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快速地扒拉着。

“松子,待会儿陪姐姐转一圈,找一找有没有你认识的哥哥姐姐好吗?”

松果抬起头来,鼻子上沾着饭粒,点头,“好!”

杨木木心想,松果虽然由于病情的缘故,不能像普通人那般思考。但是他的记忆力似乎是很好的。他来这里三四年了,想必认识许多的病友,待会儿带他转一圈,看看有没有熟识的人。因为自从来到这里,杨木木就没听见有哪个人开口说过话,只有一些低沉的呻吟声。她尝试过与其中几人jiāo流。但是他们要么躺在床上要么呆坐在床上,杨木木叫他们,也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记忆力极好的松果认出了其中几个相识的病友,她就可以根据松果的回忆来推测这些人被关在这里多久了。二来,如果松果认出了他们,他们或许就不会忽视自己的声音了,他们或许就可以一起商量商量要怎么逃出去。

吃过饭,松果去喝水了,这里面不知道从哪里扯了一根儿水管挂在泥石墙壁上,接了一个水龙头。杨木木不想喝太多的水,因为……她不想去厕所。所谓的厕所就在这块局域的悬崖边……“高级的建筑人员”当初也是够节省资源,他们往外搭建出两块踏板,人就踩在那两块踏板上方便。真特`么是悬空拉屎!

杨木木蹲在那踏板上,看下面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心跳加速,双腿发颤,连个屁都放不来!更别说拉屎。

第82章

其实杨木木认为那块兜屎的悬崖,应该就是黄寅带他看日出遇见的那个悬崖。但是她有仔细查看厕所上下左右的局势,根本不可能从那里攀爬上去。四周的岩石壁都被人为的铲光滑了,没有任何可以抓住的树木杂草,也没有任何凹凸不平的着力点。所以,虽然是同一个悬崖,但是厕所的位置离黄寅爬上来的那个地方应该还很远。

或许找到黄寅翻爬上来的那个位置,她就可以逃出去。但通过三天的观察和寻找,杨木木也没有找到。但是,还有几个地方她没有去过:几个像是守卫者闲谈休息的“阳台”。这几个地方都是视线死角,那些守卫转到那几个角落就不见了,隔些时间才又从里面出来。她确定,黄寅翻爬上去的地方,就是那几个休息区之中的一个。但是那几个位置长时间都有守卫进出。要一个个地进去查看,需要有人帮忙引开守卫才行。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叫松果一起找熟人的原因之一。

杨木木把自己和松果的铁瓷碗放到铁栏旁,等待送饭的人来收,这是这里的规矩。她放好碗,看着对面囚禁区的铁栏发呆,对面也聚齐了许多放饭碗的人们,个个眼神呆滞无神,他们也看着杨木木这边的铁栏发呆,却不时发出奇怪的笑声。杨木木看着那样的笑容,心里很是不舒服。那样的笑容不是对人发出的,像是对猫猫狗狗或者一只昆虫发出的。

杨木木的身边,陆陆续续也来了许多放碗的人。奇怪的是,这些人怎么……没有一个年轻人!之前杨木木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立刻仔细打量每一个来来往往放饭碗的人,他们行走缓慢,反应迟钝。一个个骨瘦如柴,形同骷髅!再环视那一片坐在床上吃饭的人,全是老年人。杨木木转头看向对面禁区的人,他们……他们都是年轻人!

又有一个人看着她笑了,杨木木立刻转过身去不看他。

此时,松果从厕所的方向向杨木木走来,他穿梭在里面,与这群老人格格不入!杨木木看着松果再回头看看隔壁区域的人们。

为什么第四区只有她与松果两个年轻人?

杨木木赶紧抓住松果的手,开始一张床位一张床位地认人,虽然找了许久,松果都没认出一个熟识的人,但是却更加印证了一个事实,就是第四区关的全是中、老年人,目前为止他们一共看到两个年轻人,都是女的,而且生命垂危!这两个女人本来也不是第四区的,是在昨天,一个护士带着两个黑衣人抬进来的,就像倒垃圾一样把他们扔在两张空床上。

这让杨木木想起史密斯车上的几具尸体。为什么唯一的年轻人都是女的?为什么尸体都是女的?

又看了几张床后,松果终于对一个老人有了印象,

“她是赵阿姨。”松果指着一个老nǎinǎi说。

“赵阿姨?”

“嗯。”

此时的赵阿姨刚要准备又躺回床上去,她的头发全白了,身形佝偻。杨木木蹲下叫了她一声,“赵阿姨。”那人没有一点点反应。

“赵阿姨。”杨木木又喊了一声,并提高分贝。

那人抬腿就倒下床去了,蜷缩成一团,闭上眼睛睡了。杨木木很失落地看着这个行尸走ròu般的老婆婆,周围的人都和她一样,吃过饭立刻缩在床上睡了。杨木木丝毫不觉得他们还活着,她轻轻地帮赵阿姨盖上被子。

拉着松果去往下一张床位。

“松子你最后一次见到赵阿姨是什么时候?”

“好久好久了。”

“好久是多久?一年?三年?”

松果摇头。杨木木长叹一口气,松果他没有时间概念。“赵阿姨……是不是变老了?”因为方才那人的外形完全就像八十岁的老人,松果怎么也不该叫阿姨。

“嗯嗯!老了好多,都差点认不出她了。以前她的头发是黑的。”

杨木木无奈地点点头,拉着松果继续走。她在心里已经不抱希望了,这些人怎么可能帮她引开守卫逃出去。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死了”。

突然,一个人的脸在杨木木的余光中闪过,引起了她的注意。杨木木转眼细看,那人正从喝水的方向走过来,从杨木木的身旁擦肩而过,躺上一张空床,快速的闭上了眼睛。

杨木木的眼睛一眨不眨,她不敢相信,在这里居然能看见他刘护士的丈夫。他和刘护士的母亲不是回老家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杨木木奔过去用力摇那人的肩膀,“嘿,你醒醒,你醒醒……”

摇了许久,那人不耐烦地缓缓睁开眼。

杨木木指着自己的鼻子,“你,你认得我吗?我是杨木木!”

杨木木把那人扶起来坐着,掰着他的肩膀让他仔细看看自己。那人的眼睛就像被夺去魂魄的人,眼神迷离地看着杨木木,但是眼睛的焦点却不知在哪里。

“刘护士的母亲呢?也在这里吗?”

“呜噜噜……”他嘴里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你和你妻子的母亲来找过我,你不认得了吗?你们怀疑我杀了你的妻子。你仔细想想。”

“啊呜噜噜噜……”刘护士的丈夫摇晃着脑袋。

杨木木不知道一个人为什么只短短几个月就变成这副样子,身体里一股寒意从内向外散开。她慢慢放开握住他肩膀的双手,刘护士丈夫抽搐般地动了动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