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们一定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晋然转身,装作什么也没看到,走进小区楼道。心想自己下车后特意站在那里那么久,就算瞎子也该看清了不是吗?还不放过自己?

晋然一阶梯一阶梯踩上去,凭直觉感到身后有人跟踪他。他特意加快脚步又放慢脚步,现在可以确定了,一定有人跟着他。那群人怎么回事?不打算放过自己了?晋然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现在他已经站到了家门口,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在鞋架下看到一双不属于他的脏鞋子,他瞬间反应过来:师兄来了。师兄知道自己把备用钥匙藏在门外的地毯下,他肯定是用备用钥匙进来的。有师兄在,晋然心里稍微安心点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量。

“老实点!老实点!”身后传来警告的的声音。

我擦啦!这不是我的台词吗?

晋然深知此时不反抗是最好的选择,“哎嗨……自己人!自己人!”

不知道身后哪个傻缺反锁着他的胳膊,门一开,顺势就把他压在墙上,接着有人关了门。晋然的脸贴在墙面,看见一个带头的穿着脏兮兮的鞋子毫无顾忌地就走进去坐在了他的沙发上。他向这边招了招手,自己就被拽着拖去沙发那边!

“搜身!”

话音一落,瞬间就像伸来了千万只手在他身上摸索,不一会儿!他们从他外套左胸口内侧的兜里掏出一张纸条。

晋然仰头叹气,双眼紧闭,卧?槽!这下完了!

那个领头的瘫在沙发上接过纸条看了看,好像看不懂的样子,便一把拽过晋然的衣领,把纸条几乎盖在他脸上,“这写的什么?”

大哥,什么纸条啊?他压根儿不知道啊。但是这么讲的话,绝壁会挨打!

“等等,我看看,我看看。”晋然伸手在脸上摸。

那人才不会让他拿到纸条,估计是怕他一口吞了。“好吧,您拿着,我看。”

纸条上写的什么玩意儿?晋然心里吐槽,完全看不懂啊,这下要被关锦年坑惨了。晋然啊晋然你怎么这么傻……竟然如此天真的接受人家的衣服。

纸条上用写着一串英文字母:B Y Z C X Q F Z X M B B,然后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

晋然完全懵了,歪着脑袋把字母念一遍:“B Y Z C X Q F Z X M B B!”

“什么意思?”

晋然沉默,脸上明显写着:鬼知道什么意思。

啪!一巴掌扇过来,晋然受着,头也不偏,盯着那人的眼睛说:“我真的不知道!”

“他让你帮他做什么?”

“他没让我帮他做什么,你们不是jiān tīng了吗?我和他的对话你们都听到了,何必再来问我。”

那人动动嘴唇,向着手下偏头。晋然知道,他又要挨打了!“有话好好说,你打我有什么用,都是一样的jiāo流……”话还没说完,腹部早已挨了几拳,紧接着,面门嘴巴都吃了拳头。他本就带着旧伤,这几拳的效果就好比在伤口上洒盐,酸爽无比!

cāo!cāo!cāo!晋然在心里狂骂。

“关锦年要你帮他做什么?纸条上的英文字母是什么意思?”

嘴上已经带血的晋然深感无力,“咱们好好说行不行。”

领头那人抿着嘴缓缓点头。

“打我有什么用?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眼看着领头人又要偏头指挥手下打人,晋然赶紧举起双手,“等等等等!你听我说,你听我好好分析,那个……”

第88章

晋然以最快的语速解释,“首先,首先!我是警察,我跟关锦年全家都不熟,你们jiān tīng了,就知道关律师要求我以写字的方式与他jiāo流。既然都可以写字jiāo流,他干嘛还要留张莫名其妙的纸条给我?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他没有jiāo代我做什么,我也不知道这张纸条上的字母是什么意思。现在我分析两种可能,第一:这外套关律师说是杨宇的,可能是杨总之前留下来的纸条,至于纸条上是什么意思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第二:这张纸条很有可能是关律师故意留下来陷害我的,不然他干嘛送我衣服穿?”

领头的人认真听完,闭眼点头,“你与他一没仇二没怨,他冤枉你做什么?”

对啊,他冤枉我做什么?晋然灵光一闪,打个响指,“转移你们的调查视线!”

“呵呵……”那人笑了,随即又说:“但是还有一种可能:你是关律师的人,这纸条上写着只有你们之间才懂的某种暗语。”

晋然作无语状,“老大我都说了,如果我是他的人,没有必要再写张搞不懂的暗语,他直接jiāo代我就行了啊!”

“那么,你说你和关律师一家不熟,今天突然找到他家是干什么?”

“这个跟你们要调查的没关系!”晋然可不想说自己一个小警察为了富家千金的安危,不顾身体的伤跑去人家家里求救。

“没有关系?”那人瘪嘴。

晋然知道不好惹,便随口编一个理由:“是为了调查一件案子。”

领头眉毛一扬,“什么案子?”

“就算你们是反贪局的,我们刑事这边的案件也不好给你们说吧?”

“喔!是吗?的确!刑事案件归刑事案件,反贪局归反贪局,按照规矩,我们没有权利过问这些。”那人皮笑ròu不笑地说。

然后,又要偏头指示下属动手的样子。

“诶诶诶!”晋然赶紧举手投降,“我说,我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儿是不能jiāo流学习的呢!”晋然干笑,该死的师兄要躲到什么时候才出来啊?

这要怎么说呢?晋然的脑子使劲转,所有的东西混合在一起,他突然想到既然反贪局盯上了关锦年,何不将计就计。把反贪局的目光从关锦年身上转移到香樟山病院,或许借助他们强大的力量,就能查出关锦年和哈维教授到底在香樟山做什么。

既然关律师害他,他也就不客气了。思考了几秒后,晋然道:“前段时间我们樟县的一家精神病院发生了命案!也就是杨家千金所在的那家精神病院。那件案子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破,虽然有怀疑对象,却苦于没有证据。”

“噢?是谁?”那领头的看着晋然,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晋然心想,你还问是谁,其实早就在心底怀疑杨小姐了不是吗?如果杨小姐多发生一件命案,你们就多一个关杨二人的把柄!然而这件命案确实与杨小姐无关,但这些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件案子。只要这些人一介入,就一定会查出假黄寅,而顺着假黄寅这根线索摸索下去,哈维教授和关锦年的秘密也会被揭发出来。晋然这样打着算盘,顺势模棱两可地说:“一个关律师认识的人,具体姓名就不用我多说了,但是今天我们发现,联系不上这位嫌疑者了。我怀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