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被一个年轻警察怀疑了。就是方才来到杨家的那个受伤少年,不知道少年给关说了些什么,让关如此紧张,特地甩掉反`贪`局的监视来和自己谈话。

“那位警察的伤是你的人做的吗?”关锦年突然问。

“?”哈维教授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我知道你最近被盯得很紧,所以,用了自己的人给那个小警察一些警告。”这点他承认,这一次他是派的自己人去,因为不想再麻烦关,他与杨此时处于非常时期。

关锦年皱眉,“这个警察他没有能力搞你们的,你的人不分轻重,我怕再出人命。”

哈维点头,组织上的人过惯了没有法律约束的日子,脑子里根本没有“杀人犯法”这四个字,做事情很容易做过!这一次他派的是刚到中国区帮忙的kim Jung-woo(金政宇),Kim是韩国军队出身,身手极好!尤其耍得一手好刀!正因如此,哈维才把这件事jiāo给kim,因为只有死亡才能彻底阻止一个人的行动。但是三天前,kim回来时身上带着轻伤,但却用十分开心的语气说他给了那个警察一个狠狠的教训,并且他与他打得很爽。

“啊!许久没有这么爽快的对手了。”kim玩弄着他那把匕首用英文笑着说,他的口音极重,简直跟说韩语一般,“我本来是想直接杀了他的,可是没想到他很有胆量,也有身手,我便留了他一命。”

哈维十分不满意他的这种态度,“所以,那个警察还活着?kim我们30号就离开中国了,如果这个警察稍微给我们带来些麻烦,我们的计划就会被彻底打乱,我们不能发生一丝的意外你知道吗?”

“阿一古~~~~~~~~~阿拉索,阿拉索,I’ll try again!”金政宇耍着匕首反驳道,说他会再刺杀一次。

金政宇说是这样说,但是三天过去了,警察不仅没死,还找到了杨家。看来他得找金政宇外的其他人来搞定这个楞头警察。

哈维拿起水喝了一口,对关锦年说:“我只是叫人给他一些教训,好让那小子放弃调查,你看他除了受点小伤不是没事吗?对了,他刚才来找你是?”

“他说木木向他打电话求救。”

哈维心想难怪方才关说木木不太好,原来是警察告诉他的。他在心里推翻了对老同学在香樟树安排眼线的怀疑。但是,杨小姐怎么可能有危险?难道又是Ney搞的鬼?

哈维面露愧疚,不过老同学关没有怪他的样子。

“这个警察很聪明,我不知道他调查到哪一步了,也不知道他知道你们多少事情。我也相信,你的人没有起到阻止他继续调查的效果,他肯定会继续查下去!”

哈维听不出这位老同学想说什么,难道他是在鼓励自己杀掉警察?这怎么可能!

“不过你不用担心,你不用派人杀了他。”

原来他是想让我放过那个警察。哈维不说话,等关锦年继续说。

“我刚刚使了一点计量,反贪局的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那小子至少是失去自由了,在你们离开中国之前,绝对不会打扰到你们。”

哈维点点头,看来关是诚心想救那小子一命。但他仍然觉得存在风险,不如直接杀人灭口来得完美。“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便放心,不会再派任何人动那警察一丝头发。”

“但是,浣熊……”关锦年严肃而认真地看着哈维教授。

浣熊是哈维在普林斯顿大学时期的绰号,关锦年这样叫他,是表示有jiāo心的话想要对他说。

“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组织行为的正确xìng吗?你们是不是走得越来越远?我认为所有的行动已经偏离了轨道,所有的现状已经背离了初衷……”

哈维一听便抬起右手阻止关锦年继续说下去,“关,这个事情我们已经讨论过许多次,我认为没有再多说一次的必要。我登上了这艘船,它现在已经在航行在海的深处,这个时候你让我跳船,我还能游上岸吗?不能了,再也不能了!无论这艘船它驶向何方,我都只能跟随!关,你不一样,你在它刚出发不久,就跳下来,那时你离岸的距离很短,可以游回去,而我不能,我不能!”

“好!我不再多说……我最后拜托你一件事情。”

第87章

“你说。”哈维教授应道。

“把木木送去美国,再也不要回来。端午节的时候让她搭着你们的船,经过香港的时候,我会派人把她接下船送去新加坡,再从新加坡飞去美国。等她去了美国之后,你帮我安顿好她。”

“但是,完全没必要这样做啊,等杨的案子审定完,木木可以走正常的合法的路径去美国,我可以以医治的名义带他去美国。如果你这样做的话,相当于是抽走了反`贪`局手中的王牌,中`国`政`府最后一定会知道是你做的,到时候他们肯定连你也不放过。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上面的人不是不想动你的吗?你可以在外面好好照料杨的一切。”

关锦年笑笑,“虽然杨是想舍弃自己救女儿,但我还是想让他少受几年的牢狱之苦。这样说吧,这件事情,只要木木不在,他就可以少揽些责,少坐几年牢。”

“他是少坐几年了,可是你也得进去!”

关锦年岔开话题,“海关的相关文件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哈维抿着嘴点头,好似在冰天雪地里,缩着身子抱住双臂。

两人沉默许久,关锦年自言自语似的:“木木一天不安全,杨就一天不安心。我不想他在候审阶段就愁得白了头发。”

哈维不想关做这样的牺牲,想劝解,可又知道没用,便长叹一声,点头作罢。

晋然从后视镜中,发现不对劲,“师傅,我们好像被跟踪了。”

关律师的司机淡然地点头回到:“是的。”

晋然瞬间明白过来,原来人家大名鼎鼎的关律师不是关心自己的身体,而是想让自己帮他引开监视者。低头再看这身衣服,应该不是杨小姐爸爸的,而是关律师的吧。

很快,车开到他家小区附近,司机环顾四周,稍微转头问:“晋警官,是从那里进去吗?”他在向他问路。

“是的,从那儿进去就是我家小区了。”晋然说着,不安地转身看见身后的两辆车跟着他们进了巷子,这反贪局的人是不是傻,不会还没发现自己不是关律师吧?

下车后,司机师傅递给他一把雨伞。

“谢谢。也谢谢关律师。”

“不客气。”司机师傅说着,将车从另一条路开出去了。

雨比之前下得更大了,因为下雨的缘故,此时的天色已经快黑了。晋然站在自家小区楼下,透过雨伞边沿,他看见之前跟踪他们的两辆车还剩下一辆停放在那里,想必另一辆跟踪着关律师的司机开走了。车内的人他看不清,但是可以确定,此时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