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关叔叔已经因为反?贪?局够头疼了。她也回不了家,爸爸和关叔叔的电话打不通,院长和程主不让自己下山。但是继续待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万一假黄寅哪天心情不爽,不想放过自己了,自己就玩儿完了。

杨木木想了一圈儿,觉得自己好悲催,回国后,一个旧朋友也没找回来,一个新朋友也没认识!唯一算是朋友的……居然是那个还在中考的小屁孩儿!真是够悲催的。

其实不用思考太久,杨木木早就想到,她除了选择求助晋然,别无他法!何况,假黄寅给她讲,晋然正在调查他们家,不管他查到哪一步了。自己给他打电话的话,一方面可以让他帮助自己下山,另一方面,如果人家不愿意帮自己,也可以顺带问问他爸爸和关叔叔的情况究竟如何。

杨木木按下11位号码后,焦急的等待。

过了许久……“喂……”

声音很陌生。

杨木木皱眉,“晋然警官在吗?”

“他现在不能接电话,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杨木木觉得如果晋然被人知道他与一个杀人犯精神病来往的话,不太好,便不打算说出自己的名字,反问对方:“请问你是谁呢?”

“嘿!你管我是谁?”对方好像不耐烦,就要挂电话的样子。

杨木木赶紧抢说:“你别挂,我是他朋友。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

“朋友?女朋友?看不出来啊,晋然那小子居然悄悄的背着我搞对象,啊哈哈哈……”

杨木木在心里吐槽,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请问晋然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接电话啊?”

“原来那小子也是有女人关心的啊。没事,美女你不用担心,他死不了!小伤,养几日应该就好了。”

“他受伤了?”

“嗯,现在麻yào劲儿还没过,应该下午就醒了。美女你有啥事儿?我是他师兄,可以帮你转告。”

杨木木想了想,总不能真叫这个神经兮兮的师兄转告,便说:“也没有什么,等他醒了,你让他尽快给我回个电话,他看了这个号码就会知道我是谁的。一定要尽快,我特别急!”杨木木强调,怕这个师兄给忘了。

“你很急~~~嘿嘿嘿,知道了,他一醒我就让他给你回电话。”

“谢谢。”

挂完电话,杨木木心想晋然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受伤呢?是因为警察局抓人受伤还是因为他调查爸爸的事情,还是说因为他调查香樟山的事情?听那位傻师兄说他没事儿,但是杨木木心想已经打麻yào了,估计也伤得不轻。

杨木木这么想着,就没太注意面前的路,哐就撞到某人的肩上,她赶紧后退一步,抬头一望,正是黄寅。她此时还没走出电话多远,那么,刚刚自己的通话全部被他看在眼里吗?幸好接电话的不是晋然,否则自己一通全说出来,待会儿死得更惨。

黄寅看着她,也不像在看着她,倒像是在看着她身后挂在程主任办公室门外墙壁上的电话。他径直走过去,粗暴地扯出电话线,三下两下把电话线扯断了。

完了完了!等下午晋然醒来,再打这个电话,就打不通了。

黄寅破坏完电话线,走到杨木木面前,“吃早餐了吗?”

摇头。

“去吃点吧。”黄寅头一偏。

“不用,我不饿。而且,早就过了早餐时间了吧,食堂没吃的了。”

“我给你打了点儿,在你房间。”

“啊?”

杨木木看他转身而去,这是唱哪一出?以前给我送晚餐,是为了下安眠yào,现在我发现了他那么多猫腻,送早餐是为了?干嘛?求我不要告密?鬼才这么天真!

杨木木狐疑地跟在黄寅身后,一路来到自己的房间,里面窗户边的小桌上,果然摆满了吃的。她踏进去,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吃的,完全不是普通的早餐丰盛度可比的,“哇~~~~~这比食堂的……”丰富多了!杨木木的话卡在了喉咙,因为她转身看到,张护士不知何时进了自己房间,此时的她就站在自己的衣柜旁,还在收拾着什么。

“张护士……”杨木木想问你为什么来我房间,来干什么?

“我来给杨小姐送饭,顺便也帮你收拾东西。”张护士微笑着说完,继续“帮她”收拾衣柜里的东西。

杨木木把疑惑的眼神转向黄寅,“什么意思?”

“吃饭。”

“帮我收拾东西干嘛?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认得清现实的人。这应该是你今后最美味的一餐了,吃不吃?不吃就直接走吧!”黄寅满脸不屑。

杨木木怔在原地,眼泪瞬间浸出,视线中,黄寅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你不会自以为是到认为我会放过你?”

“……”

“张护士,收拾好了吗?”

“嗯。好了。”张护士立在一旁,地上放着一个小包。张护士原来是听命于黄寅的,这家医院还有多少人是同他们一伙的?

“她不吃,你就直接带她走吧。关在第四区!”

“第四区?”张护士的语气很讶异。

“嗯。”黄寅说完走出房间,看着谁说道:“还有这个小孩儿,关一起吧。烦够了!”然后又装作一个无辜的清洁工的样子,开始他一天的清洁工作。

松果不知从哪儿走到门口,原来黄寅说的小孩儿就是他。他不听杨木木的话,还是每天从早餐的食堂起就跟踪黄寅。

张护士把松果叫进来,拉在自己身边,“杨小姐,走吧。”

杨木木吸吸鼻子,怒视着张护士,把松果拉到自己身边,“松果,我们吃东西。”

两人坐下来,慢慢地,一点点把桌上的东西全部吃光。张护士只是站在一旁,等待着。

杨木木嚼着食物,看着外面五月的太阳越升越高,心想下一次再见到阳光,再听见鸟语,再闻到花香,不知是哪一年哪一月。他们口中的第四区会是个什么鬼地方呢?

第76章

晋然睁开眼,白色的低矮的天花板压下来,他又赶紧闭上眼睛。脑子短暂的空白后,他想起来,晕倒前发生的事情,那个全身黑,戴着鸭舌帽,手提砍刀的男人……

重新睁开眼睛,环视四周,小小的房间,另一张白色的病床是空的,然后是挂在自己身边的输液瓶,里面拉扯一根儿线连到自己的左手。还有……

还有一股强烈的尿意!可是,病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只能自己去解决了。他想用手肘支起身体,可右手肘刚碰到床,一股强烈的痛感立马窜上来!他忍不住叫出声“啊”!他这才想起来,右手肘在打斗中受了伤,当时袭击者拿着一把砍刀,他用右手肘挡了一下,想必现在那里有好长一道口子。他揭开开被子扭动脑袋一看,果然,白纱布把右手肘处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