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的?

“出来!”声音更大了。

杨木木不知道自己的双腿还能不能支撑自己站起来,她的双腿都麻了,心里当然是知道乖乖站起来是最好的。但是整个身子就是蹲着不动。

突然,一个身体侧身进来,手拎起她的外套领子,就像提个木偶一般把她拎起来,拖,拖,拖出去。

“每次都是你!”

杨木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尿裤子,但是肯定在发抖。

“这次又听到了多少?”

“哈?没有,什么都没有听到。”杨木木可劲儿地摇头,她看电视里,都是这样的,看得多听得多死得快!你说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坏人也许就会放你一条生路。

黄寅扬起嘴角,微微低头,眼睛死死地盯着杨木木,用嘲笑的语气说:“这次也是来打电话的?这儿的信号好吗?”

第72章

杨木木呆呆的,像个当机的机器人,止不住地摇头。

“啊?信号啊,信号……不是,没有打电话。”

黄寅掰住杨木木的肩膀,可能是嫌她摇得晃眼。

“你是找死吗?”

杨木木害怕地看着他,要不是背后靠着车厢壁,她可能直接就瘫软在地了。

“我能放过你一次,不会放过你第二次!别再一次次地挑衅我!”

“我没有,我只是想搭个顺风车下山……”

黄寅的手恨恨地拍在杨木木耳后的车厢壁上,语气吓人!“你以为你这样的智商还能当个警察的助手来抓我?你知不知道当一个傻子撒起谎来就是一出可笑的喜剧……上一次是打电话,这一次是搭顺风车?你以为你掩饰地很好吗?我捡到你的手机时,那上面还有温热。天儿那么冷,手机掉下去那么久了,你的手机是小米吗?”

杨木木闭上眼睛,“苹果……苹果也发烧!”

“……”一声叹息。

半晌,杨木木半睁开一只眼睛瞧,黄寅正以一种无言以对、无可奈何的表情看着她。接着,他拉起她的手,一路把她拖到车尾,几乎是像扔垃圾般把她丢下车去,“滚!”

幸好杨木木心理上有所准备,才没有跌伤脚。跌坐在花地上的杨木木摸摸屁股看着黄寅将车厢门关上。心想,方才他把那两个人赶去食堂就是为了放她一马?

黄寅锁好门后也不看她,又绕到车的前方去了,杨木木拍拍屁股站起来,跟上去。“你就不怕我报警吗?”

黄寅轻蔑地看着她,“你一个精神病还能报警?”

“可是有警察相信我不是精神病!”杨木木跑到黄寅前面望着他说。

“你说那位现在正在调查你们家的年轻警察?”

“调查我们家?”

“别给你爸惹事了!千金大小姐!”

“我没有……”杨木木语塞,既然晋然已经在调查爸爸了,无论自己有没有透露什么给晋然,她就是给家里找麻烦了!何况此时爸爸还在接受政府的调查……杨木木停顿半刻,还是忍不住问:“你既然不怕我知道,那你告诉我,我爸知道你们和关叔叔在干什么吗?”

“我不知道你爸爸知不知道,你可以直接去问关律师!”

“我怎么敢去问关叔叔……”

“所以敢来问我?”

杨木木低下头。

“你觉得我很喜欢你吗?”

杨木木摇头,“你很讨厌我!”

“知道就好。”

“可是……你为什么一次次地放过我呢?还把我从8号楼救出来。”

“因为你是金主的女儿!至于救你……我根本没想过要救你,也没有这么做。”

“可是我不是被你救出来的吗?你难道还要继续否认吗?”

“是!但不是因为我想救你,是哈维教授上山后找你。我也是那时才知道你是杨宇的女儿,顺便给院长留了纸条。是院长他们救了你,我与你说过许多遍了。”

“那么,那一晚……你不是特意来看我的?”

“哪一晚?我到8号楼遇到你的那一晚?呵呵……”黄寅干笑,“我去那里办事,凑巧打开了你的房门,就是这么简单!”

“办事?去那里能办什么事呢?”

“看到车上的东西了吧?你还问我办什么事?”

“你们在贩卖器官?”

黄寅带着奇怪的笑看着杨木木,一副“傻子你继续说啊”的表情。

“不仅贩卖器官,还贩卖尸体?我听说医学用的尸体依靠合法捐献根本不够,好多都是非法购买的,你们和关叔叔就在做这个事情是吗?”

黄寅无语地拍手,“厉害厉害!”

“果然被我猜中了是吗?”

“对对对!”黄寅已经很不耐烦了,他关上车门,绕过车子,往食堂的方向走去了。

杨木木跟在他身后继续问:“我爸和关叔叔做正当生意就可以赚钱,为什么要参与这种东西呢?”

黄寅完全不搭理她,步伐很快。

杨木木小跑着追上,“你杀了黄寅就是为了利用他的身份上山吗?”

黄寅听到这句话猛地转身站住,低头快走的杨木木根本没发觉,还在继续问:“那为什么要把无辜的松果也带上山呢……”接着一头撞在突然刹车的黄寅肩膀上。

“啊!”她自觉地倒退几步舔舔嘴唇。

黄寅恶狠狠地看着她,一步步靠近她,一字一句地说:“我!没!有!杀!他!”

看他的眼神一点也不像撒谎的样子,但是她嘴硬,依旧反驳:“但是松果亲眼看见的,你……”

他突然上前抓住她的衣领,“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杀他!”眼里全是愤怒。

杨木木被吓住了,狼狈地像一只被猎人拎起的小羊羔。

黄寅的眼中充满了怒火,“你怎样蠢都没关系,永远别拿黄寅的死在我面前说事!你这样自以为是的蠢女人,我看着就恶心!别以为我放过你几次,就肆无忌惮,我想要杀你,就不会管你是谁的女儿!”他放开她的衣领,用食指指着她,“还有……不要自作多情以为我喜欢你!你这样的女人,就算脱光luǒ在我面前,我也毫无感觉!”黄寅说完决绝地转身。

杨木木的眼泪立刻掉下来,“你这样的女人,就算脱光luǒ在我面前,我也毫无感觉!”这段话挥之不去,一直在她在脑中回dàng!

她哭着朝他的背影大吼:“那你为什么每天晚上给我送饭?”

黄寅头也不回,“下安眠yào!”他很快转到墙角后面不见了。

“骗人!我好久没有嗜睡了……”杨木木对着空无人影的一片花海反驳说,满脸泪水。

第73章

一个小县城的小刑警,居然要调查市内数一数二的商人和律师。晋然一面这样在心中自嘲着,一面四处跑路搜寻信息,他想找出连在假黄寅和关锦年之间的那根线。

可是假黄寅的真实身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