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你暗恋女生的玩笑,你虽然满口否认,甚至追着好朋友打,但是心里,是甜的!

晋然摇头自嘲,居然会看上这种女的,也是醉了!

他又拿起手机,翻查半天,“咚!”一个短信发过来了。晋然一看号码就知道是个广告垃圾短信,他看也不看就将短信向右划掉。突然,他想起来,杨小姐给他讲过,他与一个小男孩儿保持着短信的联系。他有问过她,香樟山不是没有手机信号吗,当时她没有回答。既然有手机信号,那么,他就可以打她的手机啊。

但是,他没有她的手机号码。不过这对于警察来说太简单了,谁叫现在的中国手机号全部与身份证号码绑定了呢!

晋然立刻翻身起床,穿好衣服,快速办理了出院手续,朝外奔去。晋然找到最近的一家移动营业厅,亮出警察的身份查看杨木木的电话号码,加上他一脸的伤还很明显,工作人员十分配合地快速查出了杨木木的电话号码。

看到这一串数字,晋然的心跳都加快了。他拿着一串数字跑出营业厅外,此时的太阳已经没了正午时分的炽烈。当把数字一个一个输入进手机,他的手在拨号键上面顿了顿,深一口气,抬头看见营业厅外面的太阳已经被乌云遮盖,大风呼呼刮着,那些乌云快速地朝他的方向压过来。

电击拨号键,晋然慢慢把手机放在耳边,一边等待着,一边看着外面压过来的乌云。

“嘟嘟嘟~~~~~~~~”

打通了!打通了!居然打通了!晋然在心中呐喊,呼吸加快。

“嘟嘟嘟~~~~~~~~~”

天边闪过一道刺眼的闪电,接着便是“轰!”地一阵雷声。与此同时,电话接通了,那边的人小声谨慎地说了一句什么。

“#@¥%#E@%%¥@#”

“喂!你说什么?”

“晋然,你听我说,我现在……”轰隆隆又是一阵“!%¥#@¥#……##¥#E%^&”

卧槽尼玛!该死的雷!

晋然环视周围,快速冲进一家便利店,跑到最里面的地方。此时,对方也提高了分贝,“……你能听见了吗?”

“我能!我能!你说!”

“…………”

对方却没了声音,晋然疑惑,是挂了吗?他把手机从耳朵旁拿下来看,是在通话中啊,他又贴到耳边,“喂,杨小姐,你说,我能听见了。”

良久~~~~~~~~~~~

……电话那边终于传来了声音:

“看来你很喜欢打电话啊,没想到这里也有信号。”居然是个男人的声音。

“啊~~~~~~~~~”一声比雷声还刺耳的尖叫声,“救我!晋然,端午节之前……”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晋然地盯着已然挂断的手机,茫然无措地走出便利店。雷电过后,此时瓢泼大雨倾泻而下,身边来来往往都是快速奔跑躲雨的人们。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雷雨,偏偏在这个时候被晋然赶上了。他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没听见……

第80章

晋然不理会大雨的滂沱,在嘴里反复念着:“端午节之前……端午节之前”,他打开手机日历,今天是五月27号,端午节是5月30号,只有几天了。

电话里的杨小姐似乎受到了生命威胁。但是她怎么会遇到危险呢?经过这阵子的调查,假黄寅是那位美国教授派去香樟山的,而这位教授是与关律师jiāo好的,所以杨小姐怎么可能会遇到危险呢?杨小姐应该是绝对安全的吧?否则杨宇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掌上明珠送去香樟山?

晋然实在是想不通,但是想不通又怎样,杨小姐在电话里惊呼救命,无论如何,当务之急就是要救她。晋然只能去找杨宇和关锦年亲自出马去救杨小姐,那样来的快!即使自己是警察,去到警局说要去精神病院救一位千金大小姐杀人犯,师兄和同事们还有张队都不会理他的。就算他百般劝说,即使最后他们出警了,也晚了。

他必须马上去到杨家别墅,让他的家人亲自出面。他的车还在家里的地下停车场,他着急要拦下一俩出租车,但是那些司机看他全身都湿透了,都不想载他,反正下雨天也不愁没有客人。他急了,几乎冲到马路中央硬拦下一俩出租车,打开车门就报了杨家别墅的地址。司机一脸嫌弃地看着他的屁股落在副驾驶座上,撇着嘴向那地址的方向开去。

即使是这样的暴雨天气,杨家别墅外,也有一批神秘的人守在周围。下车后的晋然狐疑地打量周围,那穿黑色西装的人就啥事儿也不干的坐在车里,监视得这样明目张胆。若是一般人,这样的别墅区可不会允许他们这样乱停车。

晋然走到正门前,低下头看看自己裤子上不断滴落的雨水,很快,自己所站的一片区域就形成了一股流水的线路。他抬手按响门铃,许久许久没人应答。

“是不是家里没人?”晋然心想,“但是外面好几辆反贪局的车,不应该啊。如果没人的话,或者说关锦年、杨宇一个都不在家的话,这周围最多留下一车人监视就差不多了。”

他转头看看,刚刚的一辆车悄无声息的挪了位置,这个位置方便车里的人观察自己。晋然心想,现在车里的人肯定在注意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吧?下一秒,他们就查出自己的身份了。他又按了按门铃,这一次,终于有人出来开门了。

“请问,你是?”关锦年看他全身湿透,更加好奇。

其实他们在警局见过,那时候,刘护士的案件,杨小姐作为被怀疑的对象之一,被他们带回了警局。是关锦年亲自出面,上警局带走了杨小姐和黄寅。晋然记得关锦年,但是关锦年肯定不记得晋然。

晋然很快掏出钱夹子里的证件,“关律师,你好,我叫晋然,樟县的警察,有一件小事儿需要您帮忙……”晋然转身又看看那辆车,“我可以进去说吗?”

关锦年的目光也跟随着晋然的视线向那辆车看了看,便点头,“进来吧。”

晋然在进门的地毯上反复踩了踩,对于自己满身的雨水表示不好意思。

关锦年指着一双凉拖鞋,“换上这双拖鞋吧,保姆被辞退回家了,现在家里没人拖地。”关锦年笑着说。

晋然觉得关律师有一股让人亲切舒适的力量。

换好鞋,关律师带着晋然来到客厅。他环视一圈,整个屋子空dàngdàng的,没有一丝声响,好像家里只有关律师一人在。杨宇想必在哪里接受审问呢。

关律师不知何时又拿出了一条毛巾来递给晋然,“孩子,擦擦吧。看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又淋雨了。”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关律师能这么关心自己一个贸然闯进家里的陌生人,晋然接过毛巾,心里感到一丝温暖。

“坐吧。”

晋然大致擦了擦头发和衣服,又把毛巾垫在沙发上才坐下。

“晋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