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7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血块,要不然还得开颅做手术!”

“什么鸡血块鸭血块……”他鼓着天真的眼睛看着师兄,“我饿了!师兄。”

“想吃什么?”

“我能吃什么?”

“应该什么都能吃吧?”

“应该?”

“我去问问医生,你有什么不能吃的。”

师兄走到门口,又转回来,扒着门邪笑道:“上午的时候,有个美女打电话找你。”

“打个电话,你能知道人家是美女?”

师兄妩媚地堵着嘴,“她说人家很急,”他恶心地学着女人撒娇耸鼻子,“她说你醒了就赶紧给人家回电话,手机就在你旁边的柜子上。她说你看来电号码就知道她是谁哦。我去找医生了……”说完溜走了。

晋然受不了师兄装女人的样子,骂了几句。回头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查来电显示。果然,看着这个号码他就知道是谁。

来电显示是香樟山的电话,那一定是杨小姐找他。是有什么事呢?他拨回电话,奇怪的是,这一次不再像以前一样传来某个护士的声音:“这里是香樟山病院,请问你找谁……”,而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晋然又反复打了几次,依旧打不通。

“奇怪!上午才来的电话,下午就打不通了。”晋然拿着手机咕哝。

“医生说你什么都可以吃!”师兄走进来看见他拿着手机,“哟!这么快就打完了?也不好好腻歪腻歪,美女来不来看你啊?”

“看什么看!”

“也对!看到你现在这幅熊样,人家就不喜欢你了……”

晋然无语。

他把手机扔到一旁,“电话打不通!对了师兄,她除了让我回电话,还有说其他什么吗?”

“打不通?怎么会呢?我记不得她说了其他什么了,应该没有吧……”师兄歪嘴咬着舌头想了想,“她的语气躲躲闪闪的,好像不太想让我知道太多。我还怀疑你小子搞什么地下情呢!加上你被人打成这样,那女的语气又那么奇怪!你以为,我说你把人家老婆睡了只是开玩笑啊!我真的这么怀疑了一小下下!不过,师兄还是相信你的为人,应该不会干那种事情!”

“滚!”

“美女电话打不通,不会是被他老公囚禁起来了吧?这么一想就说得通了!”师兄自顾自地推论点头,然后猛然抬头指着晋然,“你小子不会真的把人家老婆睡了吧?”

“你才把人老婆睡了!来电话的时候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你当时还昏迷着,我说你麻yào劲还没过……”

“屁的麻yào劲儿没过,我就手肘缝个针,麻yào能打多大劲儿的!我那是睡着了,你该叫醒我的啊!”

“哎哟哟!一个电话至于嘛!待会儿就又打过了了!急什么!先吃饭……你要吃什么?”

不知为什么,刚刚还饿得不行的晋然,此时却完全没了胃口。他有种不好的感觉,但却说不上来原由!

他再也没有睡觉,时不时地把手机拿来翻看,生怕错过谁的来电。

但是直到晚上,窗外的圆月都升高了,杨小姐还是没有再打来电话,他也尝试着打回去不下十几二十次,都没有打通。

身旁的柜子上,午饭晚饭都凉了,他一共没吃几口。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打在他的脸上,要是此时师兄醒着又该嘲笑他了。幸好他现在躺在那张空病床上,鼾声不断!

第79章

三天过后,从未离开手机半步的晋然依旧没有接到杨木木的电话。他已经能够背下这个来电号码了,打了三天还是打不通。在此期间张队也来看过他了,聊了些案发时的状况,袭击自己的凶手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师兄,我想出院了!”他向给自己送饭来的师兄说。

“急什么?带薪休假不好啊!”

“不是!我……”

“你再住几天吧,你留在这儿,我也可以顺便出来瞎溜达啦。”

“我有急事儿!”

“什么事儿?”

晋然的话在喉咙咕噜着,硬是没说出口,他怎么跟师兄说?说自己在调查关律师和杨宇,自己又不是反贪局的,说自己在调查一个美国教授?神经病啊!还是说自己担心杨宇独女杨木木的安危?那更开不了口!

“你能有什么事儿?最近局里没什么重大案件,一些小案子也不急,局长现在是草木皆兵,身怕自己被市`委`书`记关律师他们那一伙人牵连了,一点也没心思在案件上。再说,你的伤好全了吗?裹得跟粽子似的,趟三天就想跑?”

“我好了,没事儿了!本来就是一些小伤。”

“切,还小伤!”师兄斜眼看他一下,搁下手中的盒饭,“你跟师兄老师说,是不是担心那个女的?”

“什么女的?!”

“你别装啦,你抱着手机三天了,是不是还没接到她的电话,担心了?”师兄捶捶胸口,“告诉师兄她家的地址,我帮你去找她。她老公敢咋滴?你是西门庆,师兄我就是你的王婆!潘金莲还能被困住咯!”师兄很骄傲的样子。

晋然在口中大骂一句,伸出腿一脚就把他踢到床下!

“你丫才是西门庆!我能干那种事儿!”

跌坐在地的师兄大笑,“哈哈哈哈,知道你不能,你呀,就是把自己憋死估计也不会干那种事儿!但是那个女孩儿到底谁啊,你这么担心她?也不看看自己伤成什么样了!”师兄拍拍屁股站起来,重新端起那份盒饭大口吃起来。

“就一个朋友。”晋然在心里想,其实连朋友也算不上。

两人都吃好了饭,停顿半晌,晋然严肃地问:“师兄……你觉得我们身边会不会有什么神秘的组织,他们在一些没人管的地方比如精神病院呐做着某些……犯法的事情。”

“什么什么什么?你脑子摔坏掉了?”

“你没这么想过吗?我最近觉得香樟……”

“你就是看多了!整天东想西想,吃些不长!”师兄起身,“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晚上想吃什么发我微信。”

晋然无奈地点点头,目送师兄走出。

果然不会有人信的。他作为一个警察都不能报案说,我市著名律师联合一位美国教授在樟县的一家精神病院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接连发生的命案都与他们有关。谁会信呢?

真是讽刺,没有证据!没有任何证据!一切都是他晋然一个人的推理。

杨小姐是发生了危险么?还是自己想多了,也许不过是香樟山病院的电话坏了而已吧?可是他忍不住要去担心,这中间不仅仅是对香樟山案件的关心,也有对杨小姐个人安危的担心。说实话,方才师兄开自己的玩笑时,他想着的对象是杨小姐,不是有了心神dàng漾的感觉吗?就好像学生时代,你的好朋友开你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