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毫无头绪,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人的档案信息,当然,凭借关锦年的能力,要把一个中国人的信息完全抹掉改写都不在话下。至于关锦年的档案,那真是干干净净,国家人才,表面上根本不可能跟假黄寅这种人有任何牵扯。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点就是香樟山病院,还是通过杨木木联系起来的,说到底还是没有任何的连接点。

既然真实的联系点没有发现,那么,假想的联系点是什么呢?晋然作出假设:他们相互利用,达到各自的目的,关锦年帮助他给昔日的同xìng恋人报仇。假黄寅帮助关锦年做什么事呢?让他以一个精神病人的身份,以一个清洁工的身份潜伏在香樟山……干什么呢?

……不得而知!也无从查起……杨小姐也没有提到任何这方面的信息。可能今后也不再可能收到她的任何信息了。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她的亲人。

还有什么可以查的东西是自己漏掉了的?

替换身份的时间是真黄寅死掉之后,地点是陂陀院……这是一个重要的地点,他居然没有想到去查查。陂陀院也在沙溪镇,离这儿不远,不像东莞。其实晋然有想过去东莞查查真黄寅是怎么认识的假黄寅,以便查出假黄寅的真实身份,但是太远了,查起来也费时间。

但是陂陀院他一定要去。

想到就走,晋然拿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给一旁正在打农yào的师兄打个招呼,“师兄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儿微信我。”

师兄依旧低着头,“嗯嗯……李白你个傻逼!我说小晋你最近干嘛呢?材料写好了吗?李白你他妈抢我蓝!沃日……”

“写好了。”晋然看着师兄,摇摇头向停车场跑去,那里停着他买的一辆二手车。

陂陀院位于沙溪镇一条脏兮兮的小河边儿,不算偏僻,也不算喧闹。许久许久才会路过一辆满是泥土的小车,扬起一片尘土。

晋然把车停在陂陀院大门的斜对面,他一边抽着烟一边打量那片死气沉沉的院子,顺带整理思路,思考如何问问题。对面铁门紧闭,无人进出,院内少人来往,铁门左右的保安室也不见人影。抽完两根儿烟后,晋然打开车门,一脚踩灭扔在地上的烟头,朝对面走去。

他透过玻璃看到保安室内一个保安仰躺在椅子上打盹儿,晋然抬头看看挂在头顶正中的明晃晃的太阳。

“你好!”

保安老兄没反应。

“你好!你好!嘿,兄弟!”晋然敲敲窗户玻璃。

那人很明显的半睁开了一下眼睛,也是看到了晋然的,但还是装作没听见,jiāo叉着手臂继续睡觉。

“艹!”

这次他加大了力度,直接用脚踹他的门儿!“警察!”

那保安一听警察,蹭地!就站起来,开门出来了。“警察?”

晋然把证件掏出来给他看。

保安挠挠头,“刚刚睡着啦,没听见。”

“你们院长在吗?”

“在在在!”

本来晋然不想这么直接地亮出身份调查,刚刚思考了半天的策略都白想了。管他的!干脆直截了当的问吧。

保安带着他找到了院长,刚一坐下,晋然开门见山,“我有些事想打听,关于三四年前一位叫黄寅的精神病人……”晋然特意停下来,观察院长的表情。

“呃……”院长换了换自己手放置的位置,“他不是转移到香樟山了吗?现在不在我们医院了,呵呵……”

果然,晋然从他这里是问不出什么实情了。一位院长,想都不想,就能记起一个普普通通的精神病人。很明显地,这位院长在那件事情之中是有所牵扯的。晋然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傻,反应地这么不过脑子。

“院长真是好记xìng啊。”

院长的表情有些扭曲,他可能也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记得太清楚了。“呵呵,地方小,病人少,所以记得。”

“既然院长记xìng这么好,还记不记得当时和黄寅一起转移到香樟山病院的病人是谁呢?”

“这个……”院长这时候再装记不得就更傻了,“好像是和他住在一间病房的一位病人。具体的,得查查。”说着起身出去,给外面的谁说了几句。

待院长坐回来,晋然继续问:“请问当时是发生了什么,突然想起转移两位病人呢?”

“呃,这个……”院长的眼睛斜着向地上看,可能在飞快地思考该说出多少。“请问你们在调查什么案子吗?”

“这个就不方便透露了。”

“但是你们樟县的警察怎么到我们沙溪镇这样的小地方来调查啊?”

“院长您这话说的,樟县也是小地方啊……”晋然想了想,其实告诉他也没什么,免得他怀疑多了,什么都不肯说。“是这样的,前段时间香樟山病院发生了一起命案,具体的情况呢我不好多说,希望院长可以配合我们回答一些问题。”

“又发生命案?”

“又?陂陀院曾近也发生过命案?”

院长摆手,“没没没……”他立刻回到刚刚的问题,“警官你刚刚问什么来着?”

“当时,黄寅和那位病友是为什么要转移到香樟山病院呢?据我所知,香樟山病院的条件似乎并不比这里好啊。”

“哦……是一位教授,美国来的,听说是一位非常出名的教授。他提出转移,我们觉得他是为病人好,好像也是取得了病人和家属的同意。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

“家属同意了?”

“应该是吧。”院长的眼神躲躲闪闪的。此时,一位中年fù女拿着一本老旧的像是档案的东西进来了。档案是翻开到某一页的状态。

院长接过来看了看,立即转给晋然,“你看吧,这是当时病人住院的档案。黄寅的室友叫松果。”

晋然接过来看,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房间号和病人姓名等等信息,找了一会,他才找到黄寅的名字,同黄寅住一间的就叫“松果”。

看来杨木木说的那位告诉她真黄寅被假黄寅杀了的病人就是他了。他记得他,松果也是刘护士命案被怀疑的对象之一。当时审讯时,他一口咬定说凶手是黄寅,看来这不是巧合。

只因他是精神病人,所有的同事都不把他的口供放在心上,也压根儿不相信他说的话。

第74章

晋然认定面前的这位院长是个胆子极小的人,也不狡猾。他可以把心里想问的问题都说出来,不怕他不回答,也不怕他会编出一个多么高明的谎言来。

“听说……当时有个与黄寅差不多年纪的人来找过他?”这是杨小姐告诉他的。杨小姐打电话说松果看见了假黄寅杀了真黄寅。她详细转述了松果看见的东西,说真假黄寅如何如何吵架,说假黄寅如何如何拿着刀,真黄寅如何如何躺在浸成红色的床上……

院长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