木木闭眼冥思,几秒之后,整个地下室的结构与悬崖的结构在她的脑海里形成清晰的地图,一定没错!就是这里。

黄寅的身手应该很厉害,那么她和松果这样的普通人要怎么翻身上去?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舍不得放弃。

不管怎样,上面一定是宽阔的阶梯不是吗?只要爬上去就会得救不是吗?赌一把吧!就算只把松果送上去也是好的。

杨木木踩在悬崖的边沿,半蹲着身子眼神坚定。她对松果说:“松子!来!踩在姐姐的肩膀上,爬上去。”

松果后退了两步!“姐姐,这样我们会摔下山崖的!”

“不会的!松子,相信姐姐,那上面很安全,只要你的手扣住顶上的岩石板,上面就像地平面一样宽阔,我们都会获救的。”

松果眼神还是充满疑虑。

杨木木很焦急地盯着洞口的另一边,生怕守卫处理完尸体再回来了。

“松果,姐姐求求你,快点!我们要来不及了。”

松果咬咬牙,朝杨木木走过来。杨木木笑着,重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