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着nǎinǎi浑浊的双眼,最后还是没有将黄寅弟弟妹妹死去的消息告诉nǎinǎi。她一个人住在荒村,消息封闭,她晚一些知道,就晚一点伤心。

一系列的事件渐渐有了方向,开车的晋然情绪复杂,他好似知道了一切,又好似什么都不知道。他没有丝毫证据证明谁是凶手,但他明确地知道谁是凶手。一个可怜的人在替另一个可怜的人报仇,他们明明生活在中国的二十一世纪,这个大家都以为很开放的年代,却不可思议地经历了这样的悲剧。

而死去的人命都不值得怜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许多无情无义的人在他人身上制造悲剧,法律却拿他们毫无办法,当悲剧蔓延到一定的边界,受害者就会提起砍刀反抗,然后法律出来收拾反抗者!

但这不是法律的错,他认为法律是人类制定出的适用于大部分情况的条例,但是无论什么规则条例都有特殊情况和例外。这种例外不足够用于斥责本身制定的条律,但是,这些例外往往能够被世人理解。他当然也理解。

一个江湖骗子,为了敛财,害了许许多多无知者一生的朴医生;一对不知感恩无情无义的兄妹,明知同xìng恋不是病,还拆开哥哥与他的爱人,并为了面子送哥哥进地狱,四年来从未去过精神病院看望哥哥哪怕一次,甚至不知道真正的哥哥早已去世;还有刘护士那样的女人,连病人也不放过,不知道还做了哪些不该做的坏事才触怒了假黄寅。这四件命案,他并不感到惋惜,他的良心又没有洁癖。

但是……杀人就是犯罪!

黄寅的弟弟妹妹犯了很大的道德错误,没有犯罪,犯错不至于要遭受死亡的惩罚。

四个死去的人都不应该直接遭受死刑。

而且,关锦年为什么要帮助假黄寅呢?假黄寅想要报仇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去到香樟山啊?他们背后到底又有怎样的jiāo易,为什么会在一家无人在乎的精神病院潜伏三四年之久?

晋然决定了下一步的调查目标:关锦年与杨宇。

第70章

杨木木听到院长与程主任的谈话后,担心家里的情况。无论自己能做什么,最重要的是要陪在爸爸身边,她立刻找到院长,表示自己需要立即下山。

院长的心里打着算盘,决不会让杨小姐这棵摇钱树轻易离开香樟山。便在语言上与杨木木打太极,左说右说,就是不让她下山。

杨木木又给家里打电话,爸爸不在家,是关叔叔接的电话,她请关叔叔派司机上山来接她回家。关叔叔只是问她是不是过得不好,他会给院长jiāo代,作出改善。杨木木说不是,就是想回家了。关叔叔含蓄地表示,现在家里有些问题,杨木木最好不要回家。

杨木木疑惑,“关叔叔你前阵子不还jiāo代哈维教授催促院长开证明让我尽快下山吗?现在又是怎么了?”

“木木,很多事情我与你讲不清楚,但是现在情况变了,你就安安心心待在山上。等这阵风吹过了,我和你爸爸会马上接你回家。”

“但是……木木想陪在你和爸爸身边……”

杨木木还未说完,那边似乎响起了门铃声,“木木乖,好好待在山上,可能是你爸爸回来了,他今天没带钥匙。”接着电话就被挂了。

杨木木心中着急,却毫无办法,没有院长的允许,她就算悄悄翻墙出门,也下不了山。路太远了,只有院里的车才能带她下山。

杨木木焦虑着,不知不觉回到了房间外,只见房门半掩着。她推开房门,看见黄寅站在窗边,小桌子上是他给她打来的晚餐。

“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把我的备用钥匙收回来了吗?”以前,她的房门经常被风吹得关上,自己被锁在外面,就在黄寅那儿放着房间的备用钥匙。自从她听到了那次山崖的谈话后,她就把钥匙收回来了,也不再每天去缠着他。

黄寅不回答这个问题,“快吃饭吧,要凉了。”

“谢谢,我自己会去食堂。以后不用给我送饭,我不是你的囚犯!”她话里带着愤怒,对他杀人的愤怒,对自己不能下山的愤怒。

“好。”黄寅的情绪似乎不受任何影响,静静走出房间,还带上了房门。

门轻轻地“咔塔”一声关上了,杨木木低头,眼泪滴进碗里。她是有怎样的胆子敢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发脾气啊。

但是她好想抱住那个恶魔大哭一场啊……

杨木木含着眼泪啃馒头,心想自己真是个人渣!十三年前害死母亲,害了同学,十三年后,醉酒杀人,假装精神病逃避刑法,还情不自禁喜欢上了一个杀人狂!她怀疑自己是个毫无道德的人渣!她这种人就该一辈子孤孤单单在美国,像个死人一样活下去!永远不要回来。爸爸为自己cāo劳半生,现在他遭遇危机,自己连回到他的身边也做不到。

杨木木趴在床上,脑里不断闪现各种画面。所有的过去都在向她昭示自身的无能与无德!她一无是处,还犯尽大错!父亲说她将近三十岁的人,还没有长大。她觉得自己连小孩子都不如。

杨木木接连好几日去求院长让她下山,但是那个老油条表面客客气气,但对于自己下山的事情,一点儿可能的倾向也没有。程主任在一边也只是同情地看着她罢了,并没有任何实质的帮助。

自从上次和关叔叔通话后便再也没了家里的消息,爸爸和关叔叔的手机打不通,家里的座机也没人接,难道连秦阿姨也不在家了吗?杨木木越想越担心。

深夜,杨木木绞尽脑汁地着怎样才能下山回到爸爸身边。要下山,她只能搭车。病院好像只有两俩车,一俩普通汽车,一俩厢式货车。一个司机:史密斯,他是主管病院货运的人,当采购量大时,他会临时雇请几个山下的拉货师傅跟着他一起上山,每次结账。平日里自家那俩货车拉货也足够了,院长和客人们每次上山下山也都是他开汽车接送。

对啊!杨木木突然想到,既然明的的不行,那就来暗的啊。史密斯几乎每日都在上山下山,她只要悄悄藏在史密斯的货车内,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下山去。待到停车的时候,就算史密斯发现,他又能把她怎样呢?

她不知道史密斯早上出发的时间,只能越早越好。此时已进入五月,天色亮的早,才五点不到,天已蒙蒙亮,杨木木随便收拾了些东西,背着一个背包,悄悄出了门,向厨房后院走去。因为她之前看见史密斯拉货上山后,为了卸货方便,都会把车径直开向那里。

食堂四周静悄悄的,看来师傅们还未开始做早餐,他们在前一晚做好了馒头包子等,第二日起来蒸好便是。这样正好,免得被人看见,杨木木在心里暗自庆幸。可当她来到后院,就傻眼了,这儿哪停有什么货车,除了一堆食材垃圾,什么也没