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有什么事儿呢?”

“呃,那个……”此时,晋然发现,沙发前的桌子上,有一支铅笔和一个本子。本子已被撕去了一大半,剩下的纸张上,什么都没写,但是上面明显地因为前一页写字很用力而留下的印记。这个本子离他坐的位置很近,他清晰地看见那些印记是一个个的英文单词。

“daughter”、“America”

女儿?美国?

还有一个数字:“5.30”,这不是……端午节的日期吗?

晋然还想再看,关律师已然察觉了,“晋警官。”

晋然赶紧把视线收回来,快速地理了理思绪,第一,这屋子里应该还有一个人在,是个外国人。第二,这屋里或许已经被反贪局的人jiān tīng了。所以,关律师很久才出来开门;他与客人不敢直接谈话,而是用纸写字jiāo流。

这个人会是谁呢?自己要说的事情,能够直接说出来吗?还是也要写在纸上以防被听见呢?晋然没有时间纠结,提起那只铅笔在那本子上写下:

“杨小姐有危险,三天之前她用香樟山精神病院的座机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接到,待我重新打回去时,电话却打不通了,就在不久之前,我打通了她的手机,她只大喊了两声救命,电话就不知为何被挂断了!然后再也打不通。”

关锦年一字一句地看着他写完,神色越来越担心。最后他把视线从那本子上移到晋然脸上,重重地点了点头!

关锦年站起身,“年轻人你跟我来。”

晋然疑惑地站起来,跟着他移步到一间像是谁的卧室的房间内。晋然木讷地站在那里,关律师也不管他,自顾打开了衣帽间,进去后还把拉门关上了。晋然环顾四周,房间真好,比他去逛过的所有家具城的装修布置都更好。

好一会儿后,衣帽间的门才拉开,关律师手上拎着一套半新的衣服。

“小伙子,把衣服换了吧,这是木木他爸的衣服,没穿过几次,我看你和他的身形相差不多。”

“啊?”晋然没想到他拉自己来,是为了找套干净衣服给自己,“关律师不用了。”他连连摆手,对他一个大男人而言,淋点雨穿一会儿湿衣服算什么!

“换上吧。”关律师把衣服往前伸了伸。

“真的不用了。”

晋然再次客气,但是关律师的眼神却变得格外严肃起来,晋然像被鬼手推着一般,茫然地点点头,“好吧,”伸手接过那套杨宇的衣服,“谢谢。”

第81章

三天前,杨木木和松果一起被张护士关到了这里,其实都不能说是被关着。因为这里没有一间间的小牢房,只是大致地用铁栏杆把整个地下室分成了几个大区域。根据三天的观察,杨木木猜测这地下室大致分割成扁平的“目”字四个大区域,她所在的第四区靠近悬崖,很狭长的一片区域。

这是没有任何阳光的地下室,这比八号楼的囚禁室环境更加糟糕,充斥着各种yào水的味道和腐臭发霉的味道。地下室的入口便是那天杨木木看到“运尸车”的位置:5号楼侧边的一间杂货室里。那里很隐蔽。一般人都是从中间的青石板路来来往往,加上这入口开在室内,根本不会有人察觉。

奇怪的是,来到地下室入口前,张护士不把他们的眼睛蒙起来,等到了地下室入口了,她反而拿出两个眼罩让他们带上。或许是他们根本不怕自己知道入口的位置。但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这地下室似乎比杨木木想象的大多了,出入口的位置应该也非常多,她只知道一个算什么!

当时他们被蒙上眼睛后,张护士牵着松果走,让杨木木把手搭在松果的肩上跟着。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的自己那么顺从地听话跟着走,一点反抗的意识也没有,明明只有张护士一个人控制着她们。

她努力回忆蒙眼之后的路线,他们先是下了一层层的阶梯,然后空气变得更加yīn冷和潮湿。接着右拐,走了大概十几步路的样子后,她们停下了。接着便听见男人和张护士说话的声音,但是杨木木听不懂,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男人的语速很快,最后两个字是“……死!”杨木木心想,什么得死?接着是金属的碰撞声和铁门打开的声音,然后他们走过一道很长很长的直行道路,空气中的yào味越来越浓。还能听到人的轻微呻吟声,看来地下室关了许多人。

地下室大虽大,但却十分简陋,根本不像她在电影里看到的,又精致又牢固,修得比现代建筑还好。这儿算什么啊,就像一群草包胡乱在下面挖了一个大坑,一望望不到底,除了大什么优点都没有。有的地面凹凸不平,有的甚至变成了水坑,部分墙壁也在渗水。

杨木木心想,黄寅他们挖这个地下室是要干嘛呢?如果只是为了把这些人囚禁起来,完全没必要。因为这家病院有无数的牢房,就算房间不够,也可以不顾死活地把这些人塞一块儿!为什么一定要关在这里?

杨木木在这里呆了三天了,整天胡思乱想,越想越想不通,越想越觉得恐怖!张护士和黄寅等人,再也没来看过他们。还好身边还有一个可爱的松果,他虽然每天会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但是他身上带着一种美好温暖乐观的体质,稍稍能缓解杨木木的忧愁。杨木木自己也知道,再怎么愁都没用,只能等待,等爸爸和关叔叔来救她。但是他们现在自身难保,根本无暇顾及自己,或者说他们以为自己在这里很安全。第一次被关起来,关了那么久院长才发现,这一次,神经大条的院长要何时才能发现自己的失踪。而且,院长知不知道张护士和黄寅正在做的事情?她们是一伙儿的吗?自己会不会就这么被关着,关到哪一天不小心死了,就被悄悄抬出去,抬到史密斯的车厢里,再被运下山去不知卖到哪个非法购买尸体的人手上!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她环视周围的一张张破床上,躺着整日一动也不动的“废人”!这些人就甘心地被囚禁在这里,丝毫不想想办法吗?这两天她把自己所在的区域转了十几圈,虽说没有一个一个掀开那些人的衣服仔仔细细看他们的身体,但表面上看,他们真的没有受什么大伤,也没缺胳膊少腿儿!

铁栅栏从地下直接通到头顶的泥石里,就像是从土里长出来的。这些铁棍子密密麻麻地排列,把整个第四区和另外的区域分割开来。守卫也没几个人,每日早晚会有人推着车来送饭。饭菜应该就是食堂提供的,跟平日吃的差不多。

杨木木嚼着土豆,“没想到居然比八号楼的饭好。”那个时候的囚禁饭简直比流浪狗吃得还差。

她看看一旁的松果,他已经把菜吃完了,可是米饭还有一小坨。杨木木把自己的菜分一些给他。

“谢谢姐姐。”他又重新把头埋进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