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缩成一小团。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爸爸和关叔叔在身边。国外的日子,虽然寂寞孤单,但是只要一个电话,精神之外的问题从来就不是问题。现在的自己,就像深山里的蚂蚁,找不到穴巢的蚂蚁,缩得再小,一不小心,别人一脚,自己就被踩死了。

不知又隔了多久,窗口有一股清冽的月光照进,杨木木全身发冷。她拖开那堆折叠好的被褥,又脏又臭,但是太冷了,不得不盖在身上。

她努力不让被褥挨到自己的脸,铁门吱呀开了,有人进来,她立马坐起,“救救我……我叫杨木木……院长认识我!”

进来三个人,两个男的头顶都有一盏矿灯一样的电筒,中间一个护士,“吃yào!”护士冰冷地说。

杨木木跳下床,几乎扑到护士脚下,“救救我……我要见院长,我不该被关在这里……”

“滚开……”护士嫌弃地后退了两步,朝两个矿灯男人一偏头。两个男人冲上前把杨木木架住,一人固定住她的胳膊,一人掰开她的嘴,护士一把灌进她几片yào。转身用两只手指捻起那只打翻的瓷盆,在水池接了水,往杨木木嘴里倒,浇了一脸,呛得她把yào片吞了进去。

护士知道她已经吃下了yào,带着两个男的转身出去,铁门哐一声又关上了。

被泼得满脸都是水,杨木木跪在地上,不停咳嗽,在黑暗里呛红了脸。那些肮脏的饭粒、菜叶粘在她身上,头发上。“爸……爸…………关叔叔…………救我…………”

***

再一次醒来时,杨木木什么都不想,朝水龙头走去,她只知道自己很口渴,喝了好多的水。她看看那口窗,是的,又是白天,夜晚来临,会有送饭的,深夜来临,会有送yào的,她会乖乖吃掉,不再挣扎。

她重新爬回床上,但是太饿了,她睡不着。她竟然开始期待晚间送来的饭,她大笑,使劲拍自己的肚子,“tamd!”

她不自觉抠头,“好痒……”几天没洗头了?她不知道。

油腻腻的感觉非常不好。可是这里没有洗发水,也没有任何淋浴用品,连条毛巾都没有,更别说牙刷牙膏。她觉得身上很痒,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越来越痒。

“有跳蚤吗?”

她趴在床上,不眨眼地、一点点寻找。什么都没有,床单上只有污渍。背上、肚子上、腿上,她总以为有该死的虫子在皮肤上缓慢爬过,刺穿她的毛孔,吸她的血。她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衣服里,慢慢摸过去,一把按住,手指紧紧夹住拖出来,她舔舔嘴唇,打开一看,什么都没有。发丝也与自己作对,它们划过皮肤,产生瘙痒,她定住不敢动,慢慢摸去,一把抓住,只是一根儿头发的末梢。

反复几十次,她的痒没有减轻,心里越发烦躁。她要疯了,她大吼,隔壁的疯子听见,回应了她一声尖叫,“啊!”她愤怒踹墙,“叫你妈的!叫你妈的!”

天色终于暗下来了,发饭的时间快到了,她吞了吞口水。等待让人难熬,“不如洗洗头先……”她把头伸进水池里。

山上的水格外寒冷,冲到头上,令她不禁发抖,凉到后背。

“嘿,把昨天的盆拿出来,不然没得吃……”门外有人说,送饭的来了。

“等等……等等”她把头发拧了拧水,“你知道程主任吗?麻烦您告诉他,我……”

“把昨天的盆拿出来,不然没得吃……”

“麻烦您告诉……”杨木木一边说,一边提拉着湿头发到处找瓷盆,她不知道昨晚那个护士把瓷盆丢在哪里去了。

“把昨天的盆拿出来,快!”

终于,在便池里找到了,她跪到地上,准备把盆从门底下送出去。

“tamd,不吃算了!”脚步声走向了下一间房。

“不是……我要吃,喂……喂……”

她趴在地上,从门底往外看,“喂……喂……”脚步声下了楼。湿了的长发扫过地面,灰尘、饭粒又重新裹在头发上。她靠着墙,不停滴水的头发盖在脸上,上衣完全湿透了。

她轻轻把那个瓷盆伸出门外,“我要吃的啊……”

第8章

睡觉、吃饭、吃yào……这样定时循环的日子,不知过了多少天。

杨木木想起以往看的、电视剧,关在牢狱里的人都会在墙上做记号,用来计时。不知道时间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四周的墙被上个病人或者上上个病人折腾得乱七八糟,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可记录的空白地。她只好用特殊符号来覆盖,一个月牙,用指甲盖非常容易绘出。

“一,二,三,四……”现在杨木木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数月牙,“已经四天了。”

第二件事情是喝水,喝生水。这里不是美国,自来水不能直接喝,另外,在中国的十七年,她被教育不要喝冷水,尤其是女孩子,尤其是经期的时候。

按照时间,她的例假该来了,幸好没有,可能是一天只吃一顿饭,营养跟不上的缘故,所以推迟了。也许还有yào物的原因。如果来了,该怎么办啊?这里什么都没有……

那该死的院长和程主任死到哪儿去了,还要挨多少天才能被救出?她知道最坏的结果,就是被囚禁到爸爸上山来接自己的时候。直到那时,他们才发现自己不见了。那是多久?几个月?半年,还是一年?

她靠着墙思考所有的事情,突然,隔壁病人一声大吼,把她吓一跳,思路完全被打断了。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她很恼火,“Fuck!Fuck!Fuck!”

晚间,照例,她提前把昨天的盆子放在门外,随后收到一盆食物。可能怕病人伤害到自己,没有提供勺子也没有筷子。杨木木已经习惯用手抓饭吃,饿一天一夜后,这么大把大把抓饭吃,令她有一种超前的满足感,但这很短暂,当瓷盆空空,她的内心也空空。

她把空瓷盆从门底推出去,起身,向水池走去,正要俯身喝水,一低头,一股恶心感窜上来,她哇地就吐了。

“妈的,都白吃了!”又要饿一天一夜。

她很淡然,回到床上躺着,望向那扇小窗,今夜没有光亮,她听到了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

今晚她想试试不吃yào。yào物使她昏睡,醒来后很久,大脑才能开始运作,这很不爽。但是不吃yào,她睡不着,漫漫长夜很难熬。囚禁的日子,睡觉最能打发时间。

***

“啊……”杨木木张开嘴给护士看,里面没有yào片。护士点点头,和两个带着矿灯的男人走了。

嘴里当然没有yào片,因为压根儿没喂进嘴里,yào还在她手中,她把它们扔进便池。

她睁着眼,伴着雨声,回忆不请自来。突然,她觉得自己是妈妈,她见过,从小到大见过无数次,深夜,爸爸不回家,妈妈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